关于沉默双子的14个可怕真相

June和Jenifer Gibbons,被称为沉默双子,自八九十年代她们怪异的故事登上报纸头条以来,她们就一直是一个好奇的点。虽然双胞胎通常都挺亲密,June和Jenifer把她们双胞胎的羁绊带到了一个新高度。两个女孩原本来自巴巴多斯,不过后来她们去了英国。她们很少和别人说话而且彼此也不怎么说话,因为日益频繁的暴力行为她们最终进了精神病院。她们所在布罗德莫精神病院是警戒级别最高的精神病院,在里面待了十年后,姐妹两淡定表示为了让June过上正常人的生活Jenifer愿意去死。不久,Jenifer就去了,去的似乎有点蹊跷。

Jenifer的死因被认定无法解释的心脏衰竭,沉默双子的命运也仍然是个谜。因为她们彼此之间的暴力关系,有些人认为June和Jenifer的死有关,而有些人认为Jenifer用某种未知的方式自杀。1986年,英国调查记者Marjorie Wallace发布真实犯罪传记-《沉默双子》,里面详细记录了两姐妹间的怪异而震撼的关系。

日记透露出一种仇恨杀心
June和Jenifer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姐妹两似乎彼此嫌弃对方并且经常在日记里记录她们的关系。June曾经写过她的妹妹让她抓狂她极为惧怕Jenifer。另一方面,Jenifer在日记里所写心情似乎预示了她最后命运。Jenifer说她们已经成为彼此眼中最致命的敌人,她把June描绘成她的影子,她写道,没了我的影子,我会死吗?没了我的影子,我会获得新生,自由还是死亡。

因为日益家加重的暴力行为她们被送去精神病院
姐妹两毕业后变得日益暴力和难以捉摸,她们开始酗酒,抽大麻还经常相互大打出手,甚至试图置对方于死地。June曾经把Jenifer扔进河里想淹死对方,Jenifer也试图用线缆勒死June。这种行为最终导致她两双双被送入精神病院。1981年,June和Jenifer一起放火烧了一家商店并造成20万美元的损失,之后她们还毁坏公物并试图烧毁一所学院。Jenifer淡定预言了自己的死亡。1993年三月,记者Wallace去医院采访两姐妹,她们正准备被转移到另一家戒备等级低一点的医院。采访中,Jenifer喝着茶一边淡定的说为了让June过上正常生活她决定先走一步。转移途中,Jenifer一路都在没合眼的睡觉,当她们到达目的地,她没了反应随后被宣布死亡。她死于心脏炎症,但炎症起因无法确认,此外,Jenifer当时健康状况良好体内也没有毒品和酒精。

她们的神秘语言使她们相互孤立
她们说很快的英语还做同步的肢体动作(参考哈利波特中罗恩的两位双胞胎哥哥),Jenifer死后,June坦言,虽然起初把这当作是一种游戏,但是这持续相当长的时间姐妹两也感觉到这种神秘语言让她们无法自拔也让她们彼此疏远。June在一篇日记中写道,我们彼此压抑对方,她眼里有种杀意,我的神啊,我害怕她,她不正常,她有神经分裂,有人在逼疯她,那个人就是我。Wallace表示两姐妹的日记透露出她们在亲密关系中感受到疯狂与折磨。

她们写了非常病态的小说
姐妹两都是小作家,但后来人们认为她们小说里的内容令人不适,June写了一本名为百事可乐成瘾的小说,小说男主发生师生情被送去一所新学校改造,而后被新学校的校警猥亵。Jenifer写了名为蹦迪狂热的小说,里面充斥大量发生在迪厅里的暴力故事。姐妹两都幻想着靠她们的作品出名。1982年,June还通过一个小出版商发布了她的小说。

被分离后她们变成了紧张性精神症患者
14岁时,姐妹两的父母和老师担心她们成长,决定最好将她们分开以鼓励她们社交,然而适得其反,这对双胞胎姐妹成了紧张性精神症患者直到她们重新聚在一起。重聚后,姐妹两又回到了大部分时间都只和彼此一起的状态。

Jenifer非常嫉妒June
虽然两姐妹出生时间只差了10分钟,Jenifer还是得把June当作大姐,据June说法,Jenifer非常嫉妒她。或许是Jenifer是小妹的事实才导致Jenifer必须是牺牲者的这个决定。

采访中她们的表现非常怪异
当Wallace到医院做采访时,姐妹两必须由警卫抬进采访室,Wallace说她们被警卫象棺材或者木板一样抬在肩上。她们坐下时眼睛看着地板避免眼神接触,只有当Wallace问到姐妹两的作品时她们才抬头说话。因为两人的故事确实让她好奇所以她坚持要做这个采访,在如此青春的年纪被送进戒备等级最高的精神病院,Wallace说,这就像将少女判去和强奸犯和杀人犯一起生活一样。虽然姐妹两起初对W表现拘谨,但她们最后她们和Wallace成为了朋友。

June说她听见了Jenifer的遗言
June说Jenifer快走时把头靠在她肩上,Jenifer当时说,我们终于解脱了。如果这是Jenifer的遗言表明她的死亡有意的。Wallace说,她们当时29岁,有一个约定,Jenifer必须牺牲,因为她们说过离开布罗德莫精神病院的那天,其中一个必须放弃生命让另一个真正解脱。

少年时姐妹两走路完全同步
11岁时,姐妹两开始完全同步的走路,当她们走在街上,她们的步伐完全同步,但是如果有人看她们,她们会整个人一动不动直到路人转移视线。

姐妹俩在学校受到种族歧视者的霸凌
整个小学和中学她们都受到了无情的戏弄,这可能部分增加了她们的孤立感。哈弗福韦斯特镇上基本都是白人,姐妹两经常受到关于种族的戏弄,甚至老师还允许她们提前5分钟放学以免遭罪。

毕业后就躲在房间里
16岁时,Jenifer去了特殊教育学校June从一家青少年援助医院出院,分开差不多两年后姐妹两重聚,当她们回到家人身边,她们变得越加孤僻,常年把自己关在共住的房间里,母亲常不得不从门地下推送信件和把饭菜放在房间外面。这段时间,她们专注于写作,家人听见说话声,笑声偶尔还有打架声。但是她们很少看见她两人,有时她两会给父母留字条。

June为Jenifer的墓碑题诗
Jenifer走后,June伤心欲绝,她通过一首诗歌表达悲伤和丧亲之痛:你我曾是两个人,我们成就了一个人,你我不再是两个人,借助生命成为一体,安息。诗歌刻在Jenifer墓碑上。虽然后来的尸检确定Jenifer死于自然死亡,但包括Wallace在内的很多人仍然认为这是个离奇事件。

Jenifer死后June的社交有所改善
Jenifer走后,June开始和人有了比较正常的社交,1994年她获许出院,社区也接纳了她,虽然她还是很少外出,但已经能和一个独立女性一样过上正常很多的生活。她每周都去Jenifer的墓地悼念,继续吃医生开的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

稿源:ranker

0

更多精彩

车厢

2020年5月21日 投稿 0

……车窗外传来阵阵喧嚣,我自然的转头望去。原来是三五成群身穿校服的学生,轻松而愉快看上去有说有笑,应该刚从栅栏里放出来。还不少呢!几乎在人行道上连成一排,给人感 […]

火烈鸟可能对同伴很挑剔

2020年5月20日 子曰君 0

它们可不是在谁的身边都会单脚站,通常会选择群体中的某些特定成员。 花点儿时间观察下火烈鸟,你可能会认为,它们的脑子那么小,应该容不下很多想法。但实际上,这种优雅 […]

放射尘埃可以增加降雨

2020年5月20日 投稿 0

显而易见,放射性尘埃通常不是啥好东西。但有新研究表明,冷战时期核试验产生的带电粒子可能通过触发空气中的电荷导致水滴聚结,从而增加了试验地点数千公里外的降雨。 美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