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去洗澡,回宿舍的时候舍友都去吃饭了,

我放好东西,拿出洗澡回来买的酸奶,结果没吸管,就用嘴咬开,

结果用力过猛,弄得嘴角鼻子下面到处都是,

我便拿卫生纸擦,擦了我不知道脑袋怎么想的,就用舌头去舔了一下卫生纸,

这时候舍友回来了,看到我手上的纸和纸上的东西,一巴掌就给我呼过来,

然后叫道:真特么丧心病狂,虎毒还不食子呢。

卧槽,真不是那样,你听我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