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态物理带来的灵感:新社会关系模型

我们生活在一个分裂的时代。红脖子VS黑命贵。绿色能源VS黄金钱包。社会,就像是格陵兰岛的冰川,正在崩溃。

那是超越隐喻的描述。维也纳复杂性科学中心(Complexity Science Hub Vienna)的研究人员创立了社会凝聚力模型,将材料中的相变与我们自己的社区互动 “泡沫”相比较。

他们的模型显示,社会正面临着接近社会纽带断裂临界点的风险,这可能要归功于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社交媒体的崛起。

人类社区的凝聚力以来一直是社会学家的兴趣所在。

由于难以就适当的衡量标准和理想达成一致,研究局面很复杂,很难知道我们今天所经历的是某种真正意义上的崩溃,还是某种随机的动荡。

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包括财富差异和住房在内的因素正在推动邻里之间的分裂。我们的沟通方式正在突破空间上的限制,可以建立超远距离的友谊。

“几十年前,我们必须与其他家庭共享电话线。后来,每家每户都有一条线路;再后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电话。”物理学家和复杂性研究者Stefan Thurner说。”今天,智能手机让我们随时随地与世界各地的人联系在一起,且是同时通过多种渠道。”

信息时代和社交媒体的兴起是为了让全人类团结在一起。但现在很少有人能够保持这种乐观精神。

事实上,该研究表明,通过引入各种全新的社会联系,新技术在社会中制造了分裂。

“当人们不与他人发生分歧或争论时,他们会更快乐,”Thurner的同事Tuan Pham说,他是这项研究的第一作者。”人们也可以说。Like will to like. 为了避免压力,一个群体内的意见有越来越相似、越来越一致的趋势。”

有鉴于此,研究人员将这一态势与奥地利心理学家Fritz Heider————他开创了社会层面的心理学框架——65年前提出的一个理论结合起来。

根据他的社会平衡理论,我们倾向于用最少的心力来维持社会关系。如果不得不耗费更多精力,我们就会感到不快,有时会选择逃避。

如果我们把人际关系想象成一种结构,比如连接我们和任何两个朋友的三角形,那么我们经常会努力调整,比如迅速解决分歧或直接切断联系。

“我们最喜欢的是三角关系中的三个人彼此相爱。”

由上述理论发展出的社会凝聚力模型类似于庞大的分子网络,与我们用来描述晶体的数学方程类似。

在晶体内制造适当的应力,它就会碎裂。提高温度,它就会融化。同样,增加联系,将人类社区内的友谊纽带拉伸得太远,迟早会达到一个临界点,令整个网络无法再维持其形状。

“而在这里,我们清楚地看到了两种社会阶段状态。要么是有凝聚力的,也就是说,有凝聚力和交流,可以进行合作,要么是社会瓦解成由志同道合的人组成的小泡泡。”Thurner说,”虽然泡泡内的人能很好地相处,但跨越圈子的建设性交流已不可能了。社会支离破碎。”

“如果人们驻留在自己的泡沫内,不再愿意离开舒适区,那么作为社会成员,我们该如何就重要的问题进行谈判,并达成妥协,而这正是所有民主的基础?”

这是一个暂时无解的问题,相当于说在工程上制造一种能够承受高温的水冰。如果说有好的一面,研究还表明,我们预期的社交媒体的碎片化程度还没有达到临界点,暗示着我们还有缓解的机会。

该团队现在正寻求使用大型数据集来检验他们的模型。

运气好的话,他们甚至可能发现新技术的解药。

这项研究发表在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Interface上。

原文:https://www.sciencealert.com/social-fragmentation-is-hitting-a-critical-tipping-point-resembling-the-melting-of-ice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