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兔王村的童谣

1、雨夜命案

明朝年间,京城名捕马洛在外查案。

这天,天色已晚,马洛正在一条崎岖的山路上匆匆赶路,不料忽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马洛一路狂奔,好不容易才看到一座庙,就赶紧跑了进去。庙里漆黑一团,马洛借着闪电之光,才隐约看清屋内正中是个神坛,神坛上供着一尊神像。那神像虽着朝服王帽,但长着两只长耳朵和一张三瓣嘴,赫然是兔头人身的模样,忽明忽灭的闪电之下,让人觉得十分诡异。

马洛在墙角发现了一张破草席和一堆木柴,应该是曾夜宿此庙的人留下的。马洛摸出身上的火折子,把柴堆点着,烤起火来。忽然,借着火光,马洛看见神坛下面的地上有一摊深红色的液体,他一惊,忙起身查看,却发现一具无头男尸背靠神坛,血流了一地。

天快亮时,雨下小了,马洛走出庙门,转身才注意到门上有块牌匾,写着“兔王庙”。这兔王庙是建在山路边上,马洛沿着山路继续往前走,很快就来到一个村口,村口的一块巨石上刻着“兔王村”三个大字。

马洛进了村子,看到村头一户人家正在忙碌,就敲了下那家的门。这家的主人是胡老汉,以卖豆腐为生。他正在做豆腐,看到门外站着一个陌生人,很是疑惑。

马洛一抱拳,说:“老丈,叨扰了,我是公差。”然后他托胡老汉带他去找了村里的族长。

马洛向族长表明了自己捕快的身份,并告知了兔王庙里死人之事,和族长带人去了兔王庙。这时庙外已经围了不少发现尸体的村民,胡老汉也在其中,大家正议论纷纷。胡老汉说:“看这身兽皮袄和膀大腰圆的身材,应该是王猎户吧?”

打铁的赵占锤也说:“看这双大脚,还有蒲扇一般的大手,我看也是王猎户。”

马洛问族长:“这王猎户家里有什幺亲人吗?找他们来认一下尸体可好?”

族长摇了摇头说:“王猎户爹娘死得早,今年三十多岁了,还没娶媳妇,也没其他亲人。”

这时有几个孩童一边跑着玩,一边拍手唱着:“兔王爷生气,脑袋被砍去;兔王爷动怒,开膛又破肚;兔王爷发火,利箭无处躲;兔王爷开恩,公道在人心。”

马洛听了不禁一愣。族长微笑着说:“这兔王爷是我们这一方的守护神,凡是有人作奸犯科,干伤天害理的事,就会惹怒兔王爷。兔王爷就会惩奸除恶,主持公道。”

马洛闻听不禁苦笑起来,心想:如果天底下真有神明主持公道,我们这些吃公家饭的就可以回家种田了。马洛请族长在村子里找间空房来暂放王猎户的尸体,并派人上报当地官府。自己虽说是官差,但毕竟只是路过,也不好乱插手案件。

谁想到,大雨引发了泥石流,竟然封住了出山的路。族长见状,就好心地留马洛在家中暂住,马洛想了想,答应下来。

第二天一早,村头住的胡老汉做好豆腐,发现豆子用完了,就赶着驴子去村西头买豆子。他把驴子拴在一棵大槐树下,转身去付豆子钱。不知怎的,驴子突然受惊,挣脱了绳子,发疯般往山上跑去。胡老汉在后面追赶,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驴子牵回来。可等他回到家中,却发现两间小茅屋被翻得一塌糊涂,箱子柜子都被打开,连土炕也被拆了个大洞。胡老汉气得蹲在门口骂不绝口:“哪个挨千刀的贼来偷我胡老汉?不得好死!兔王爷一定会惩罚你的!”

马洛听到消息,很快赶到胡老汉家。但胡老汉并没有丢什幺东西,周围的邻居们早上都下地干活去了,没人看见是谁进了胡老汉家。马洛叮嘱胡老汉,如果有什幺发现要立刻报告给自己。

 

2、催命歌谣

中午时分,马洛正同族长聊着兔王爷的童谣。族长笑着说:“没人知道童谣是从什幺年代传下来的,从我小时候就有了。”

正在这时候,一个村民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族长、马大人……王猎户没死,他回来了。”

族长大惊,看了一眼马洛,马洛说:“我们去会会他。”到了王猎户家中,早有村民在里面问长问短。那王猎户衣不遮体,浑身都是泥土,身上还有几道伤痕和淤青。

马洛问过缘由才得知,原来,昨天王猎户正在山中打猎,猛地从树后跳出一个身着囚服的大汉,一下子把刀架在王猎户脖子上,逼着他把钢叉扔在地上,又逼他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王猎户被逼无奈,只好照办。后来,他趁那大汉不注意,把脱下的裤子猛地砸到了对方的脸上,然后转身就跑。没想到大汉在后面紧追不放,王猎户慌不择路失足坠崖,那大汉才转身离去。还好王猎户被树枝挂住,悬在山崖边上,又被大雨淋了一夜,今天才好不容易爬上来,回到家中。

马洛问:“那大汉可跟你说过什幺吗?”

王猎户想了一下,说:“回大人,我好像听他说什幺他翻山虎可不是吃素的。”

人群里有人发出“啊”的一声惊呼,马洛皱着眉头说:“这翻山虎名叫樊虎,是个强盗,三年前犯案被捉拿归案了。想不到他越狱逃了出来。想来他逼你脱下衣服,是为了换掉囚服。后来,他便去了这兔王庙。可他为何去兔王庙呢?躲雨?又是被谁杀死了?为何偏偏断了他的头颅?”

马洛一肚子疑惑,他叮嘱众人道:“大家还是要谨防生人,有什幺陌生人进村,一定要告诉我。”交代完,他往外走,忽然看到不远处,胡老汉从一间柴房探出头来,鬼鬼祟祟地左右张望,然后快步离开。那间柴房正停放着樊虎的尸体。

马洛问身旁的族长:“胡老汉是从小就在兔王村长大的吗?”

族长说:“不是。胡老汉是外乡人,三年前来到本村,靠卖豆腐为生。他还有个女儿叫月娘,半年前嫁给村南头的孙小五了。”

孙小五是个庄稼汉,白天去田里干活,月娘则留在家里洗衣做饭。

这天,月娘去村头挑水,就见打铁的赵占锤凑了上来,嬉皮笑脸地说:“月娘呀,小五怎幺舍得让你干这些粗活累活啊?”

月娘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挑起装满水的水桶转身就走。

赵占锤一边说“让我来帮你吧”,一边想去抓月娘的手臂。月娘冷冷地说:“快走开!”然后,她挑着水桶快步往家走,一到家就赶紧把院门关上。赵占锤赖在门外不走,疯言疯语地胡说八道。月娘气急了,猛地打开院门,泼了赵占锤一身水,浇得他狼狈不堪,赵占锤这才灰溜溜地走了。

黄昏时分,小五干完农活回来,吃好饭,准备休息。他吹灭了油灯,发现明亮的月光在窗户纸上映出一个人影,那人正扶着院墙往里张望,很像赵占锤。月娘很生气,说出了今天被纠缠的事儿。

小五早听说过风言风语,顿时火冒三丈,他起身推门就冲了出去。月娘见状,也赶紧披上外衣跟了出去。可她刚走到院子里,就听到从大门外传来一声惨叫。

月娘赶紧跑出去一看,只见小五倒在地上,从前胸到小腹被砍了一刀,血流一地。小五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头一歪就死了。

月娘悲痛欲绝,一声哀号,惊醒了四邻。没过多久,人们就把马洛找来了。马洛看到小五的尸体已经盖上了布单,月娘仍在一旁哭泣,胡老汉在旁边不停地劝慰。

马洛掀开布单,看了一眼小五的伤口,脑子里忽然闪过了兔王村的童谣:“兔王爷生气,脑袋被砍去;兔王爷动怒,开膛又破肚;兔王爷发火,利箭无处躲;兔王爷开恩,公道在人心。”这死法怎幺跟第二句说的一样?难道……马洛想到这儿,不由陷入了沉思。

 

3、螳螂捕蝉

这时赵占锤被带了过来,月娘见到他,愤怒地扑上前,被人拉住了。马洛走到赵占锤面前厉声问:“孙小五是不是你杀的?”

赵占锤吓坏了,浑身不停地发抖,跪在地上说:“大人明鉴,小五真不是我杀的……”

月娘在一边大声说:“你胡说!你扶着院墙往里偷看。我相公出去和你理论,不想……”说到这儿,她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马洛回头问月娘:“月娘,你是亲眼看见赵占锤杀死小五,然后逃走了?”

月娘茫然地摇了摇头,说:“没有。”然后她又咬牙切齿地说:“大人,赵占锤屡次调戏民妇,除了他,没人会杀我相公。”

赵占锤急忙辩解道:“大人,我确实扒着墙往里偷看,可是房门一开,我就赶紧跑了,然后一直在家里喝闷酒。”

马洛让人把月娘扶回去休息,也让赵占锤先回去,听候发落。然后,他离开月娘家,径直走向安置那具无头尸体的柴房,在里面待了一会儿后,他又去了兔王庙,在庙里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通,才面带微笑地离开了。

胡老汉安慰了月娘一番后,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家。他进门刚坐下,就听“嗖”的一声,只见一把匕首牢牢地插在了旁边的墙壁上。胡老汉赶紧取下匕首,发现上面还有张字条,展开一看,几个字映入眼帘:“下一个就是你女儿。”字字惊心,胡老汉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想了想,终于下定了决心。

夜深了,胡老汉悄悄打开房门,确认四下无人,才蹑手蹑脚地来到院里的大杨树下。他手脚并用,三下两下就攀到高高的树枝上,从鸟窝里掏出一个方匣,然后又灵活地下了树。胡老汉回到屋内,把方匣包在一个小包袱里,背在身上。做完这些,他悄悄地来到月娘家,轻轻地叫开了房门。月娘见是胡老汉,赶紧把他让进屋内。

胡老汉对月娘说:“女儿啊,自从你娘死后,你跟着爹这些年受苦了。我本以为躲到这里,给你找个老实本分的人,就可以舒心地过日子了,没承想……”说着,他的眼里流出了两行老泪。

月娘伸手帮胡老汉擦去眼泪,说:“爹,您去天涯海角,女儿也陪着您。不过,我要给小五报仇!”

胡老汉说:“事不宜迟,你赶紧跟爹离开这里,爹答应你,一定会给小五报仇。”

听了胡老汉的话,月娘点点头,赶紧收拾了一个小包袱,就跟着胡老汉离开了家。

出山的路不通,父女俩只能往山里走,翻山越岭再逃往外乡。他们在山里走了一个多时辰,山上茂密的树木遮住了月光,四下一片漆黑。忽然,胡老汉脚下一滑,整个人被倒吊到树上。原来他中了圈套。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一个黑巾蒙面的人从斜刺里冲了出来,一把抓住月娘的头发,另一只手握着尖刀抵住月娘的喉咙。

胡老汉吓得连声求饶道:“好汉,只要放了小女,你要什幺我都给你。”

蒙面人狠狠地说:“快点交出凤翅金冠!”

胡老汉一愣,小声说:“好汉,我没有什幺金冠啊!”

蒙面人冷笑一声说:“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说罢,他手上使劲,刀尖在月娘的脖子上一滑,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虽然月娘咬着牙一声也不吭,但胡老汉心疼不已,他叹了口气,只好从背上的包袱里掏出一个方匣,丢给了蒙面人。蒙面人一手用刀尖抵住月娘,另一只手接住方匣,用力晃了晃,然后准备单手开匣。

正在这时,马洛从旁边一棵大树上飞身跳了下来,并大喊着:“快住手!别打开!”

蒙面人愣了一下,但方匣已经打开。一支短箭从里面疾射而出,插在了他的咽喉上。蒙面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死了。

 

4、揭开真相

这时,天已经渐渐放亮,马洛掏出捕快腰牌,对吊在树上的胡老汉说:“在下京城捕快马洛,飞狐狸胡飞,你逃亡在外多年,今天我抓你归案,你可知罪?”

胡老汉说:“马大人,我知罪。”

马洛这才帮胡老汉解开绳索,放他下来。月娘上前扶住胡老汉,然后指着倒在地上的蒙面人问:“爹,他是谁?”

马洛接过话说:“他是王猎户,也是杀害小五的凶手。”说着,他走上去揭开蒙面人的蒙面黑布,果真是王猎户。

见马洛把胡老汉押回了村子,村民们非常不解,问:“马大人,这胡老汉究竟是什幺人?”

马洛说:“这胡老汉叫胡飞,江湖人称飞狐狸,和那翻山虎樊虎是一对江洋大盗。不过他们从来不伤害平民百姓,倒是专门偷那些贪官恶霸,算得上是义贼。”

胡老汉忍不住插话道:“马大人抬举!我妻女本在老家,三年前内人病故,我也厌倦了提心吊胆的日子,就决定洗手不干,接女儿到此,隐居兔王村。之所以选择兔王村,是因为当时我和樊虎正好得手了一个价值连城的金冠,我们把金冠藏在兔王庙,约定待金冠出手后平分赃款。樊虎去找人销赃,不想遇到官差被投进大牢。”

马洛接过话道:“那樊虎越狱之后,赶来兔王村找你,气息奄奄、疲惫不堪地在兔王庙遇到了王猎户,王猎户好心给樊虎吃喝之物。那樊虎喝多了说漏了嘴,将回来找你和金冠之事和盘托出。王猎户便心生歹念,趁樊虎酒醉,杀人断头,偷梁换柱。”

胡老汉点点头,说:“我那兄弟好杯中之物,被抓、被杀皆因喝酒误事啊!我那天偷偷跑去看他的尸首……但不知马大人是何时怀疑王猎户的?”

马洛说:“王猎户说他从悬崖上捡了一条命回来,但他死里逃生却几乎没怎幺受伤,我就开始怀疑了。而你偷看樊虎的尸体,我就推断你和樊虎很熟,没有人头也可以辨别尸体的身份。”

原来,王猎户杀了樊虎后,本想砍了樊虎的头,让人们误以为是自己死了,好拿着宝物远走高飞。没想到他寻遍兔王庙却没有找到金冠,就怀疑早被樊虎的同伙胡老汉私吞了。所以他设计惊吓胡老汉的驴子,引开了胡老汉,他跑到胡家翻箱倒柜,一无所获。为了引蛇出洞,他索性根据童谣,嫁祸赵占锤,杀了胡老汉的女婿小五;又写字条逼胡老汉携宝出逃,好半路打劫,没想到反被胡老汉用计射杀。

马洛接着说:“从胡老汉父女出逃,王猎户就一路尾随,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也紧跟其后。但我未料到胡老汉竟有失传的飞狐箭,并用此暗器射杀了王猎户。不过,王猎户当初断樊虎首级,又将小五开膛破肚,最后可能也没想到,自己的死法倒是应了童谣里的那句‘兔王爷发火,利箭无处躲’!”

众人听完,连连叹道:“这王猎户一粗人,心思竟如此缜密!”

马洛摇摇头说:“这人哪里是猎户?大家有所不知,他曾做过山贼啊!多年前山后不是有伙匪徒吗?被剿灭后,有一些漏网之鱼各归乡里,这王猎户便是其中之一。”

胡老汉插话道:“大人厉害,他的右手结茧之处,足以证明是惯用刀剑之人。”

族长不解地问:“那凤翅金冠到底在哪儿呢?”

马洛笑而不语,带着众人来到了兔王庙,指着兔王爷头上那个王帽,说:“那日发现胡老汉形迹可疑,我便察觉出兔王庙绝非简单之地。果然,一番搜索后,我在这帽子里找到了那顶金冠。”

族长赞叹道:“马大人真厉害,简直就是兔王爷派来的高人!”

马洛摆摆手,哈哈大笑道:“您谬赞了,不过,我还真是属兔的。”

0

更多精彩

太空为什么是真空的?

2020年9月21日 子曰君 0

太空是几乎完美的真空,布满了一个个宇宙空洞。简单来说,这要怪引力。但要真的了解我们宇宙的真空,就需要花些时间来了解什么是真空——以及什么不是真空的。 那么,什么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