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时尚界如何响应新冠抗疫

世界各国正在号召人们实施社交隔离,居家深宅,以此来减缓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与此同时,设计师,时尚屋,以及时尚名牌也都纷纷伸出援手。无论说他们援助的方式,是变更工厂流水,从高端时尚及香水,到个人护具到洗手液,或是参与大量的捐赠相关工作,那些名声在外的品牌也都在试图帮助那些深受疫情影响的人们。

来一同看看列表里都有哪些品牌在各司其职:

AG Jeans
AG Jeans已经承诺向COVID-19洛杉矶郡响应基金捐赠1百万美金,用于支持当地的病患和医院。该品牌洛杉矶方面负责人表示,这项捐款有助于增强当地的应对能力,扩招员工,并投资于COVID-19检测设备的相关开销。

AGMES Jewelry
纽约市的AGMES已经说将会捐出从即日起至4月15日所产生的15%在线销售额,用于捐赠给儿童温饱基金(No Kid Hungry)

Agua by Agua Bendita
这个游泳穿戴品牌正在为西班牙麦德林市的一家医院生产口罩 (the Pablo Tobón Uribe Hospital in Medellín )

AMI
法国品牌AMI上个月宣称他们将把在线销售的10%销售额捐献给世界卫生组织旗下的COVID19团结响应基金(COVID19 Solidarity Response Fund),直至法国限制令时期结束。

Ana Khouri
这位居于纽约市的珠宝设计师说,她将会把有其签名的蓝宝石版米瑞安戒指的全部收益,捐献给Doctors Without Borders组织。

Atta Inc.
Atta公司生产并运输了1000个高密度防护面罩给纽约市的卫生工作者。

BeautyUnited
这是一个近期刚刚成立的联盟组织,云集了超过40位的健身美体届的大咖,包括Gwyneth Paltrow (goop), Drew Barrymore (Flower Beauty), 以及Bobbi Brown (EVOLUTION_18)。他们的目标是募集一千万美金,用于前线响应者基金(Frontline Responders)

Brandon Maxwell
这位设计师说他正在研究合适的材料用于制造医用罩衣

Brent Neale
珠宝设计师Brent Neale说,她(截止采访时)已经捐赠了52457美金给儿童温饱基金(No Kid Hungry),大约是3月16日至3月27日销售额的百分之三十。

Brooks Brothers
服装品牌Brooks Brothers宣布其将生产医用级别口罩和罩衣,产能约日产15万枚口罩。

Bulgari
Bulgari在三月底时说,未来的两个月他们将会和合作商ICR重新调整香水生产线,来为意大利的医疗机构提供洗手液。

Burberry
Burbeery说他们将其军式风衣(trench coat)生产线改成非手术级的罩衣和口罩,以供给英国议员的病人们使用。此外,其全球供应链网络也将重新调整,用以运输10万枚口罩给英国国立医疗服务机构。

Carhartt
这家工装品牌声称其将从4月6日起生产5万件医用罩衣;从4月20日起将会生产250万枚口罩。

Chanel
Chanel已经承诺将会捐献120万欧元给一家急救基金以支援巴黎地区的公共医疗系统。此外,还捐赠了5万枚口罩。

Christian Siriano
时尚设计师Christian Siriano已经让其团队为纽约的医院赶制口罩。

Christine Alcalay
设计师Christine Alcalay已经制作并捐献了500枚口罩和帽子给医疗认识,并且在其营业点提供口罩。

Coty
美妆制造商Coty正在其美国和墨西哥的工厂内生产洗手液,并且声称其其它工厂也将开始加入其中。Coty声称他们将会无偿给医疗服务机构无偿提供数千吨的洗手液,其公司内各部门的员工也会得到相应的分发。

David Yurman
这家位于纽约的珠宝品牌,Yurman家族基金已经承诺投入1百万美金以支援美国境内的COVID-19相关工作。

Edie Parker
这个手包品牌声称将会捐献15%的在线销售收益给三家慈善机构(Citymeals on Wheels, Feeding America, and No Kid Hungry)

Estée Lauder
雅诗兰黛已经捐献了2百万美金的经费,给Doctors Without Borders组织,以支援物资欠发达国家的抗疫。他们还计划重启在纽约州Melville市的工厂,用以生产洗手液来支援前线的医疗工作者。这个品牌同时还捐献了2百万的医疗口罩给你i纽约市的医疗工作者。

Glossier
Glossier在Instagram上说他们将会给医疗工作者捐献1万支护手霜。在过去的几个月内,Glossier已经联络了境内的多家医疗机构和团队,并且捐献了保湿霜,面霜等物资给前线。

Graff
这家跨国珠宝商捐赠了1百万美金给世卫组织,用以支持前线工作者以及医药研发工作。

Greg Lauren
Greg Lauren 正用一种材料来生产过滤功能面罩,该材料被用于空调滤网,绘画,以及时尚设计。

Gucci
Gucci已经承诺捐赠一百一十万面罩和五万五千枚医用物资给意大利的医院和医务工作者。此外,他们已经捐赠了1百万欧元给你联合国,并且在他们的Instagram公众号上宣传世卫组织。这家品牌另追加了1百万欧元给意大利国防安全部门,用于支持国家医疗服务系统,增加重症监护床位。

Hermes
爱马仕说已经捐赠了2千万欧元给巴黎的公共医院,并在生产并捐赠30吨洗手液和超过3万枚口罩。

Hill House Home
Hill House Home捐赠了其床上和浴室用品销售额的10%给Grow and God’s Love We Deliver机构。

Irene Neuwirth
Irene Neuwirth 捐赠其三月份销售额的20%给儿童温饱基金。

Kate Spade
Kate Spade的母公司Tapestry承诺捐赠2百万美金给纽约市小企业服务机构,用以缓解小型商家收到疫情带来的冲击。其旗下基金将捐赠十万美金给其长期合作商Crisis Text Line,来为医生护士们提供相关的心理健康支持。

Kering
Kering旗下的两个生产基地正在为法国医院赶制口罩。

Khaite
Khaite捐赠了1万美金给Baby2Baby组织,并将捐赠从3月17日起的一个月在线销售额的10%。

Launchmetrics
Launchmetrics,这家公司为各大品牌提供三个月免费的数码橱窗以供展览各种商品。

Louis Vuitton
这家法国时尚屋宣称他们将其生产线改成了非医用防护面罩的生产。在4月10日,他们宣布其穿戴工作室已经做了调整,用以生产罩衣和医疗设备。

L.L. Bean
LLBean正在和缅因州最大的食品银行,Good Shephear合作,将其物流枢纽从法兰绒改成了仓储食物包装。这一遍布全州的行动,将会惠及相关工作人员及其服务的家庭。

LVMH
LVMH重置其工厂用以生产洗手液。同时,他们还和中国制造商合作,为法国赶制数百万件口罩。

Margaux
Margaux将其截止4月15日之前的销售额10%捐赠给Direct Relief and Doctors Without Borders两家机构用以支持抗疫。

Mayhoola
Valentino和Balmain的母公司Mayhoola已经捐赠两百万欧元,用于米兰Sacco医院的重症监护病床的使用,以及意大利国家安全部门相关业务。

Milk and Clay
Milk and Clay捐赠其近期的全部收益,用以购买口罩和医疗物资,用以支持纽约市的前线。

Misha Nonoo
Misha Nonoo 捐赠了10%的销售额给 纽约市的食品银行,同时给健康服务工作者们赠送价值50美金的购物卡以表达谢意。

Neiman Marcus Group + JOANN Fabrics
Neiman Marcus Group 和 JOANN Fabrics 已经联手生产口罩,罩衣,以及擦拭巾以提供给前线工作人员。

Nordstrom + Kaas Tailored
Nordstrom 和Kaas Tailored 联合生产口罩以分发给相关医疗服务结构。

Paravel
Paravel将其销售额的15%捐赠给Direct Relief COVID-19 基金。捐赠销售截止至4月15日。

Prabal Gurung
Prabal Gurung在为纽约的数家医院生产个人防护用具

Prada
普拉达捐赠了8万件医疗用具,以及11万枚口罩给意大利的医院,同时还扶持着一个教育项目“全力以赴,全装待命:为公共卫生紧急状况做好准备”。这是一个旨在提供中国处理公共健康危机的教育项目。公司高管们也已经捐赠了相当的救援物资给几家医院(Milanese hospitals Vittore Buzzi, Sacco and San Raffaele)。

Proenza Schouler
Proenza Schouler将其销售额的10%捐赠给慈善机构Citymeals on Wheels.

Pyer Moss
他们的纽约办公室已经变陈列馆一个口罩手套的捐赠中心。同时,他们还设立了一个基金,用于支援在这场危机中失去收入的少数族裔和妇女的独立小商企业。

Ralph Lauren
拉夫劳伦承诺捐赠1千万美金用于缓解疫情。

Rosie Assoulin
Rosie Assoulin将其在线净销售额的15%,凭由顾客的选择,捐赠给响应慈善机构,或是可以兑换顾客心仪的当地餐馆。

The Zegna Family
Zegna家族和其企业内的高管们已经承诺捐赠共计3百万欧元给意大利的国家安全防护机构(Civil Protection)。

Tiffany & CO
蒂凡尼基金宣布承诺1百万美金的捐款。包括75万美金给世卫组织的基金,以及25万美金给纽约市(the New York Community Trust’s NYC COVID-19 Response & Impact Fund)。 此外,他们还会将其职员的捐款的每一笔捐款如数转交给响应的非营利组织机构,用以支持缓解疫情。

Tory Burch
在和美国最大的医疗健康组织(1199SEIU United Healthcare Workers East)合作,Tory Burch将会捐赠约2万4千枚物件,价值共超过5百万美金。

Victoria Beckham
其捐献20%的在线销售,包括其美妆业务,给 Feeding America 和 the Trussell Trust。

稿源:vanityfair

0

更多精彩

背疼的最佳解决方案是多运动

2020年9月18日 子曰君 0

大约80%的美国人在一生中的某个时间点都出现过背痛。在以往,他们中有许多人都被告知过,除非是明确的、可治疗的损伤,治背疼只有一个法子:休息。但是现今的研究告诉我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