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美国特工引来的烦恼

外国民间故事

美国联邦调查局怀疑手下雇员的忠心可以说是制度性的。2001年发生的一起事件更是给这个疑心火上浇油。当年,老牌特工罗伯特·汉森落网,他靠向俄罗斯出卖机密,赚取了钻石和140万美元的现金。长达22年间,联邦调查局都没有察觉。

嫁给美国特工引来的烦恼为了确保此类事件不再发生,任何不是美国公民的特工配偶都要接受调查。我有绿卡,已经接受过覆盖面很广的背景审查、提取指纹、体检,因为有了新型的智能身份识别,我的视网膜也被拍了照。

但是不久前,一位女人打电话给我。我就暂且把她叫做布兰达吧。布兰达说,联邦调查局需要与我紧急面谈。她警告说,有些问题涉及个人隐私,要刨根问底。面谈大概持续3个小时。

你是间谍吗?

我们约好在一个中立场所——华盛顿市中心一家咖啡馆见面。

布兰达手里拿着笔记板,一眼就能认出来。但是,她看起来更像搞市场调研的,而不是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员。布兰达退休前是缓刑监督官,她并没有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相反,倒显得有一丝歉意。她说,她是联邦政府庞大的合同工队伍的一员,她非常喜爱这份工作。

第一个问题很简单。你第一次来美国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入境的?在哪里认识你丈夫的?在英国军队服过役吗?现在的雇主是谁?

布兰达检查了我的护照,抄下了出入境印章的详情,并且询问了我到阿鲁巴、开曼群岛、哥斯达黎加去的原因。然后她问我,是否有人曾经试图发展我搜集有关美国政府的情报?是否有人命令我为了同样的原因嫁给美国政府雇员?

说穿了一句话,你是间谍吗?

我结婚已经有7年半了。我回答完“没有、不是”之后,心里禁不住暗想,我要真是间谍,这么长时间都没露马脚,我肯定是个挺出色的间谍。你现在这番问话不可能让我露馅。

你效忠美国吗?

随后的一部分,标题是“忠诚问题”。

你有计划成为美国公民吗?我的答案是,还没决定呢,也许吧。布兰达说:“这个答案既不是肯定,也不是否定。”我说:“对了,只是也许。”

 

她满怀希望地追问道:“也许会(申请)?”

我回答说:“也可能不会。”

我们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很明显,布兰达在考虑到底该在哪一格打勾。

后来,她又问了几个有关我在英国的房产、银行账号的问题。然后她问道:“你有没有做过可能被别人用来要挟的事?”

过去几十年我所做过的所有的轻率、不检点的事都如同幻灯片一样在我脑海里缓缓闪现。一时间不小心的疯狂举动在哪种情况下就会成为别人敲诈勒索的工具?又根据谁的标准来判断?

我满怀疑问地看着布兰达,回答说:“从来没有。”

接下来的几个问题还是关于间谍活动、为外国(美国以外)情报部门工作以及我是否曾经被拘留过。

你都认识谁?

然后,我们遇到了麻烦。她要我提供仍然住在英国、和我定期保持联络的熟人、亲人的姓名和地址。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个问题最有冒犯性。

我问她,联邦调查局为什么非要知道我今年87岁、住在威尔士的叔叔戴维的情况?你们要拿这些信息干什么?我叔叔怎么会影响到我丈夫的安全审查?

布兰达无法回答我的问题,但是,她仍然继续追问,我和叔叔是怎么保持联系的?电子邮件?我心里非常不高兴。我说,叔叔根本没有电脑,也没有信用卡。我几乎可以肯定,他也没有护照。我突然意识到,英国可能就剩下仅有的这一个用电子手段根本无法查询下落的人了。仅就这一点,可能就足够给联邦调查局亮红灯了。

下面谈到了工作关系的熟人。布兰达请求给几个例子就行了。很显然,她迫切希望填满写字板上表格的空白处。

写到这里,我要止笔了。就说这么一句话吧,如果你认识我,联邦调查局可能也认识你。但是,别指望他们很快就会找上门来或者给你打电话。用了7年半的时间,联邦调查局才想起来审查我。要找到我叔叔,天知道会用多长时间。

0

更多精彩

2020年搞笑诺贝尔奖

2020年9月23日 子曰君 0

*2020年第30届年度搞笑诺贝尔奖颁奖典礼在2020年9月17日星期四举行。 – 声学奖 [奥地利,瑞典,日本,美国,瑞士] Stephan Re […]

总结各项运动中最容易受的伤

2020年9月23日 子曰君 0

运动能够教导团队协作,增强自尊,还能改善健康,但是运动并不全是乐趣和比赛。CDC预计每年有大约860万起和娱乐消遣相关的伤病,从拳击运动的手部骨折到马上摔下导致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