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非洲抵御粮食危机的转基因马铃薯

马铃薯在全球粮食安全中占有重要地位,特别是对于非洲不发达国家。但疾病导致全世界土豆每年减产三分之一。

现在,乌干达国家农业研究组织和国际马铃薯中心的科研人员开发了新品马铃薯,可以抵抗晚疫病。

马铃薯晚疫病:由致病疫霉引起、发生于马铃薯的一种病害。此病主要危害马铃薯茎、叶和块茎。也能够侵染花蕾、浆果。马铃薯晚疫病是马铃薯的主要病害之一,该病在中国中部和北部大部分地区发生普遍,其损失程度因各地气候条件不同而异。

他们使用新的分子技术将抗白叶枯病基因转移到流行的东非维多利亚马铃薯上。

新品种被称为3R Victoria,与乌干达现在种植的农民品种几乎相同,但有一个关键的区别。它包含来自马铃薯近缘种的三个基因,对晚疫病病原体具有完全抗性。

马铃薯是东非地区的主粮,新品种有望显著提高单产,同时减少杀真菌剂的使用。

在乌干达,约有30万小农户种植马铃薯以维持生计,晚疫病可使农民损失60%的马铃薯产量,每年为当地造成约1.29亿美元的损失。

在埃塞俄比亚,估计有100万农民种植土豆,有多达70%的耕地用于种植马铃薯。

马铃薯是对抗营养不良的关键。全球有10亿人食用它们,使它们成为仅次于稻米和小麦的全球第三重要粮食作物。

它们提供低脂的碳水化合物。此外,与大米和小麦等其他主食相比,土豆和块根作物具有显著优势:用更少的土地和水生产更多的食物,并且在提高生产力方面具有巨大的潜力。

它们适于本地生产,不受国际贸易波动的影响。

非洲为了战胜饥饿并实现粮食自给自足,土豆是必不可少的一环。

目前,小农户必须每三天使用一次杀菌剂来控制晚疫病。化学品的成本估计占总收获价值的10%至25%。

无疑,使用它们会减少农民的收入,并对人类和环境造成有害影响。

3R品种取消了对杀菌剂的需求。这意味着农民可以节省金钱,且每年都有更大的机会获得丰收。由于疾病风险降低,这也意味着可以在晚疫病最盛的大雨季种植农作物。

晚疫病可以出现在农业种植的各个环节,是对粮食安全的重大威胁。特别是今年,非洲受到了双重打击:冠状病毒和晚疫病。

但是,只有法规完胜并资金充足的国家才能推广生物工程作物。

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埃塞俄比亚和尼日利亚已开始从生物工程作物中受益。在尼日利亚,一种抗虫豇豆使单产提高20%。

自1990年代以来,生物工程作物已产生了约1860亿美元的额外产量。然而,因为舆论和争议,这些收益目前还集中在6个国家中——没有一个在非洲。

与世界其他地区一样,转基因作物的部署引发了有关现代农业的安全性,环境影响和社会后果的讨论。必须通过建设性对话,信息共享以及在伙伴之间建立信任来解决这些问题。

具有技术能力的研究组织与国家农业机构之间应建立伙伴关系,以开发适应当地条件的生物工程作物。

非洲有很多机会在更少的土地上种植更多的粮食,同时保护环境,保障千万公民免于饥饿。

但是要实现这一目标,非洲各国政府需要对经过科学验证的新技术(包括生物工程作物)持开放态度,并适当使用它们。

原文:https://www.sciencealert.com/scientists-create-a-new-potato-with-complete-resistance-to-a-disastrous-disease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