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的变异新冠病毒可能对抗体有抗性

初期数据表明,新冠病毒的抗体可能对南非发现的变异新冠病毒没啥作用。

最近,科学家担心这种名为“501.V2”的变异病毒可能会对新冠疫苗有抗药性。专家指出,这种变异病毒在其突刺蛋白上出现了大量的变异。

获批的疫苗都是以突刺蛋白为目标,所以如果突刺蛋白变异的太厉害,那么疫苗的效果就可能没那么好了。同样的,抗体药以及人们在患COVID-19后自然生成的抗体对这种变异病毒的保护作用可能会打折扣。

1月4日发表在预印本数据库bioRxiv上一项研究表明,501.V2可能真的是这样。这项还没有经过同行评议的研究发现,它突刺蛋白上的变异使其更不容易受一些人的抗体的攻击——但重点在于这些变异不会使病毒无敌化,只是比较不容易受到抗体的攻击。此外,虽然有些人的抗体无法和变异病毒良好的结合,但其他人的抗体仍旧能和它正常结合。

作者写道:“变异病毒在影响血清抗体结合和中和的程度上,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比较大,”也就是抗体阻止病毒感染人体细胞的有效性。即便如此,突刺蛋白上E484处的一个变异是一个潜在问题。对一些人来说,E484处的变异意味着抗体阻挡病毒进入细胞的能力减弱了不止10倍。

作者在一条推文上指出,不幸的是,501.V2在E484点位有一处变异,“别的地方分离出来的病毒株上也是一样”。这意味着这种变异病毒可能对一些人的抗体以及对抗体药物更具抗性,但作者指出,还需要更多的研究去弄清疫苗产生的抗体是否也会受到这样的影响。

该团队通过放大突刺蛋白的“受体结合区域(RBD)”得出了这些结论,这一部分的突刺会直接和细胞表面结合。根据发表在11月12日刊《细胞》上的一篇研究文章,抗体的目标各有不同,那些针对于RBD的抗体才是消灭新冠病毒最为至关重要的。作者指出,由于这个原因,RBD的变异才能帮助变异病毒躲过免疫系统。

该团队整理出了RBD不同的变异会怎样影响其结构,又会怎样进一步影响到与其结合的抗体能力;然后他们在转基因的酵母细胞的表面上培养了这种变异的RBD。在一项被称为“中和试验”的试验中,该团队将变异的酵母细胞与血清抗体相结合;这些血清样本是从COVID-19康复并产生抗体的患者身上采集到的。

该团队还对被称为“假病毒”的人造病毒开展了试验,这种假病毒类似于SARS-CoV-2病毒,也和酵母细胞一样带有变异的RBD。这些假病毒被和人体细胞以及样本抗体一起培育,以弄清这些抗体是否能保护细胞不被感染。

平均看来,E484点位的变异在抗体结合和病毒中和上展现出了最大的影响。即便如此,该团队在文章中写道,从个人水平上来看,“少数样本基本上没有受到E484变异的影响”,而其他变异则突出成为了更大的问题。比如说,一些康复患者的抗体样本没有很好的和“443-450环”变异的RBD结合,该结构也是再生元公司名为“REGEN-COV2”的抗体鸡尾酒疗法的中和对象。

作者指出,当我们越来越深入的了解到不同变异对SARS-CoV-2免疫力的影响,使用疫苗产生的抗体开展类似的试验也将十分重要。好在E484变异只是削弱了一些血液样本测试中的中和活动,它们并不能完全抹杀抗体的能力。作者写道,这增加了现有疫苗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功效的可能性。

FDA前任局长Scott Gottlieb博士说,在我们持续关注501.V2变异病毒的同时,当下的首要工作是尽可能的让更多人接种上疫苗。

“这种新变异病毒在与人类抗体相结合的突刺蛋白部位发生了变异,而这种结合是为了清除病毒,所以这很让人担忧,”Gottlieb说,“目前,疫苗可以成为对抗已经在美国获取立足之地的变异病毒的坚实后盾,但我们必须要加快疫苗接种的速度。”

原文:https://www.livescience.com/south-african-coronavirus-variant-antibody-resistant.html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