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图书馆提供电子书借阅,出版业会死吗

居住在华盛顿特区家庭主妇莎拉·阿德勒(Sarah Adler)使用OverDrive公司提供的、可访问数百万电子图书的APP应用Libby,在2020年里已经阅读了150本书籍使她。

她说:“我甚至感到惭愧,因为那些作家未能从我这里获得分毫收益。”

像阿德勒这样的电子书籍借阅者令出版商惶惶不可终日。因为COVID-19大流行,今年春天许多实体图书馆关闭。据与全球50000家图书馆合作的OverDrive称,电子书的借阅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2%。将图书馆与出版商联系起来的另一家服务机构Hoopla说,自3月以来,美国和加拿大的439个图书馆系统已加入电子书借阅服务,其会员数增加了20%。

一些公共数字图书馆很乐意向读者推荐这一新时代的阅读方式。位于德克萨斯州阿彻市(人口9000)的图书馆今年夏天加入了OverDrive联盟。图书馆馆长Gretchen Abernathy-Kuck说,新的电子书收藏“真的很棒。过去几个月里充满压力和消极情绪。电子书是积极的东西。是新的好东西。”

但是,图书馆电子书的迅猛普及也加剧了出版商之间的长期紧张关系,他们担心数字借阅会侵蚀他们的利润,而公共图书馆员当然更加在意如何为社会提供免费的公共服务。自2011年以来,五大出版商-企鹅兰登书屋(Penguin Random House),阿歇特图书集团(Hachette Book Group),哈珀·柯林斯(HarperCollins),西蒙和舒斯特(Simon and Schuster)以及麦克米伦(Macmillan)——要求限制借阅电子书,例如为借阅次数给出定额(通常是26或52次)。读者可在家中浏览、下载;借阅期结束时,书籍会被自动从设备中删除。

目前的条款是:电子书不归图书馆所有,而是图书馆每年买下它们的使用权(再免费提供给读者),第二年决定是否续订。但是,出版商的许可条款使图书馆很难负担得起电子书的费用。

当然,因为疫情的影响,出于社会责任和声誉方面的考虑,兰登书屋同意图书馆用半价获得电子书授权。一些小型出版商索性允许图书馆永久使用他们的电子书籍。不过这种临时模式显然无法延续。

美国图书馆公共政策和政府关系高级总监艾伦·伊努耶(Alan Inouye)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过去十年间[图书馆与出版商之间]谈判的全部问题,都源于图书馆在数字时代几乎毫无权利。从长远来看,需要改变环境或游戏。那意味着立法或法规。”

原文:https://arstechnica.com/gaming/2020/10/publishers-worry-as-ebooks-fly-off-libraries-virtual-shelves/#p3

0

更多精彩

有时候越粘稠的液体流动越快

2020年10月23日 子曰君 0

众所周知,高粘稠液体(如蜂蜜)的流动速度比低粘度液体(如水)的流动速度慢。现在,研究人员惊讶地发现,当液体流过覆有化学涂层的毛细管时,常识反转了。实际上,在经过 […]

外国民间故事

通向太阳和月亮的道路

2020年10月23日 子曰君 0

从前有两个年轻人,彼此深深地爱着。姑娘温柔如美丽的鸽子,小伙子矫健如展翅的雄鹰。大家称小伙子为杨尼克,姑娘为汉路什卡。汉路什卡的父亲是个富裕的小贵族,杨尼克的父 […]

外国民间故事

牛尾鞭子

2020年10月23日 子曰君 0

在一个密林的边缘,有一个山岗。从山岗上可以看到柯瓦里河的美丽景色,密林边缘还有一个村落,叫孔迪。这里有一望无际的稻田和玉米田。河边的草地上放牧着牲口。一座座圆形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