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烈鸟可能对同伴很挑剔

它们可不是在谁的身边都会单脚站,通常会选择群体中的某些特定成员。

花点儿时间观察下火烈鸟,你可能会认为,它们的脑子那么小,应该容不下很多想法。但实际上,这种优雅的鸟类有着复杂的社交生活。每只鸟都有自己更乐意呆在一起的某些特定个体,其他的则不会凑到一起。换句话说,火烈鸟也有朋友。

野禽与湿地基金会 (The Wildfowl and Wetlands Trust, WWT) 管理着英国的很多湿地,其中有些湿地圈养了水生鸟类群落,也包括火烈鸟。

“他们并不十分了解,把环境中的某只火烈鸟直接塞到一个新的群体里,这么做行不行。还是说,他们应该稍微关心一下,鸟类的社交选择?”

Paul Rose 是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动物行为研究中心的一名心理学家。

过去的五年时间里,Rose 和他的团队观察了世界上六个不同火烈鸟物种里的五种,观察它们在格洛斯特郡的 WWT Slimbridge 湿地中心里的日常活动。这五个种分别是:智利红鹳 (Chilean),安第斯红鹳 (Andean),美洲红鹳 (American),秘鲁红鹳 (James’s) 和小红鹳 (lesser)。

“我们看到的鸟类合作关系是非随机性质的。这些鸟会选择跟谁来往。”

雄-雌会成对儿呆在一起,但同性别的也会两两呆在一起,甚至还有三只或四只的情况。而这种关系可能持续数年之久。这项发现刊登在《行为过程》(Behavioural Processes) 期刊(链接)。

“群体里确实有些火烈鸟根本不在意当天的同伴是谁,它们飞来飞去的,会和很多不同的鸟产生不同的社交关系。”

当然,也有的火烈鸟并不是这种社交高手,还有一些则干脆是社交孤狼。但即便是它们,也有一些亲近的朋友。

“那些最不善于交际的火烈鸟,会与它们真正熟悉的火烈鸟建立社交纽带,这种纽带数量更少,但它们对此的投入会更多。”

Rose 认为,火烈鸟演化出社交活动的原因在于其湿地栖息环境——在这种环境中,它们所需的资源集中在一小块区域内。

“社会化结构建立在同一环境内的这种需求之上,所以你必须得善于交际。如果火烈鸟了解它们的伙伴——比如说,它们了解这里的六只鸟很友好,而且能相处得不错——它们就可能会浪费少许能量,跟那些相处不来的其他鸟打上一架或者口角一番。”

通过和朋友们呆在一起,火烈鸟能够将自己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更加有效地集中起来,投入到诸如觅食和交配之类的活动之中。

“如果我想要单脚站立,炫耀自己的羽毛,那么我会到菲奥娜身边再单脚站着、顾盼自雄,因为我跟她处得来。而不是到弗兰克身边这么干,因为我讨厌他,我们只会打上一架。”

如果这么说听起来耳熟,那我们心里都应该会有这样一个菲奥娜,和一个弗兰克吧。

原文: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podcast/episode/flamingos-can-be-picky-about-company/

0

更多精彩

烧焦的食物对健康有害吗?

2020年6月30日 投稿 0

资料图 在吃牛排时,有些人喜欢吃半熟的,有些人喜欢吃全熟的。如果你喜欢吃的是外皮又厚又焦的牛排,那一些好心的朋友可能已经警告过你,这种吃法可能会致癌。这一警告有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