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的半份礼物

外国民间故事

决定送礼

那一年,我刚满10岁,哥哥尼克14岁。对我俩来说,在母亲节那天给妈妈买份礼物是一件极其重要且让人激动的事。

母亲节的半份礼物这会是我俩送给妈妈的头一份礼物。那时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我们家徒四壁。我们的爸爸有一阵没一阵地当着餐厅服务员。他尽其所能为母亲准备了生日礼物和圣诞礼物,然而,母亲节礼物之类的支出就称得上是不寻常的奢侈了。不过,尼克和我很走运。我们居住的街区里新开了一家二手家具店,运货的差事由我俩来干。我俩把家具扛到一辆摇摇晃晃的手推车上,再小心翼翼地推车穿过车流,送到顾客家门前。每送一趟货,我俩就有五分钱酬劳,有时还有顾客给的小费。

至今我还记得,尼克瘦瘦的黝黑脸庞上如何闪耀着能送给妈妈礼物的喜悦。他期待着送给妈妈礼物,给予她惊喜,这种期待在他身体里——也在我的身体里——滋长,到了最后我俩几乎都忍不住了。

我和哥哥把计划偷偷告诉爸爸时,爸爸十分高兴。他自豪地抚摸起我俩的脑袋。

“是个好点子,”他说,“肯定会让你们的妈妈乐坏的。”

从爸爸沉思的语气里,我俩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在他们一起度过的人生里,爸爸给予妈妈太少,亏欠妈妈太多。妈妈从早忙到晚,要买菜做饭,在我们生病时要照顾我们,冬天时又要往厨房炉灶里添柴加煤,让我们暖暖和和的。她做着所有的家务,从没有半句怨言。她不常欢笑,但是当她微笑地看着我们,那会是非常美妙的时刻,值得我们等待。

“你们准备送给她什么礼物呀?”爸爸若有所思地问,“你们手头有多少钱?”

“够买礼物了。”尼克神秘兮兮地说。爸爸笑了笑。

“我俩准备分开送礼物。”我郑重其事地宣布。

“仔细挑选。”爸爸给出忠告。

“你去告诉妈妈,”尼克一边说一边注视着我,期待我的赞同,“那样她会琢磨我俩送她什么礼物,心里会乐开花。”

我点了点头。爸爸说:“你的小脑袋能想出这样的好主意,真聪明。”

 

尼克欣喜得红了脸,接着把手搭在我的肩上,毫不犹豫地说:“乔也想到了。”

“不,我没有。”我不想占去本不属于我的功劳,“但我的礼物会弥补这点不足。”

“这个主意属于大家,”爸爸微笑着说,“属于大家。尼克在其他方面也得有好主意。”

神秘游戏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享受着与妈妈玩“假装不知道秘密”的游戏。妈妈在我们身旁做家务时,虽然假装不知道,可她脸上会闪现容光焕发的神情,她也常常微笑。家中洋溢着满满的爱意。

尼克和我讨论了该买什么礼物。我俩很快就开始了一场关于品位的比拼。

“咱们不要告诉彼此自己买了什么礼物。”尼克说道,他在生我的气,因为我的心思不像他那样安稳,而是像夏天的飞虫一样不安定。

“我们有可能买到一样的礼物。”我抗议道。

“不,不会的,”尼克说,“我的钱比你的多。”

我不喜欢他这句话,但尼克没说错,因为我从挣来的钱里拿出一点点买了糖果,而尼克决定把每一分钱都花在礼物上。

经过仔细的考虑,我为妈妈买了一把发梳,上面装饰着闪亮的小宝石。尼克从商店回来时,脸上挂着开心的表情。他非常喜欢我的礼物,却不愿透露自己买了什么礼物。

“我俩要在我挑选的时刻送出礼物。”他说。

“什么时候?”我疑惑地问。

“这个不能说,因为这与我的礼物有关。乔,不要再问我买了什么礼物哦。”

一波三折

第二天上午,尼克一直让我待在近旁。当妈妈准备清洗地面时,他冲我点了点头,我俩跑去拿来礼物。当我回来时,母亲像往日一样跪在地上,疲倦地用去污粉和硬毛刷擦洗着地面,再用废旧内衣的旧布头抹走脏水。这是妈妈平生最讨厌的家务活。

接着,尼克带着礼物回来了,妈妈跪坐起身,难以置信地盯着那件礼物。当妈妈看到这只附带拖把绞干器的新洗涤桶,以及放在里面的新拖把时,面色因失望而变得苍白。

“一只洗涤桶,”妈妈生气地说,“我的母亲节礼物竟然是一只洗涤桶!”妈妈就快泣不成声了。

 

尼克的眼睛也迸出了眼泪。他一声不响,默默地拿起洗涤桶和拖把,失了魂一般走下楼去。我把发梳放进口袋,追着哥哥跑了出去。尼克哭了起来,我感觉糟透了,也哭了起来。下楼的路上,我俩遇到了爸爸。尼克说不出话来,于是我解释了来龙去脉。

“我会把东西退回去。”尼克抽泣道。

“不用,”爸爸坚定地说,他拿过洗涤桶,“这是件很好的礼物,一件很棒的礼物。我应该早点想到的。女性有时瞧不明白该如何避开家务负担。她们宁肯逃避在漂亮的廉价珠宝里,也不会选择让工作变轻松。”

我们一起再次上楼,尼克走楼梯走得十分勉强。妈妈仍然在厨房擦地,但不再是精力充沛的模样。她擦得很慢,悲伤极了。爸爸不言不语,用拖把吸干一摊脏水,接着用洗涤桶里的脚踏式绞干器,利索地将拖把挤干。

“你没让尼克说完,”爸爸对妈妈严肃地说道,“尼克的礼物还包括了他从现在开始将会负责清洗地面。”爸爸看着尼克,“是不是这样,尼克?”

尼克羞愧地涨红了脸,明白了这个教训。“是的,哦,是的。”他热切而又低声地说道。

妈妈立刻后悔地说:“对于一个14岁的少年来说,这些活太重了。”

这时候,我才明白爸爸是多么机智。“啊哈,”他狡黠地说道,“有了这只超棒的绞干器和洗涤桶就不重了。干起来会容易得多。你的双手会干干净净的,膝盖也不会疼。”爸爸再一次演示了用法。

妈妈难过地望着尼克。“啊,女人就是能变得这么愚蠢。”妈妈亲吻了尼克,然后尼克感到好多了。接着,他们转过身看着我。

半份礼物

“你的礼物是什么?”爸爸问。尼克望着我,脸色惨白。我摸到了口袋里的发梳,它会把洗涤桶再一次打回原形,洗涤桶就是洗涤桶而已,而不是令人满意的母亲节礼物。毕竟,我要送出的发梳上有着酷似钻石的闪亮宝石。

“我出了半份洗涤桶礼物的钱。”最终我这么说道。此时,尼克看着我,眼眸里充满了爱意。

0

更多精彩

2020年搞笑诺贝尔奖

2020年9月23日 子曰君 0

*2020年第30届年度搞笑诺贝尔奖颁奖典礼在2020年9月17日星期四举行。 – 声学奖 [奥地利,瑞典,日本,美国,瑞士] Stephan Re […]

总结各项运动中最容易受的伤

2020年9月23日 子曰君 0

运动能够教导团队协作,增强自尊,还能改善健康,但是运动并不全是乐趣和比赛。CDC预计每年有大约860万起和娱乐消遣相关的伤病,从拳击运动的手部骨折到马上摔下导致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