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0位国际象棋大师里,只有37名女性

Netflix以国际象棋主题的网剧The Queen’s Gambit 大受好评。现实世界里的女性棋手一直在努力攀登国际象棋之巅。在1600多位国际象棋大师中,只有37名女性。目前排名最高的女性棋手侯逸凡世界排名第89位,而女子世界冠军居文君则排名第404位。

为什么会存在如此大的性别差异呢?最简单的思路或许是,选择下棋的女性更少,基数太小,所以出成就的可能性就更低。

但真是如此吗?

比较有争议的另一种解释是,男性天生更适合这项运动。

事实证明,在包括象棋在内的众多领域里,女性表现出较高的风险规避性和较低的竞争力,这可能是由于睾丸激素的差异所致。但是,具体到国际象棋,激素证据还不充分。

另一方面,有人认为性别差异主要来源于社会和文化压力。

一个经常被引用的例子是匈牙利的朱迪特·波尔加(Judit Polgár),她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强的女性棋手,并且是唯一一位跻身世界等级分前十的女性。她的父亲是位心理学家,认为天才是被创造出来的,而非天生的。所以,他的三个女儿从三岁起就开始接受国际象棋教育,最终都取得了不凡的成绩。

朱迪特·波尔加世界排名第8,她在2015年退役时,赞同其父的思想,她说:“我们有能力与男人抗衡。这不是性别问题,而是教育的问题。”

尽管波尔加取得了成功,但关于女棋手的刻板观念仍然存在。她的姐姐苏珊(Susan)也是女子世界冠军,她说:“当男人输给我时,他们总会说自己今天头疼……我就没赢过一个健康的男人。”

The Queen’s Gambit里主角的原型是美国的鲍比·菲舍尔(Bobby Fischer),他曾经说过,女性是“可怕的棋手”,“我不认为她们应该陷入智力纷争;她们应该做家庭主妇。 ”

特级大师卡斯帕罗夫在某期《花花公子》上说,“女性国际象棋棋手不算真正的职业棋手。”

刻板印象,会损害女性的信心,降低兴趣和导致自我实现预言的恶性循环。在数学、科研和管理领域,对妇女的刻板印象,都观察到了上述效应。

在一项研究中发现,如果不显示彼此的性别,则在网络游戏的表现中不存在性别差异;但是当知道对方是男性时,女性玩家的表现较差,而当知道对方是女性时,表现则好于匿名时。

我们所知道的是,国际象棋界正在发生变化。在2001年,只有6%的职业棋手是女性。到2020年,比例已上升到15%以上。

部分原因可能是“平权运动”所致,如国际象棋联赛要求俱乐部在队伍中至少安排一名女性选手。这不仅增加了女性棋手的收入,而且示范效应带动了女性的参与率。

一项尚待同行审查的研究指出,法国女棋手的比例在规则变更后的几年里显著增加,而且男女精英棋手的等级分差距也在缩小。

The Queen’s Gambit会成为未来的催化剂吗?它是Neflix观看人次最多的集剧,在60多个国家中排名第一。

自播放以来,与国际象棋相关的Google搜索量猛增。过去的研究表明,受欢迎的电视节目可能会对与性别相关的现实状况产生重大影响。

至于我们是否能看到“Netflix效应”,就留给时间去证明。

原文:https://phys.org/news/2020-12-gender-imbalance-top-level-chess.html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