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东非遭遇严重蝗灾,未来该如何应对挑战?

据国外媒体报道,东非国家正在遭遇数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蝗灾。我们究竟怎样才能阻挡这些贪婪的害虫呢?看到一颗瘦弱的牛油果悬在已经死亡的果树上摇摇欲坠,埃丝特•达伍不禁思索,它究竟还能否继续长大成熟。和肯尼亚中东部玛西亚卡尼村的其它许多树一样,这棵牛油果树也受到了沙漠蝗虫的攻击。

她数了一下,共有10棵牛油果树、芒果树和木瓜树在遭遇蝗虫攻击后出现了枝叶脱落的现象。

这场蝗虫进攻从去年12月开始,迅速横扫了肯尼亚农村的一片片农田,导致像达伍这样的农民不仅损失了大量作物,还要与新出现的环境与健康问题作斗争。这是肯尼亚近70年来遇到的最严重的一次蝗灾。并且专家担心,等到今年下半年,蝗灾的规模甚至还会进一步扩大。

沙漠蝗虫一直被视作全世界最具破坏力的害虫。当蝗虫的数量增长到一定程度、并且聚集到一起,就会形成蝗虫群,蝗虫也从相对无害的孤立状态变成了群居状态。处于群居状态时,蝗虫的数量在三个月内便可增长20倍,密度可以达到每平方公里8000万只。每只蝗虫每天可以吞食2克重的植物。8000万只蝗虫加在一起,每天消耗的食物相当于35000人的进食量。

2020年初以来,大规模蝗虫群已经在数十个国家肆虐,包括肯尼亚、埃塞俄比亚、乌干达、索马里、厄立特里亚、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也门、阿曼和沙特阿拉伯等。当多个国家同时遭受大量蝗虫袭击时,便形成了蝗灾。

达伍所在的玛西亚卡尼村占地约50平方公里,约有一万名居民。在达伍拥有的1.6公顷土地上,蝗虫共破坏了价值相当于460美元的作物,而七月原本应当是她开始收获的季节。

她在农田外围种植了一些用于饲养牲畜的植物,结果也被蝗虫啃咬殆尽。没有了饲料,她只好搬到附近一个没有遭受蝗灾的村庄,借助在别人家里。她每天要向这户人家支付100肯尼亚先令(约合93美分)的牛饲料费用,并且她的六头奶牛产生的粪肥也要留给主家。

“作为一个孤儿,我在长大的过程中经历了许多挑战,”达伍说道,“但这次蝗灾已经不止是‘挑战’那么简单了,而是一次生死攸关的事件,因为它使我们变得饥肠辘辘、茫然无措。”

抵抗的代价

2020年2月,当地媒体报道称,肯尼亚北部的一片蝗虫群的覆盖面积达到了2400平方公里,创下了肯尼亚的记录。而在达伍居住的村庄,蝗虫群蜂拥而来时,也覆盖了多达20平方公里的植被。

这次蝗灾对玛西亚卡尼村村民的精神健康造成了严重打击。蝗灾在此地共持续了一周多,在此期间,达伍的孩子们无法去上学,只能留在家里帮父母抗击蝗灾,赶走落在自家农田上的蝗虫。

一开始,大人们纷纷使用唾手可得的工具来赶走蝗虫,比如击鼓、点火和燃烧轮胎等等。孩子们则负责向蝗虫大声喊叫,试图把它们吓跑。但鼓声和尖叫声对达伍的孩子们造成了持续性的影响。

“我多数时候都睡不好,”达伍表示,“孩子们夜里总是会发出尖叫,把我吵醒。我问他们为什么要尖叫,结果他们说,刚才梦到蝗虫又一次入侵了我们家。”

邻村的一名教师毕妮娜•古利补充道,女性受到的影响尤其严重。在这一地区,女性通常负责作物种植,男性则负责照顾牲畜。有些妇女由于在驱赶蝗虫时大声喊叫,嗓子出现了一些问题。不过,她们最害怕的还是下一波蝗虫的到来。

她们担心的事情的确有可能发生,并且下一次蝗灾可能会导致毁灭性的后果,将导致500万至2.5亿东非人口面临严重的食物短缺,还有2.5亿人可能会面临食物供应不足的问题。

增强抵抗力的工具

今年2月中旬,肯尼亚政府宣布将把干预措施集中在受灾最严重的北部地区。这些措施包括手动和飞机喷洒杀虫剂,以及派遣专门队伍、对受灾情况进行评估等等。评估结果可帮助政府制定计划,为受灾民众的生活提供支持。

今年四月,非洲开发银行向政府间发展银行拨款110万英镑,用于帮助东非和东北非对抗蝗虫进攻。今年五月,世界银行又拨款4300万英镑,为肯尼亚7万户受灾家庭和2万户农民提供帮助。

社会学与保护学专家莫西斯•穆里这笔资金可以用来帮助像达伍这样的农民,用技术帮助他们对抗蝗灾。

抵御蝗灾的第一道防线是化学杀虫剂,可以在地面上或从空中喷洒。但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化学品供应链受到影响,因此化学品这种预防方法很难施行,在有些地方甚至不可能实现。此外,虽然喷洒是一种高效的抵御手段,但也有其缺陷:这些化学物质可能对环境和人体健康有害。

除了喷洒杀虫剂之外,还有其它抗蝗方法,如利用无人机和金属电网控制蝗虫群规模等等。无人机可以由人工操纵飞得很低,喷洒化学药剂、并监控蝗群动态。电网则可以在开阔的空间产生振动,既能将蝗虫吓跑,又能将撞上电网的蝗虫击晕。不过,虽然用电网开展的测试很成功,但也许更适合用于击退小群蝗虫。

还有一个选项是使用“生物杀虫剂”,利用一种名叫绿僵菌感染和杀死蝗虫。与传统杀虫剂相比,以真菌为基础的杀虫剂对物种的影响范围更小,因此对环境和人体的风险更低。不过,有些研究人员怀疑真菌杀虫剂可能会对其它昆虫造成危害。真菌杀虫剂杀死害虫所需的时间也比传统杀虫剂要长,因此作物受到的损害也更严重。

但有些关键防护措施需要在蝗群到来之前就预先做好。农田内的远程天气预警系统也可以帮助农民为未来的蝗虫入侵做好准备。蝗灾通常发生在长期干旱接连着暴雨之后。远程天气监测站收集的数据可以用于判断天气变化,给农民留出足够的时间、提前喷洒杀虫剂。

在玛西亚卡尼村的农民穆尼西亚•基姆维勒看来,在预报上投资是当地农户应对未来蝗灾的最好方法。“用传统方式开展的预警可以帮助当地村庄为蝗虫入侵做好准备。这是政府可以为我们这样的贫穷农民采取的最佳干预措施。”

玛西亚卡尼这样的村庄并不是喷洒杀虫剂、或获得政府帮助的优先地区。为了从重创中恢复过来,当地农民正在努力丰富作物品种。玉米和豇豆等传统作物更容易受到蝗虫的侵袭,因此越来越多的农民正在减少对这类作物的依赖,开始投资水果和蔬菜。

在肯尼亚行动援助组织与部分农民合作开展的村庄灌溉项目的帮助下,这些努力变成了现实。恩齐奥河沿岸约有40户家庭参加了这一项目,在该项目的帮助下种植卷心菜、番茄、羽衣甘蓝和辣椒。据古利介绍,在蝗灾过后,种植这些的农户损失比只种植玉米、绿豆和豇豆的农户要小一些。

“邻村受饥的农户都来我们这里寻求帮助,我们就会给他们一些食物。”古利说道,“我们还会教他们如何利用此次灌溉项目,以及如何设立厨房专用菜园、为未来的食物短缺做好准备。”

预测蝗灾

非洲东北部未来是否还会遭遇更严重的蝗灾呢?据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的可持续发展目标联络员埃兹拉•基普鲁托•耶戈表示,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耶戈认为,气候变化、极端天气事件和东非蝗灾之间或许存在一定联系。例如,去年印度洋气旋登陆时,也许为蝗虫创造了一个极其诱人的环境,因此其它地区的蝗虫纷纷被吸引前来、聚集到了一起。

“这些蝗群在短时间内是不会散去的。因为天气怪异、降雨不断,为蝗虫提供了足够的植被大吃大嚼。”

东非控制蝗虫的另一大挑战是政治上的不稳定性。例如,决心抗击蝗灾的联合国机构很少愿意冒险把员工派到索马里等国家,就是因为当地频频受到青年党军队的袭击。

在肯尼亚等国努力控制蝗灾的同时,蝗群往往会从政局不稳定的国家飞过国境线。因此,实现国际和平与政治稳定性是抗击蝗灾过程中关键的一部分。

在这种大规模的国际解决方案实现之前,玛西亚卡尼的村民们将努力适应、提高遭遇蝗灾后的应变能力。但与此同时,当地还面临着另一次蝗灾的威胁。最近一次入侵的蝗虫在该地产下了卵,而这些卵将在今年晚些时候的收获季节孵化成虫。村民们最近已经在村庄周围见到了刚孵化出来的幼虫。在朝它们喷洒了杀虫剂之后,幼虫有时就会死亡并消失。

“我知道这一切还没有结束。”达伍说道。

来源:新浪科技

0

更多精彩

外国民间故事

毒药传说

2020年9月23日 子曰君 0

18世纪初,包括牛顿这样的著名科学家在内的许多人仍然普遍相信水银可以被转变为黄金。牛顿早年曾经在炼金术实验上花费了很多时间。而像他这样的人还大有人在。事实上,许 […]

俄罗斯宣布要独立探索金星

2020年9月22日 子曰君 0

关于在金星大气层里发现的生命标记物,已经获得了超量的曝光。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因此宣布,要独立探索金星。 据塔斯社报道,俄罗斯太空公司R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