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期的飞行员生活

新冠期间冷清的空运业带来了一些奇怪的后果。但飞行员们,不管是驾驶双座小型螺旋桨飞机,还是双层喷气式飞机,都需要“保持状态”。也就是说需要飞行——这是有明文规定的。在目前这种空域空闲的情况下,他们总算有机会尝试一些平时没机会完成的事了。

911恐袭后,迪士尼空域就一直有一个名为《临时禁飞令》(TFR)的法规存在。考虑到已经过去20年了,或许“临时”两个字可以删去了。临时禁飞令的发布主要是考虑到要是恐怖分子打算在打击美国象征的同时杀死一堆人,迪士尼很可能成为他们的目标。还有一部分原因是,迪士尼不想头顶总是飘着奇怪横幅,比如“去你的老鼠!环球影城的哈利波特万岁!”,于是就顺利成章的接受了政府的安排。现在迪士尼停业了,飞行员的机会来了。

在空中,你才能真正了解到什么是视角转换和规模大小。马特洪雪橇过山车(Matterhorn)比睡美人城堡还大。星战主题区的千年隼也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无数人在地面上感叹过迪士尼乐园的广大,但只有很少的人有机会在空中一睹它的风采。

像人们热衷于各种意义上的“集邮”一样,飞行员们也喜欢在飞行日志上“集”机场。如果不是大型商用飞机的飞行员,你可能很难有机会在洛杉矶(LAX)、芝加哥奥黑尔( O’Hare)和纽约肯尼迪( JFK)等机场降落。一般来说,塔台需要每天二十四小时地协调数百个航班的起降。现在呢?塔台清闲了很多,比以前更加乐于帮助普通飞机员。

这感觉就好像开着心爱的五菱宏光在F1赛道上兜一圈。

不过,似乎还没人飞过51区的空域。哦,不对,有人这么干了。经过当地管理者允许,私人飞行员Gabriel Zeifman驾驶着他的双座小塞斯纳150型飞机 沿着51区的边缘飞了一圈。整个地区很“冷”,意思是空中没有什么军事相关或高度机密事件。经过允许, Zeifman 还拍摄了一些照片。要是阴谋论者看到这些照片肯定会脑子一空,就像被“政府秘密安装在我们脑子里发射X光的机器”电了一样。

飞行员们似乎在贯彻着“及时行乐”的宗旨,但还是要记住安全第一呀。

稿源:cracked

0

更多精彩

背疼的最佳解决方案是多运动

2020年9月18日 子曰君 0

大约80%的美国人在一生中的某个时间点都出现过背痛。在以往,他们中有许多人都被告知过,除非是明确的、可治疗的损伤,治背疼只有一个法子:休息。但是现今的研究告诉我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