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狗都是同一波被驯化狼群的后裔

基因组学研究者安德斯·贝格斯特伦和同事最近对散落在欧洲和亚洲各地考古遗址里的27只狗遗骨的基因组进行了测序。这些骨骸有4000年到11000年的历史。

把来自古代的基因组与现代狗和狼的基因组比较后发现,所有狗都是来自同一拨始祖的后裔,但原始狗群在向不同方向扩张时,至少分裂出了5个分支。当人类群体分开、迁徙,并与其他群体相遇时,他们的狗子也开枝散叶。狗的DNA表明,狗的种群历史在大多数情况下反映了人类种群的故事。

弗朗西斯·克里克研究所的贝格斯特伦在声明中说:”狗的遗传密码不仅向我们透露了它们的历史,而且还蕴藏着我们人类的历史信息。”。

我们仍不知道,最早的狗在何时何地被我们驯化成家畜。它在1.1万年前就已有了相当复杂的历史,但看起来狗只被驯化过一次。古代基因组表明,所用狗都有共同的祖先,而它们与现代狼并非来自同一祖先。这可能意味着最早被驯化成狗的那种狼,现在已经灭绝了。自从驯化使狼/狗分家后,狼并没有为狗的血统贡献多少DNA。

研究中最古老的狗大约在10900年前与中石器时代的狩猎采集者一起生活在现在的瑞典。它的DNA表明,它的大部分祖先来自狗科的一个东部分支——这个分支产生了西伯利亚狗、北美土著狗,甚至新几内亚歌唱犬和澳大利亚野狗。

但狗的部分祖先也来自于跟随人类进入黎凡特和西南亚的分支。这些DNA的片段可能是狗的祖先遇到另一个种群的狗时,作为纪念品交换而来。换句话说,到1.1万年前,某些狗有时间发展成为一个亚种,在分开移动的过程中分裂成不同的种群,然后再次相遇,交换DNA。

古人类的DNA告诉我们,早期农民从现在的土耳其向北、向西迁徙,大约在8000年前进入欧洲,他们只用了几个世纪的时间就完全取代了已经在那里的狩猎采集者的种群。狗的遗传地图正好和人类一致。

老狗和新基因组

狗的最早驯化年限如此模糊,部分原因是古狗的DNA一直相当稀少。在最近的研究之前,科学家们只公布了6个史前狗和狼的基因组。我们对尼安德特人基因组的测序比史前狗基因组的测序更多——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古DNA测序仍是一个年轻的领域,对于大多数动物来说,还没有很多全基因组的研究。”为了让贝格斯特伦和同事将27个古狗基因组加入到项目名单里,需要多国的考古学家和博物馆协作。更多的古代狗基因组,以及更多关于狗如何融入古代文化和经济的考古学证据,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狗的起源,以及我们共同历史中似乎不一致的部分。

也许有一天,我们甚至可以回答那个最紧迫的问题:”谁才是家里的乖宝宝啊?”

原文:https://arstechnica.com/science/2020/10/ancient-dna-sheds-light-on-our-prehistory-with-dogs/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