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因人类而灭绝的物种

17世纪末的一天,最后一只渡渡鸟在毛里求斯茂密的丛林中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在热带丛林中无拘无束的繁衍了数个世纪后,这一物种因为人类而过早的迎来了自己的末日,要知道人类抵达这座岛屿还不足百年。人类对捕猎的嗜好,对栖息地的破坏,同时还带来了入侵物种,抹杀了渡渡鸟数百万年的进化,轻而易举的就让它从地球表面上消失。

自此,渡渡鸟作为首个因人类而灭绝的著名案例而扎根于我们的良知中。我们也曾试着用渡渡鸟来减轻自己的负罪感:它们又肥又懒智商又低——而正如受欢迎故事的走向那样,它们的这些特点导致了其不可避免的命运。

但根据古生物学家Julian Hume所说,事实上我们大错特错了。他专门研究已灭绝动物的化石,还会用工作上的一部分时间来为渡渡鸟正名。他对一只渡渡鸟骨骼标本进行3D数字重建,得出了完全不同的一种结论——更快、更矫健而且比流行文化中的形象要更加聪明。Hume说:“它根本就不是什么又大又肥又臃肿,只会在地上跑的傻鸟。渡渡鸟非常适应毛里求斯的环境。”而人类无止境的开发才是渡渡鸟灭绝的真凶。

我们错的不止这一点,因为渡渡鸟其实不是人类导致灭绝的第一种生物——绝对不是。其实早在人类见到渡渡鸟的数千年前,我们就已经在大肆摧毁着全球的动物群。Hume说:“在渡渡鸟灭绝的之前和之后,必定有着很多的灭绝事件。”

如果标志性的渡渡鸟并非我们导致灭绝的第一个物种,那是什么动物能获此“殊荣”呢?

四处迁徙的人类

我们已经习惯认为人类导致的物种灭绝是人类历史中较近期的事情。不过研究人员已经发现了令人信服的古生物学证据可以驳斥这一观点。

Hume说:“当人类开始迁徙后才出现了真正的问题。”具体的迁徙起始时间点还有争议,不过最新的推算表明致使人类持续繁衍遍布全球的大迁徙开始于原始人类——尼安德特人和其他古人类亲戚,还有智人——走出非洲和东南亚,距今约有12.5万年。证据在这个地方变的有趣起来。随着人类离开祖先的土地,并且在接下来的数万年里前往开拓欧亚大陆、大洋洲、北美洲和南美洲,化石记录显示出在这些大陆上的大型动物的灭绝也出现了平行上升。

“随着原始人类走出非洲,你就能见到这种异常规律的灭绝模式,”新墨西哥大学的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教授Felisa Smith表示。正如她和同事在2018年《科学》期刊上发表的研究文章中所解释的那样,每当我们的祖先踏足一个新地方,就有化石记录表明这里的大型动物——大象、熊、羚羊和其他生物的巨型史前近亲——会在几百年的时间里灭绝,最多不超一千年。这种快速灭绝的时间尺度在过去的数百万年里都没有出现过。Smith说:“你见到的都是和人类有关的,很惊人。”

早期灭绝的物种中如果有一些还活在当今的地球上,看似会像是奇幻野兽。比如说,“有一种和犰狳很像的动物,叫雕齿兽,体型跟大众的巴士差不多,”Simth告诉Live Science说。雕齿兽在距今约12000年前的上个冰河期的末尾从美洲大陆上消失——这可能和早期抵达美洲的人类有关。欧亚大陆上生活的巨型洞穴熊比现在的灰熊要重上几百斤,它们的种群数量在距今约4万年前急剧下降,大约和人类开始在它们栖息地生活繁衍的时期相同。

是什么使得大型动物尤其容易受人类分布的影响呢?对于初来乍到的人类来说,巨型动物可能象征着食物或者是威胁。此外,此前从未见过人类的动物们可能没有警惕这些新来的陌生物种,或许这也使它们更容易受到攻击。和其他那些繁殖速度更快的小型动物不同,巨型动物的繁殖速度更为缓慢,所以比起其他物种来说,种群数量也更少。Hume解释说:“所以如果你杀死了很大的比例,那它们的繁殖速度跟不上,就无法恢复种群数量。”

造成威胁的不止是打猎——人类导致的火灾的扩散也摧毁了大片的栖息地,并且加剧了动物和人类之间的食物竞争。比方说,人们认为由于大量捕食相同种类的食草动物,饥饿人类数量的增加促使了短面熊的灭绝。短面熊生活在南美洲,体型硕大,站立起来的高度可超3米,在距今大约1.1万年前灭绝。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也被证明是一些巨型动物的末日组合——著名的猛犸象在距今约10500年前灭绝。Hume说:“如果把气候变化和一种负面的人类活动组合在一起,那就是一场灾难。”

答案?

所有都表明,人类几乎是从人类历史的一开始就已经在系统性的抹杀我们周围物种的存在。“我们的迁徙促使了一场全球灾难,”Hume说,“我们真是一点都不讨喜。”不幸的是,我们接过了祖先的衣钵,在1000年前杀光了马达加斯加河马,在600年前的新西兰又让恐鸟绝种,在106年前大量捕杀旅鸽,还有成千上万个物种的灭绝。而目前物种的持续灭绝,我们也难辞其咎。

但仍没有回答之前的问题,首个灭绝的动物是什么?重点是:人类导致物种灭绝的可靠数据最早只能追溯到距今约12.5万年前——但这不意味着人类还在非洲的时候就没有导致动物灭绝过。事实上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人类在迁徙出非洲之前就已经对其他物种释放自己的捕猎天性了。

Smith的研究揭示了12.5万年前的非洲动物平均体型仅有世界其他大陆上的物种的一半。“非洲是面积最大的大陆之一,所以非洲大陆上的动物也应该有着类似于美洲和欧亚大陆那样体重大约在100公斤的平均体型,”Smith说,“但事实上它并没有证明非洲的原始人类在12.5万年前就已经对巨型动物产生了影响。”

本质上来说,由于剩下的历史告诉我们人类非常善于杀死一个生态系统中体型最大的生物,所以我们可以做一个相当可信的推断,即当时在非洲的原始人类导致了更久以前的物种灭绝。

可是仍然无法确定哪个物种的灭绝才是“第一个”——不过Smith大胆的猜测道:“可能是象科中的某个物种。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古乳齿象还是剑齿象。”——后者是种巨兽,光象牙就有3米长。

未来的线索

对于最初的问题,我们可能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但或许更重要的问题是人类导致物种灭绝能教会我们如何在未来更好的保护物种。

以往的灭绝事件表明,当一种动物消失后,尤其是巨型动物消失后,会有着深远的生态影响。没有了它们的塑造效应,整个地貌会发生转变,植被和物种多样性也会发生改变。Smith也发表过研究文章,显示出在过去一千年里全球巨型动物种群的缩减导致它们排放的甲烷总量下降——对全球气候有着潜在的变革影响。此外,当某种动物灭绝后,这艘“巨轮”上所承载的依附物种也会迎来灭顶之灾。渡渡鸟灭绝后,靠渡渡鸟粪便生存的毛里求斯蜣螂也随之灭绝了。

Smith说,理解过往人类导致的灭绝能帮助我们弄清环境影响是怎样的,以及未来我们如何通过保护剩余的物种来限制影响。即便是渡渡鸟的灭绝也提供了线索,帮助我们保护当前的生态系统。Hume正在从事一个项目,为渡渡鸟化石周围沉积物中的花粉孢子进行编录登记,以便详尽的重现出渡渡鸟曾经生活过的繁茂的棕榈密林。这能够帮助环保主义者使用曾经生长在这里的植被来重新野化这座岛屿。“我们实际上在用人类到达前,渡渡鸟曾经生活的环境中的那些植物和树木来进行重建,”Hume说。

当我们把渡渡鸟逼到灭绝后,就失去了一部分天堂——更不用说在此前已经灭绝的成千上万的物种。但或许有了后见之明,还有从错误中学习经验的意愿,有些错误是可以改正的。

原文:https://www.livescience.com/first-human-caused-animal-extinction.html

0

更多精彩

诺亚方舟

2020年11月28日 子曰君 0

诺亚方舟(Noah’s Ark)是出自圣经《创世纪》中的一个引人入胜的传说。 由于偷吃禁果,亚当夏娃被逐出伊甸园。亚当活了930岁,他和夏娃的子女无 […]

宫爆鸡丁的传说

2020年11月28日 子曰君 0

宫保鸡丁,黔菜传统名菜,由鸡丁、干辣椒、花生米等炒制而成。由于其入口鲜辣,鸡肉的鲜嫩配合花生的香脆,广受大众欢迎。 “宫保鸡丁”是众人皆知的“名菜”,街边的小餐 […]

水下测绘如何保护海洋的未来?

2020年11月27日 子曰君 0

多年来,科学家们一直在告诉人们,气候变化和塑料垃圾排放是导致海洋生态系统健康状况下降的直接原因。这一点可能在澳大利亚著名的大堡礁体现得最为明显。10月发表的一项 […]

感恩节最讨厌/喜欢菜肴大盘点

2020年11月27日 子曰君 0

据外媒报道,感恩节到了,虽然新冠大流行意味着很多人将待在家里自己做饭而不是参加一场大型家庭聚会,但很多人仍将会吃传统的节日大餐。谈到感恩节大餐,每个人都有自己最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