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安妮亚之屋

外国民间故事

10.7.2004

珍妮芬是马克的家人和朋友。

我遵守约定,公开以下我和马克上个月的往来信件。大部分内容是直接从邮件里复制粘贴的。

你没看错,这是他要求的,他希望你能理解他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做。

我建这个网站的目的是这是跟你们分享马克的邮件最有效的方法。我不是来打广告的,但我希望你能把这个链接发给可能对调查有帮助的人。我会持续更新这个网站。这篇文章最后也会贴上链接。

你要是想给我打电话的话,简有我的电话号码。感谢你的耐心,另外,对不起。

——埃里克


9.6.2004

发信人: “康迪, 马克”

日期:2004年9月6日(星期一)上午8:17

主题:老友

埃里克

我是休斯顿的马克。周六夜小队的。时间可真快啊,是吧?我在你的网站上找到了你的邮件地址。看样子你在洛城混了,不错嘛。记不记得当年我跟你说你应该去那里,过加州的生活。你还跟科妮在一起吗?我现在在达拉斯了,我跟一个同一栋楼上班的女人好上了,都两年了。

我之所以突然給你寫信是因爲我的邮箱里收到一封新闻。也许你也收到了。是关于安德鲁的。你还记得安德鲁吗?大部分时间崔维斯都会去接他。他头发乱糟糟的。有点像狂热粉丝。直到我得到这个东西,我都忘了他姓什么了。现在这真让我浑身难受。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你听说了吗?

你要有空的话告诉我一下。我可以打电话给你,或者你可以打电话给我,如果这样更好的话。我去看看能不能找到崔维斯和戴夫。我搜索了一下似乎没有发现任何线索,但也许他们只是没有网站。如果你还和他们有联系的话,请告诉我。

谢了

马克


9.8.2004

发信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8日(星期三)上午7:44

主题:回复:老友

埃里克,

谢谢您的快速回复。我并不是在前一封信里打哑谜。我只是……难以启齿。自从他不再跟我们在晚上胡混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也没去想过他,那是五年前——99年的事了。我们各走各路。你搬到了西部,我搬到了达拉斯,等等。所以当我在邮箱里收到这篇文章时,我很惊讶。

好的,我把原文写一遍。我不确定是不是你寄给我的。我会把它贴在这封邮件的最后。

我记得他。他从来都不是
那个有主见的孩子,他
是那种随大流的人。通
常是听笑话时梗懂得最
慢的。但总是笑得最久。

简而言之,这就是安德鲁,至少我是这么记得他的。他有时会让我心烦意乱,但没他又不行。在扑克之夜,他会向我要一些扑克筹码,或者从我的包里借骰子,诸如此类。每当我们在你的红白机玩超级碗大赛时,他总是想加入我的团队。如果他有本事的话就好了。

我好几年没有崔维斯和
大卫的消息了。他们几
乎和你在同一时间消
声觅迹了。我们都没刻
意保持联系。这是家常便饭。

没关系。我不是来推卸责任的。这种事总会发生。但我希望你已经听说了安德鲁的事,手里有一份那个文章。我仍然没有找到崔维斯或戴夫的电话号码或电子邮件地址。也许他们比我们知道的更多。安德鲁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崔维斯回家的路上他的顺风车。安德鲁不是和他妈妈住在一起吗?比如在公寓?他的继父是一名房地产经纪人,在6号公路旁有一栋房子。你还记得吗?

安德鲁被那所房子吓坏了。

这是这篇文章。上面有一张安德鲁的照片,看起来像他驾照上的照片。头发还是乱糟糟的。

枪手枪杀两人后在餐馆自杀

昨天下午,一名男子进入84号州际公路路边的博伊西餐厅并向里面的顾客开枪,造成两人死亡,那里的顾客惊慌失措地逃到了停车场。

据警方称,26岁的安德鲁·休斯手持史密斯·威森59手枪走进饭店时受害者夫妇——约翰·马德森和露西·马德森正在吃午饭的时候。目击者称,行凶者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近吸烟区,然后向第一个被有人的包间开枪,致使麦德森夫妇受了致命伤。不久之后,他把枪对准了自己。

三人被护理人员送往圣阿尔丰索斯地区医疗中心,约翰·马德森和枪手此后被宣布身亡。37岁的露西·马德森几个小时后情况危急,最终没能活过当晚。警方正在调查休斯的工作和个人背景,但截至今天上午,袭击动机尚不清楚。

我不知道这篇文章是否还有其他内容。下面被撕下来了。背面是迪拉德广告的一部分。

埃里克,我真想不明白。鲁子(按:安德鲁的昵称,下同)在博伊西干什么?拿着他妈的枪?他和我们混在一起快两年了。我真不明白。

还有别的事情在困扰着我。我也说不出来是什么。

——马克


9.9.2004

发信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9日(星期四)下午2时

主题:安德鲁

嘿,

我知道你的感受。很难不去回忆他坐在我们旁边的桌子,像傻子一样笑,玩骰子下棋。他喜欢大富翁之夜。他数钱的时候总是喋喋不休,我想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很难想象他会在餐馆搞大屠杀。

信封上没有寄信人地址?

没有,但邮戳是爱达荷州的。不是CA或TX。

不确定你是否已经想过
有可能整件事都是假的
一些恶心的恶作剧弄得
你脑袋都乱了。你可以
买张报纸查一下

是的,我想过。我之前并没有告诉你,但我打过电话给圣阿方索斯医院,问他们上个月是否收住了一位名叫安德鲁·休斯的病人。他们没有他的记录。我问它是否能显示他是否被宣告为DOA(按:死在入院路上),然后我的电话被转到了急诊室,那里有护理人员的记录和所有DOA的信息。

他在名单上。

他于8月28日收治,死于头部枪伤。下午3点14分被急诊室的医生宣布死亡。

我问他们要联系信息,比如电话或地址。他们拒绝了我,让我跟警察要那些信息。医院不会提供任何个人信息,至少在没有签名的情况下不会。我还没报警呢。也许我即将会去。

很高兴听说你和康妮身体健康。很抱歉把这些都说给你听,我只是不知道还有谁愿意听。

如果有其他结果,我会写的。现在我在想也许是鲁子的妈妈寄给我的。也许我搬到达拉斯的时候鲁子一直知道也有我的地址。我被他写在通讯录里。这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我想得太多。

保重

马克


9.10.2004

发信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10日(星期五)凌晨3:11

主题:想法和担心

嘿。

我知道现在很晚,或者说很早,取决于你怎么看,但安德鲁的事不会消失。我终于意识到是什么在困扰着我,我要一吐为快。

你还记得安德鲁不来你家玩之前发生了什么吗?我记得。他离开了两个星期,因为他得给他的继父看房子。他妈和他继父每年夏天都会去度个大假,大概10天,安德鲁只能留在家里。他通常只住在他妈妈的公寓里,但那一年他得看他继父的房子,就在休斯顿西部一个旧富人住宅区。也许他有一堆房子。他对房地产很在行,对吧?

这家伙从他的一个客户那里得到了这条狗,这个客户搬出去了,不想把狗带在身边。它是一只澳大利亚牧羊犬。你还记得这些吗?安德鲁在那个周末之前谈到过这件事。狗有行为问题——呜呜叫,吠叫,抓门,在地毯上撒尿。不想待在室内,总想待在屋外。他爸把它养在狗窝里,除了下雨天外。安德鲁得照顾狗,外加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修剪草坪,诸如此类的活。

但是安德鲁不想去。戴夫和他吵了起来,说这对小年轻来说是完美的安排,房子完全属于你,聚会,冒险之类的,安德鲁一直说那里太冷了,不适合聚会。太冷。我清楚地记得这一点。他看家的时候,他不断地要求我们开车出去和他住在一起。我想没有人去那里,是吗?我从来没有。

我们已经连续两个星期六没见到他了,后来崔维斯像往常一样把他接了回来,他回到了他妈妈家。

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和安德鲁在一起的那个晚上。我打赌你也一样。这是我们这帮人度过的最奇怪、最沮丧的一个夜晚。

安德鲁走进来时嘟囔了一些广告台词。我想说是汰渍的广告。崔维斯告诉我们他在车里一直这样。广告、节目、电影、广播歌曲……玩游戏的头几个小时就像在房间里开着电视一样。然后他开始鹦鹉学舌。他学我们说话。你还记得吗?告诉我你还记得这个。我能在我的脑海里清楚地看到它。

哦,那他对别人的抱怨有什么反应呢?”行啦。鲁子,别再说《法律与秩序》那一集的台词了。请让庞蒂亚克广告休息一下。哥们,闭上你的臭嘴,掷骰子,好吧?”几分钟后,他又说别的。诡异的是他不仅会反复嘟囔那些屁话,他还能把说得如此之多。他不知怎么从一集老早以前的电视节目中记住了大量的对话。整首歌的歌词。第一个小时里,气氛从奇怪,到有趣,再到令人不安。

听着,我说。无论这十天里发生了什么,他变了。从那以后,他就不一样了。我们都知道这一点。我们从来没有谈论过这件事,至少在我在场的时候没有,但是如果说我们不马上知道从那所房子回来的人不是安德鲁,那就见鬼去吧。

之前的信里我写过自99年以来,我就再也没有想到过安德鲁。那是谎话。你知道你的大脑有时会提醒你一些你不想去想的事情吗?让你肚子不舒服的那些?我想过他几次——想过那晚。

这就是他疯狂的开始吗?或者是什么驱使他枪杀餐馆的人?

我们在那里看到他第一次失控吗?

天啊,埃里克,我们当时怎么什么都没说?

发信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10日(星期五)上午11:38

主题:门开着

埃里克,

今早我被电话铃声吵醒。原来是爱达荷政治家报的记者。她终于给我回了电话(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打过电话找这篇文章的来源?)关于这个故事,她没有任何新的进展,但她将继续与警方跟进。

我问她是否有关于这次犯罪的其他细节,一些在文章里找不到的东西,我们差不多浏览了她的笔记。大部分我已经知道了,但有一条信息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在文章中写道,当安德鲁走进餐厅时,他一直在喃喃自语,但她没有把他说的话放进去。据目击者说,他不停地重复:”门是开着的。”

你明白他说什么了吗?门开着??

回信啊,

马克


9.12.2004

发信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12日(星期日)下午5时10分

主题:一个计划

埃里克,

没有你的消息。只是想告诉你,我有一天的时间来了解整件事,我已经做了一个决定。

我要开车去休斯顿,看看能不能找到安德鲁的家人。有一次我和崔维斯接过鲁子。我想我知道他妈妈以前住的地方。从那里也许我能找到继父,还有房子。我已经试过找博伊西哪方面的线索。我报了警,得到的问题比答案还多,现在有个佩雷斯少尉说会给我打电话,如果需要我提供更多的”证词”的话。好像我什么都知道似的。显然,安德鲁一个人住在那里的出租房里,在一家录像带租赁店工作。这就是我从警察那里得到的信息。他在爱达荷州,所以我的目标是休斯顿。

即使是开自己的车,去便宜的汽车旅馆,我还是要花大约200美元。珍妮很担心我,她宁愿我留下来,期待警察会自己搞定。但我得去,艾瑞克。原因如下:

我想安德鲁害怕那所房子是有原因的。不管是什么原因,在这十个夜晚里,有什么东西把他掏空了。安德鲁的内脏像条鱼一样。它把他心里的东西拽了出来,或者把他吓得丢了魂。他被掏空了。

为了填补空白,他吸收了他能找到的任何东西。电视、广播、谈话。全都背下来,假装自己是安德鲁。他能走路和说话,他没有受伤,身体没有受伤。但他也不一样了。

我的脑子里有个空白需要填补,就像那间房子里的时间。我有一些安德鲁的线索碎片,想不明白。见鬼,如果能想明白,我会感觉更好。

我不是要你坐飞机来加入我,但我仍然需要你的帮助。你也许能回答我的一些问题。如果你知道,请给我打电话或给我发个短信。

我的手机号[删除]。

  • 继父叫什么名字?姓名?
  • 他妈妈叫什么名字?她的姓也是休斯吗?
  • 继父的房子所在的小区叫什么名字?我想安德鲁提到过。

我希望我的疯话没把你吓坏。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荒谬。或者不是。如果你真的认为我发疯了,告诉我。无论如何,告诉我。

赶紧回信,

马克

 

9.13.2004

发信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13日(星期一)上午8:22

主题:re:一个计划

埃里克,

再次感谢您的来电。我也收到了您的邮件,其中提到了一些我们在电话中没有讨论的事情,所以我再说几句。

我记得的是崔维斯告诉我们的,那次他去接鲁
子,必须上楼到他的房间去找他。这是德鲁最
后一次和我们一起玩了。崔维斯上楼到他的房
间,那孩子正在他的床边来回踱步所有的东西
都很整洁,塞得严严实实,但是地毯在德鲁踱
步的地方被磨破了。好像这就是他所做的一切。

是的!我也记得这个。崔维斯讲故事的样子,好像他想让这事听起来有趣,他不相信这事。戴夫笑了。他说”老兄,这家伙像个坏了的唱片。” 我们都同意,点头,呵呵。妈的,我们都没在意。就好像把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但是崔维斯是最后一个笑的。他亲眼见过那个房间。

去吧,我真的想去,但是康妮昨晚病了,
她今天早上还在吐,我觉得现在走不动
我不能把她扔下不管。

理解。你呆着吧。我会继续就这件事给你发邮件的。我不能和珍妮谈论鲁子。她不认识他。她不明白为什么这如此令人不安,除了发生在博伊西的恐怖之外。这就是我一直给你写信的原因。没人知道。

嘿,也许我能在城里找到崔维斯或戴夫。

——马


9.14.2004

发信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14日(星期二)下午6:51

主题:我成功了

埃 –

到了休斯顿。

开车简直就是地狱。交通堵塞和后备箱里持续不断的嘎嘎声使我疲惫不堪。我汽车旅馆房间里的空调听起来就像一个淹水的塞斯纳发动机。对我来说,开着它睡觉很难,关着它又不可能。好吧,至少还能上网,我也能查收邮件了。

明天是漫长的一天。我会去布雷斯伍德我去过一次的你家附近的公寓大楼翻个底朝天。祝我好运吧。

马克


9.15.2004

发信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15日(星期三)晚上9:06

主题:很多东西

埃里克,

大新闻。我有可靠线索了。这一整天真是势如破竹,指引了我正确的方向。(这些电子邮件对我来说越来越像一本日记,帮助我记录我的进步。希望您不介意。)

我在格斯纳和布雷斯伍德区来来回回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才把注意力集中在右侧街道上。地标改变了。我有90%的把握找到了合适的公寓大楼,但我仍在抓紧时间。

不知道鲁子妈叫什么名字,也不能确定她姓休斯,我去了经理的办公室。我很幸运。

她的名字叫南希·休斯, 1999年9月她就不再付房租了。德鲁支付了余下的租期,第二年2月结束。根据居民档案中的记录,他是用现金支付的。好像妈妈搬出去了,或者说人间蒸发了。噗。

那时安德鲁一个人住在公寓里?

他怎么能靠一份这么点钱的工作付得起房租?

我给经理看了关于安德鲁的文章,然后我撒了谎。我说我是个私家侦探。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为了证明我为什么让她翻出五年前的租房信息。不管怎么说,她对我很感兴趣,一直帮我找休斯的档案,就像电影里的伙伴一样。

她发现了什么东西。第三方支票,包括98年12月的房租。库尔特·马龙。我想这是继父。经理给我复印了这张支票,十分钟后,我打了左上角印有库尔特地址的电话号码。

不走运。打不通。

因此,我采取了另一种方法,打电话给411,找当地的房地产中介。你可以搜索某个房地产经纪人的联系方式,我记得从一个卖掉了布雷斯伍德房产的同事那里听说过。马龙的名字被列在一家在凯蒂名叫Re/Max小公司的办公室里。我拿到了那个号码,打了过去,留了言。

老板伊夫林给我回了电话,说马龙已经很久没在那里工作了。他人间蒸发了,给她留下了各种问题。她认为他有经济问题,逃到了墨西哥。我很难相信在假模假式的耳语中告诉我的话,但也许这就是她的个性。

不过,这两个人人间蒸发了。之前我还以为妈妈只是搬去跟继父住了。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想。

我听了伊夫林在电话里抱怨半个小时,由于库尔特的失踪,经历的人事部门的”噩梦”。停止他的福利,冻结401k计划(按:是一种由雇员、雇主共同缴费建立起来的完全基金式的养老保险制度),向警方交出文件,等等。

我终于插了话,打听了一下房子的情况。他在西休斯顿拥有的那间。

她变得非常安静。

我又花了十分钟回答她关于我是谁的问题。这次我对她很诚实,很坦率。我想这招有用,因为她相信了我,或者至少是相信了我的意图,她检查了她的记录。

我有个地址,艾瑞克。

库尔特在糖地有自己的家,但你知道吗——他从一个客户那里租了一所房子。往西走,靠近山核桃林种植园。文书工作很奇怪,因为他本来是要出售这个地方的,但之前的业主在很多地方都签完字了,好像这并不存在真正的利益冲突。

她不知道房子被银行没收后发生了什么。我想我明天开车去那里就知道了。

我接近真相了。真的接近了。


9.16.2004

[注:马克可以用手机发短信,但我经常迟收到;有时是在他发送邮件数小时后,比如9月21日的]

来自:[删除]@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16日(星期四)下午3:33

主题:(无主题)

你在哪?回电话。

发件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16日(星期四)晚上8:25

主题:屋子

我操。

我今天给你打了五次电话,但都是答录机。我真的需要谈谈。尽快给我打电话。

我从哪里开始?房子还在那儿。就是砖和壁板组成的一幢楼。它肯定是和附近的其他房子同时建的,只是看起来比较老。屋顶上有些地方伤痕累累。这条车道不像其他车道那样被车堵住。人行道上有裂缝。侧门少了一块木板。

我按响了门铃,想和新主人谈谈。没有人应门。不知道门铃还好不好使。窗户上的百叶窗和窗帘使我无法往里面看。车道上停着一辆积满灰尘、前挡泥板弯曲的小货车。

街对面的邻居看见我在查看它。他一边给灌木浇水,一边跟我说了一会儿话。他还没有见过现在住在这所房子里的人,或者是否真的有人住在那里。他记得库尔特,但那不是他的名字,他只是那个在那里待了几个月的家伙。以前的主人——库尔特的客户——并没有在那里住太久。他们的房子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电,暖气之类的。他们搬了出去,留下了大部分家具,把其他东西搬进一辆大房车,然后就开走了。

他仍然记得他们的名字。

约翰和露西·马德森。


9.18.2004

发件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18日(星期六)上午7:59

主题:re:更新

嗨,埃里克,

我们在玩电话捉迷藏。你打来电话时,我已经在飞机上了,我回电话时,我猜你又在医院了。听到康妮的事我真的很难过。知道是什么病吗?食物中毒?别的吗?医生们怎么说?

我现在在博伊西。我抢了一张临时候补的票(按:standby ticket),准备等候。我把车停在了休斯顿的乔治·布什机场。当我告诉珍时,她吓坏了,然后她变得冷冰冰的,说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然后挂断了电话。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老天。

爱达荷州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我已经两天没睡了。我把所有的费用都记入了我的Visa卡,我不知道该怎么偿还。我的表昨天不走了。我的右耳有一种奇怪的耳鸣,它一阵一阵的,非常烦人。我来告诉你我爱怎么着:闭上眼睛,不要看到安德鲁在盯着我看。

你到了那里要做什么?你计划
告诉警察与马德森的关系?你
可能是麦德森家在房子里留下
了什么东西逼疯了他,几年后
他杀了他们?说真的,这太糟了。

是的。我不知道该怎么想。现在这只是一种联系。他们住在同一所房子里。马德森一家在那里待了四个半月,德鲁在那里待了十天。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想明白了再给你发邮件。

我觉得我应该把这个传给谁,能
给你一些帮助的人。或者找联邦探员来。
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人知道
你所做的联系,这是一个重要的联系。
我可以转发你的邮件和联系方式吗
给别人

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因为我一开始想让你帮我做这个。但现在我想我得不到我需要的那种帮助了。面对现实吧,有足够多的无法解释的部分,我有两种下场:疯子和疑神疑鬼者。我不介意成为疑神疑鬼的人,但我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画面:某个家伙给珍妮打电话,给我父母打电话,给我工作的老板打电话,试图描绘出一个在听到他死去的朋友发疯后失去理智的人。在办公室里,我真的没有对珍妮或我的主管完全坦诚,因为这不是能轻易解释的事情。我一直打电话请病假。我告诉珍我要去博伊西参加一个守灵会。我可不想在我调查安德鲁的过去时让这件事影响到我。

这是你能为我做的。你可以拿着这些东西,作为证据或者其他什么。如果有什么疯狂的事情发生了,我有麻烦了,用这个来解释情况。转发电子邮件给我的朋友或家人。也许他们读了之后,就会明白我的感受了。

我知道你并不想干。我很抱歉让你做这件事。但我真的很感谢你的帮助。

——马克,在土豆地里


9.20.2004

发件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20日(星期一)上午10:13

主题:新线索

更新:

我给医院打了电话,也就是八月份安德鲁被带回来的医院,问了一些关于安德鲁的尸体去向的具体问题。谁认领尸体?亲戚或朋友来了吗?答案是否定的。但他被和约翰和露西标记在一起,我一直要求得到一些线索,所以那个实习生给了我被叫来确认马德森一家身份和安排殡仪馆运送的亲戚的名字。约翰的表弟住在这里。我正要出门去见格雷格·阿彻(他的表弟)和他的妻子。

我会从旅馆再给你写信的。

发件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20日星期一晚上10:40

主题:阿彻一家

回来。

这…很奇怪。我见到了阿彻一家。我知道你说了什么,上次我打电话说,我必须停止说谎,因为这会让我以后的日子更难过,但我不打算告诉他们我是杀了格雷格表弟的人的好朋友。我说麦德森夫妇在休斯顿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们。我对他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有一些急切的疑问,因为(我声称)当他们离开城镇时,就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格雷格大部分时间在说话。他的妻子海伦很亲切,脸上带着僵硬的微笑,她总能找到办法打断我和格雷格的谈话,提醒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她越这样,我就越鼓励格雷格继续聊天。

正如他所说,马德森一家在休斯顿计划了一个漫长的未来。约翰被调到斯伦贝谢石油公司工作,他期待着安定下来。但在他们搬进来之后,事情开始变糟了。只是堆积起来的小东西。他们汽车的轮胎老是漏气。露西被洗碗机把无名指弄断了。邮件也有麻烦。当他们两个月没付电话费,他们的手机断网;而他们从来没有收到过账单。诸如此类的事情。

最后,事情发生了,格雷格不知道是什么。这就足以让他们把房子卖出去了。就在同一个星期,约翰卖掉了他所有的公司股票,放弃了他的401k,辞掉了工作,把所有的钱都投到一辆大房车里。他和露西开着他们的新房车走了,没有回头。

在过去的五年里,他们驾车游遍了整个国家。露西在2002年怀孕,但流产了。他们仍然继续上路。格雷格认为,如果房车没有出现空调故障,他们可能会继续在爱达荷州行驶。格雷格说约翰突然打电话给他,问他和露西是否可以留下来过夜。格雷格在楼上腾出一间客房,他和海伦让他们在家里住了一个星期。正好在枪击发生之前。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了。

格雷格把我带到客房,指着壁橱门前地毯上的一些斑点。家具上有脚印,好像有什么东西站在那里。格雷格说那是对面墙上的梳妆台。在他们逗留期间,他们把壁橱的门堵住了。这是最奇怪的事情。他还注意到,他们一直开着卧室的灯,还把床上的备用毛毯裹得严严实实。

格雷格从来没有找到机会问这些问题。我想他跟我谈这件事会感觉好一些。我不是他的表兄,但我是那种听了他的话也认为这很奇怪的人。

我告别了格里格海伦夫妇,没感觉好点。我现在感觉更糟了。我就像生病前一样难受。我试着把理清事情,真的。

我现在必须去报警,不是吗?

我明天一早就去。我保证,埃里克。


9.21.2004

发信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上午2:21

主题:(无主题)

我刚在探索频道看到这个东西,可能是重播,我打赌你还能看到。都是关于天敌之类的。野生的东西。是啊,我睡不着,就一直在看电视。总之,他们讲了捕蝇植物如何把好奇的昆虫吸引到嘴唇上。当一个虫子落在它上面时,这些看不见的毛或其他东西就会感应到,砰!它吞下虫子。就像这样。随后,它吐出苍蝇的骨架,等待下一个受害者。电视上的声音说,一些种类的捕蝇植物散发这种气味来引诱更多的食物。它们的奇特名字是捕蝇草。

所以我想知道是不是这整件事,枪击案,匿名文章,休斯顿和地毯上的脚印,都是为了让我进入捕蝇器,只是气味不是甜蜜的树液,是内疚。内疚我当时和鲁子在一起,却什么都没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飞遍了整个国家,我的脑袋嗡嗡作响。我想我已经接近真相了,但我真的在挠一些看不见的纤毛,地面就要在我身上折叠起来,把我吞到那个地方。

我要去吃点安眠药。我希望康妮好些了,伙计。我想念珍。只要和她在一起,她就能让我感觉像在家里一样。我厌倦了汽车旅馆。对不起,埃里克我很抱歉。

发件人:”康迪,马克”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12:15

主题:安德鲁待的地方

埃里克!宾果。

我报了警,要求和佩雷斯少尉谈谈。但我找到了索科夫探长。他说他正在处理休斯的案子。我更倾向于认为他只是在为佩雷斯打掩护以防我是个疯子。不管怎么说,我把马德森和安德鲁的关系告诉了他,看看能不能帮上忙。他说他们会调查的。然后他开始问关于我的问题,我想办法把谈话缩短。警察局让我很不舒服。

谈话的其余部分相当乏味,但在结束时,他几乎是随口问我是否愿意为安德鲁的私人物品签名,因为他们有所有重要物品的副本。我说当然可以,尽管这让我觉得他们已经不受理这个案子了。

鲁子过去四年一直很忙。他拥有堪萨斯州、科罗拉多州、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和爱达荷州的驾照。看起来他住在朋友家,因为牌照上的地址都没有户号。

他在爱达荷州的驾照只有两个月。上面有他住过的出租房子的地址。

我今天下午去看看他那儿的东西怎么样了。也许在那里能找到麦德森一家的线索或者他为什么开枪。佩雷斯(或其他人)已经这样做了,我确定,但我不确定他们看得仔细。

祝我好运,

马克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4:14

主题:(无主题)

现在站在房子的前面。

同一个。休斯顿的

屋子。屋顶上有相同的标记。

同样损坏的栅栏。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4:22

主题:(无主题)

刚刚对街对面

老人说话他说

过房子已经出

租好多年了他

都记不清多久了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4:25

主题:(无主题)

我敲门铃了没

人回答是这个

屋子啊ERIC我

不明白。*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4:29

主题:(无主题)

又耳鸣了

不知道怎么办

怎么一样?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星期二)下午4:33

主题:(无主题)

有条进屋的路

这里。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4:33

主题:(无主题)

你在哪?接电话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4:38

主题:(无主题)

我进屋了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4:41

主题:(无主题)

在屋子里面。没人在

这里。空气很冷。金属的味道。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4:41

主题:(无主题)

我找到了楼梯。往上走。

街上没听见第二则故事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4:47

主题:(无主题)

你打电话吗?信号断了

三格到零格。我在找鲁子的东西

房间很多布局很诡异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4:47

主题:(无主题)

门厅尽头有扇门门。钢门

先看别的房间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5:05

主题:(无主题)

回电话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5:09

主题:(无主题)

找到了鲁子的背包

这就走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5:11

主题:(无主题)

这里有人

我听到声音了

来自:[已删除] @ messaging.sprintpcs.com

日期:2004年9月21日,星期二,下午5:77

主题:(无主题)

门开了


9.27.2004

发件人:” 康迪,Mark”

日期:2004年9月27日,星期一,下午1:18

主题:星期四

你好埃里克,

我是詹妮弗…我现在用马克的台式机…

我照你说的做了,我看了他的发件箱,他没发给别人。也没多少邮件……他没有告诉我些事,埃里克……现在,我正在阅读他在13日发回给你的最后一件事……我不知道他是这么激动,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但是无论如何,就像您说的那样,他在休斯敦和博伊西时是从笔记本电脑给您写信的。而那里的警察说,他们在他的酒店房间里发现了这一点,他们正在悠哉悠哉地寻找线索……是的,我会继续要求将其发送给……

我还应该看哪里?除了等到你下来看看之外,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确实有AIM(按:即时聊天工具,功能类似于MSN或ICQ.),但我不知道他将聊天记录保存在什么地方,或者如果他有没有保存,该怎么办。请告诉我我还能做些什么……你比其他人更了解他的所作所为,因为这个老朋友你们两个都疯了,现在马克失踪了近一个星期……。

请给我发他发给你的其他电子邮件。我现在想知道。

珍妮


10.1.2004

来自:Postmaster

日期:2004年10月1日,星期五,下午1:30

主题:系统退信

未知用户:x

RCPT TO 产生以下响应:

550 未知用户 x@x.x

原始消息如下。

>> 来自:x@x.x

>> 日期:2004年10月1日,星期五,下午12:47

>> 主题:(无主题)

>>

>>现了人的手臂和腿骨

>>斯科茨代尔的居民在早晨上班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他们发现似乎是人骨的东西躺在圣贤大道的路上。

>>犯罪现场技术人员在半小时内赶到,并开始清扫现场更多的证据可能有助于确定这个人类受害>>者,或至少建立一个近似死亡时间警方发言人丹尼尔·斯威夫特说只有骨头证据通常不足以确定身>>份甚至死亡原因。

>>”这些残骸不是在路上。他们是被搬到了这里,”斯威夫特说。”因此我们要求任何目击者联系警>>方,提供和案情有关可能的信息。

>>在赛奇街或院子里没有发现其他证据,着故事的发展,会有更多的报道。

>>

>> ——

>>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是谁,

>>

>>我操你妈的。我可能不认识你,但我知道这是什么,

>>我不被上当。你的维纳斯捕蝇游戏不会成功。

>>我一定会珍妮和其他人。所以,

>>做得不错,但是这次没人上当。

>>到此为止。

更新

很明显,虽然我希望结束这一切——为了我们所有人寻找马克失踪下落——但他留下的痕迹却引发了太多未解之谜。自从我第一次为珍和那些与马克关系密切的人发布这个网站以来,不断从各种来源获得新的信息。

我最近收到的邮件,我没有上钩。我说到此为止。但它还不止于此。一点也不。这个页面将记录我的发现和我发现的其他资源。有些人可能与马克如何或为何消失毫无关系。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最后,对于那些喜欢桑德拉和内森·康德瑞的人,事实是我还不知道该相信这整件事。

但我知道我不愿相信什么。


10.14.2004

珍来了电话。昨天,她再次与博伊西警方进行了交谈,警方最终同意将笔记本电脑运回来。一旦她收到并亲自查看,她就会寄给我。如果我发现了什么新东西,我会把它贴到这里。


10.17.2004

在今天的垃圾邮件中,我收到了这封邮件,来自一个似乎偶然发现这个网站的人:

  • 来自:”多疑先生”主题:房子

    很有趣。如果你的故事是真的,我有些消息要告诉你。我不认识马克,不过我还是要把这个链接发给你。根据我的调查,那些知道这个”捕蝇屋”是什么的人,有可能成为它的下一个受害者。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被它/它们吃掉了。有些人可能只是心理上对它不敏感,就像有些人无法被催眠一样。但如果你离开的时候知道得太多,房子就会影响到你。迟早(麦德森一家就是明证)。也许你不想知道其他的事情

不管我怎么想,这个网站都不适合我。所以如果你先在这里读了,把你有的发给我,我再决定是否要分享,多疑先生。还有,别指望我再把你的消息发布给我。我不是公关公司。


10.22.2004

在与多疑先生进行了几次邮件往来后,他终于发送了10月17日的邮件中提到的链接。珍,我已经读过了,我想让你把它当成一个骗局,除非你从亚利桑那州的杂货店里收到了什么东西。读完后给我打电话,我们再谈谈。这是一个LiveJournal网站(按:一家SNS网站),这意味着你需要滚动到页面底部,然后按自己的方式向上阅读。

作者(据称)是16岁的丹妮尔·斯蒂芬斯。这里是链接


10.26.2004

珍,请给我回电话。我知道这一定会让你发疯,但是不要去凤凰城。马克根本没在那里,尽管邮戳上写着那个盒子。钥匙就像那篇关于安德鲁的文章:诱饵。求你了,求你不要这样做。把笔记本电脑给我,我们一起解决,好吗?

如果你接电话,我就不用把这个贴在这里了。我知道你经常访问这个页面。打电话给我。

10.26.2004(晚)

很多回复,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感谢你们的支持(和技术说明)。在这个时候,我不能也不会牵涉到其他人,原因有很多。请尊重我对这件事的决定。我会保留超自然现象调查员的联系方式,我会继续尽我所能帮助那些马克身边的人。求你了,不要再打电话了。康妮快要疯了。

谢谢你!


10.27.2004

桑德拉/内森:检查你的电子邮件。今天我终于收到了Sprint pc服务代表的回复。没有什么帐户授权的麻烦了。他说,他们的记录显示,在9月21日只有14条短信来自马克的手机,最后一条是在5点11分。他寄给我一份日志的副本,但我不确定现在这些日志是否对我们有帮助。

等着笔记本电脑。


10.28.2004

黛安·M联系过我,她说她和露西·马德森住在休斯敦时是朋友。

你好埃里克。一个朋友给我这个网站的链接,问我这是不是我在糖地时认识的那个露西。做了一些调查后,我确信是的。我不知道她和约翰搬家后发生了什么。露西和我是通过一些共同的朋友成立的一个读书俱乐部认识的。我们都是狂热的读者。是的,她和约翰在那所房子上有各种各样无法解释的问题。我记得亲眼看到过其中一些(比如漏油事件)。读了关于你朋友马克的事后,我有点不安,然后打电话给我父亲。当露西住在这里的时候,我经常和她在AIM上聊天,我认为那些旧的聊天记录可能对你有用,但是它们应该是在我的旧电脑上,我一年前给我爸爸了。

今晚早些时候,我查了一下,在程序文件中寻找我以前和露西聊天的痕迹。爸爸删除了很多东西(他删除了一些聊天记录),但我确实找到了一个来自2月99日的碎片。这是我记得的;就是那个让我好奇想去参观的地方

注:我不认为这是超自然的事情,我更倾向于认为露西神经崩溃了,在家里”制造”或想象了一些痛苦的时刻。其他的,比如你朋友的经历,我无法解释。但我希望你的调查能尽快结束

附件无法打开,但希望戴安会再发一次。

更新:我得到了聊天日志,并转换成HTML。我不知道黛安是否还在用她的网名,或者露西的网名现在已经被一个新用户使用了,所以为了保护他们不受任何无聊的人的影响,我把他们的网名末端的数字去掉了。如果这个日志里有同昵称的用户,他们不是同一个人。聊天记录


10.29.2004

笔记本电脑到了!这里有很多需要整理的东西,最明显的是一些马克从他的照相手机下载的照片。但他的笔记本电脑没有Photoshop或任何其他照片应用程序,所以我只能看到缩略图。我将把它们和最近的文件一起搬到我的硬盘上,看看能找到什么。另外,最近工作很忙,所以我这个周末要加班。

也许我们都应该在精神上休息一下。


10.31.2004

为自动上传FTP而欢呼。如果这篇文章发表了,那就意味着我还没有从硅谷那永无止境的郊区电网之旅中回来。请将其视为预防性更新。当我回来的时候,我会删除这个链接,因为我不能忍受听起来像个烈士,也不喜欢引起恐慌。与此同时,为了防止它变得很重要,我一直在远程主机上有一个博客

别为我担心,康妮。我想我一定有一个故事可以讲。

爱,

-埃


2005年10月4日

我是康妮。埃里克开车离开之后再也没有回来,已经快一年了。我不知道如何做HTML。我不知道埃里克是不是这么做的。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一页复制到网站上。

这一年发生了什么?太多事了。我没有任何答案,只有无数个问题。

我见到了詹妮弗和瑞秋,她是小卡的女朋友。我们三个人仍然保持联系。法律上,埃里克(还有马克和卡姆)被认定失踪了。这让一些事情对我们来说非常困难。

另外。我有一大堆文件——电子邮件、信件、数码照片——这些文件可能与他们的消失有关,也可能与他们无关。每次我试着开始,我都不知所措。所以上周,我雇人帮我检查了一下,看看能否找出合理的解释。

我终于明白这个道理的原因是,他已经找到了这个谜题的一两块拼图,而我觉得有责任继续我丈夫开始的事情。

这是一个测试帖子。本周晚些时候,我收到Jenny的回复后,我会发布更多的信息。

xoC


2005年10月12日

嗯,由于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新的信息还没有得到证实。所以,在我从我的来源得到回复之前,我不能发布链接。现在我知道这有多难了。你永远不知道谁在网线的另一端。

谢谢你的耐心。你们三个都还在读。

xoC


2005年10月14日

尽管她只是用她的日记攻击我,但我没有私下回复我,我贴一个自称知道马克和埃里克正在调查的事情的女人的LiveJournal。

来源:http://www.dionaea-house.com/

0

更多精彩

一枚现代核弹会杀死多少人?

2020年10月23日 子曰君 0

2020年是十分特殊的一年。我们的个人生活都因为一种病毒而或多或少地陷入某种奇怪的不稳定状态,从政治到经济,从文化到娱乐,似乎一切都在变化。但在2020年,仍有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