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索引 [隐藏]

在小美人鱼和巫婆交换之前,让我们先来前情提要一下:

人鱼公主原本是海神最宠爱的小女儿,15 岁生日那天在暴风雨的海面上,救了英俊的王子。她为了跟王子再见上一面,不惜用声音跟巫婆交换双腿……

如果当时巫婆想要用来跟人鱼公主交换双腿的不是声音,而是听见声音的能力,会发生什么事呢?对人鱼公主又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如果巫婆大发慈悲,只拿走公主一点点听力,结果会变得比较好吗?

轻微听力障碍有什么样的症状?

其实一点点听不清楚这个症状,有一个很正式的名称叫做轻微听力障碍,后面就简称微听损。根据Educational Audiology Association(2017)所整理的定义,微听损包括了单侧听损(Unilateral Hearing Loss)、高频听损(High-Frequency Hearing Loss)以及轻型听损(Mild/ Minimal Hearing Loss)。

此外,因为儿童的耳咽管较平、短、宽,而且黏膜纤毛的免疫与排泄功能也还没完全成熟,在上呼吸道感染后病毒、细菌容易随着耳咽管侵犯中耳导致中耳积水,引起「暂时性的传导型听力损失(Temporary Conductive Hearing Loss, CHL)」(Wang, Chang, Chuang, Su,& Li, 2011),也属于微听损的范畴。如果中耳积水长期反覆发生,最后也可能会变成永久性的听力损失。

根据2012 年WHO 的统计,整个东亚地区(包括台湾)15 岁以上的微听损人口占比高达14%。Bess et al.(1998)的研究也指出除了成人老化造成的听损外,有11.3% 的学龄儿童有不同程度与类型的听损,其中微听损就占了8.8 %(单侧听损3.0 %、高频听损1.4%、轻型听损1.0% 和暂时性传导型听损3.4%)。

单侧听损:美人鱼的右耳听不到海鸥的叫声

可能情境一:隔天一早,小美人鱼一面听着海面上的浪声,一面用双腿奋力蹬向陆地。好心的海鸥想告诉她「王子的城堡是在另一头!」尽管着急的海鸥在小美人鱼右边殷勤提醒,但小美人鱼却没有听见,一直往海的另一端游去,一直到天空又像鱼肚子那样的明亮……她还是没有遇见王子。

一般来说,一边耳朵听力正常,另一边耳朵的听力在500 Hz、1,000 Hz、2,000 Hz三个频率的平均听力阈值(也就是能够听到的最小音量)大于20 dB HL;或是在2,000 Hz以上至少2个频率的听力阈值大于25 dB HL,就可以说是「单侧听力损失」(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05; Eichwald& Gabbard, 2008)。

单耳听损程度不论是轻至极重度皆称为单侧听损。但其中约有59%单侧听损者的听损程度落于轻度至中度之间(Fitzpatrick et al., 2014),也就是大约落在26-55 dB HL这个范围。下图为一单侧听力损失听力图示例。

这样说起来好像海鸥说话的声音大一点就没什么问题了?

然而,一耳听不好的小美人鱼接收远距离语音的能力较差,且较难理解听力较差那一耳听到的语音。同时,在有噪音的情况下(如:身旁围绕着浪淘声),辨识语音的能力也相对较差(Bess & Tharpe, 1984; Bess, Klee, & Culbertson, 1986),海鸥大声对着小美人鱼讲话,不仅无法正确传递讯息,更糟糕的是大声喊叫的语音其实是扭曲的,这对听力损失的人来说,反而会更加难以辨认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

话说回来,尽管没有和王子相遇,15 岁的小美人鱼爬上另一边陆地还是得上学。右耳听不好的小美人鱼功课会不会跟不上呢?

根据过往研究指出,在噪音中的语音辨识能力,即便是听力较佳的那一耳,单侧听损的儿童表现仍明显与听力正常的同侪有落差(Bovo et al, 1988; McCreery,2014) 。美国在1980至1990年代间的研究显示,有三分之一单侧听损学童曾被留级过,也有将近一半的学童需要特教资源的协助(Bess & Tharpe, 1984; Bess, Klee, & Culbertson , 1986; English &Church ,1999)。相较于一般学童,单侧听损的学童中有1/4面临更多的学习困难,导致学业落后于听常同侪的平均表现(English & Church, 1999)。

高频听损:王子对小美人鱼说“一起去扫地和亲亲…”

可能情境二:长出双腿变成人类的小美人鱼照理说可以听到的声音频率约在20-20,000 Hz,但是拿高频听力与巫婆交换双腿之后,虽然听得到声音,频率在2,000Hz以上的声音就听得比较差了。

一天,阴错阳差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王子:「你愿不愿意跟一个傻瓜,今晚三更时分,一起去草地看星星?」
小美人鱼:「好啊!」

(噢,这样的情节仿佛是一个浪漫的约会就要展开了……洒花)。

但是到了晚上,捧着玫瑰花束带着望远镜的王子,只见到小美人鱼拿着扫把涂着口红赴约,打算与王子「一起去扫地和亲亲」……让我们为这段恋情哀悼一秒钟。

是的,高频听损的小美人鱼,即便是在安静的环境中也很容易漏听或误听如:ㄗ、ㄘ、ㄙ、ㄔ、ㄈ、ㄒ、ㄑ……等高频的语音讯息,也因此在加入环境中的噪音时,聆听的正确率就更差了。也由于小美人鱼高频语音听得不好,在与王子交谈的过程中,可能会流失20%-30% 的语音讯息,容易造成会错意的情况。同时,小美人鱼的语音清晰度也会因为高频听不清楚而受到影响(Anderson, K. & Matkin, N., 1991, 2007 revised)。

事实上人类沟通时主要能听取的频率范围大抵是在250~8,000 Hz 之间,这也是一般听力检查中主要测试的频率范围。而单耳或双耳的听力阈值在2000Hz以上至少两个频率的听力阈值大于25dB HL时,就可以称为「高频听损」(Educational Audiology Association, 2017)。下图为一高频听力损失听力图示例。

根据美国疾病管制局(CDC)发表的资料显示,1988-1994 年间6-19 岁的人口中约有12.7% 的高频听损者(Niskar, A. S et al., 1998)。不过这篇资料的标准较为宽松,在3,000Hz-6,000Hz 之间(现行高频听损定义为2,000Hz 以上),也就是说在比较宽松的标准下美国每8 个人中仍有1 人有高频听损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卫生署国民健康局(卫生福利部国民健康署的前身)2008 年也曾委托台南医院,针对台南1,288 名国、高中生做听力调查,结果发现约有24% 的学生,已有高频听损的前兆(宁玮瑜,2008)。Anderson(1967)调查国小儿童的听力,并针对可能有听力问题的儿童进行为期3 个月的测试,发现高频听损的孩童在语言发展上面临困难的人数是听常孩童的3 倍。

话说回来,虽然小美人鱼的高频听损是由于和巫婆交换双腿,但高频听损常见的原因则多为噪音性听损或是老年听损。

轻型听损:小美人鱼听不到吵杂人群中王子邀舞… …

可能情境三:小美人鱼想了好久,最后决定以双耳每个频率都缺少一点点的听力来跟巫婆交换双腿。在这个时空,顺利见到王子的小美人鱼受邀参加城堡的舞会,随着钢琴声悠扬响起,拉开了城堡舞会的序幕,在舞会上王子想要邀请小美人鱼共舞,但因为会场的音乐声加上宾客谈天的声音过于吵杂,小美人鱼完全没有注意到站在她后方说话的王子,让小美人鱼错过王子的邀请……

我们可以说这样的小美人鱼是「轻型听力损失」,轻型听损指的是两侧耳朵的平均听力阈值介于20-40 dB HL(Educational Audiology Association, 2017),也就是介于国际标准画分的极轻度与轻度听损间。下图为一轻型听力损失听力图示例。

和高频听损者所遭遇的情况类似,轻型听损者是可以听到声音的。以40 dB HL听损为例,由于无法接收到40 dB HL以下的声音,而一般对话的语音音量则多数分布于这个区域,没有听到这些语音会导致部份语音讯息流失,也更容易在对话中会错意,所以在吵杂环境及远距离对话中,轻型听损者也更容易遗漏讯息(Anderson, K. & Matkin, N., 1991, 2007 revised)。

正因为如此,轻型听损的小美人鱼除了白白错失了跟王子共舞的机会,也可能会让王子误会小美人鱼是高傲或是不想跟王子讲话、跳舞,长久下来也难以拉近彼此的距离,甚至出现社交困难(Anderson, K. & Matkin, N., 1991, 2007 revised)。

发现有微听损,该怎么做?

当发现听力损失时,听觉辅具(助听器、FM系统、助听器+FM系统)往往是最优先被考虑的介入方式。像是高频听损及轻型听损,过去已有许多文献支持辅具使用的效果(Yoshinaga- Itano, 2003; Nina J. et al., 2017)。

然而,辅具的使用并不能全然解决微听损者倾听困难的问题,尤其是单侧听损者,对辅具的接受程度不一,且至今也仍缺乏大量微听损婴幼儿辅具使用成效的数据,因此对于是否要及早介入目前仍没有一致的定论。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微听损者仍听得到声音,看似对生活影响也不大,他们的需求反而特别容易被忽略。尤其是语言及认知尚在发展的儿童,不像成人有大量的背景知识可以支持学习,微听损带来的影响可能会加剧。Hornsby(2012)指出,听损者即便配戴了助听辅具,在日常生活中的学习或工作上,大脑仍需要花费更多的注意力才能以听觉完成理解任务。我们可以试着想像自己在听不清楚的情况下,需要专心听微积分课程。

此时大脑一方面需要费力处理模糊的语音讯息,同时另一方面还需费力地理解课程内容。这样的情境对于成年人来说尚且已经构成负担,对于微听损儿童来说,在课堂上因为需要费力听清楚上课时老师的每个语音,同时也要理解上课的内容,他们将会更加疲累且压力更大。(McFadden and Pittman 2008; Dokovic et al, 2014)。

这样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英国的教师甚至发现重至极重度听损孩子的课业表现反而比轻至中度听损孩子还好(The Ear Foundation, 2015),微听损儿童健康相关生活品质也低于重度听损的儿童(Wake et al., 2004),更有研究显示微听损儿童的自信心低于听力损失严重的儿童(Keilmann et al., 2007)。

这些发现在在显示,听损程度较重的孩子可能因为较早使用辅具且进行早疗(Walker et al。2015),因而得到较多资源支持,但听损程度较轻的孩子需求则常常被忽略。青少年的研究也指出,相较于重度听损的青少年,微听损的青少年可能更容易感到焦虑(Van Gent et al。2011)

正因如此,我们必须意识到,即使是轻型的双侧和单侧听损也可能增加适应不良的风险(Tharpe 2008, Winiger et al. 2016)。所以,微听损者可以寻求听语专业人员给予适当的卫教建议,如:追踪频率、日常观察技巧或是说明什么状况需要就医检查,以便及时得到专业协助。

另外,无论是否使用辅具,微听损者也需定期前往耳鼻喉科或寻求专业听力师做听力检测,以追踪听损程度变化。一般来说,婴儿建议每3-6 个月追踪一次,进入学龄阶段之后,可改为每年定期追踪。同时也要更加重视听力保健,以免听力持续恶化。

透过微听损小美人鱼遭遇的困境,我们仿佛可以想像,微听损者在日常生活中可能面临更多问题。只要我们认识并了解他们的情况,并且尝试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与微听损者在日常中透过使用正常音量但「稍微」放慢速度说话、适度调整说话的方向以及距离、减少环境噪音干扰等方式沟通,给予彼此良好的听环境,且在听损者听不清楚时适时「换句话说」,就可以帮助自己与微听损者沟通更加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