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脱内衣 @在公交车最后一排做

学生会主动改变做事风格,有了他们的积极性,校招的事情准备的很快,就好像之前从来没有被耽误过一样。

效率清奇!

不得已而为之,他们也是没有办法,周副校长可是在内部大会上拍着桌子说了,要是谁再拖后腿,让他不舒服,他肯定会让这个人不舒服斯基一辈子。

开玩笑,堂堂大副校长的狠话是开玩笑的吗?

真要收拾一个学生,只要动动嘴皮子了,毕业了都别想舒服,当然了还要先考虑考虑能不能顺利的毕业。

所以,即便是藜麦,即便还他和周副校长的关系十分的紧密,尽管他马上就要毕业即将放下这个学生会主席的位置,但也是收拾好无为而过的心态,努力上心的协调者相关的工作。

“林诗雅,你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安排一组欢迎的队伍吗?怎么就这么几个人?花呢,没花怎么欢迎人家牧马人公司的人……”

管事的藜麦现在是什么瞎七八糟的事情都要去插一下手,指点一番江山。

不管是什么地方都要出现他的指导,学生会下面的几大干部,一个个的都被他训斥了一遍。

不论是对还是错!

“这怎么就少了,二十个人的欢迎队伍,还不够重视,还不隆重啊。”

林诗雅气的牙齿发白,今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藜麦说了,以前对他的一点点好印象算是在这么短短的几个小时全部败光,败了个一干二净。

就算是市里的主要领导来学校视察,也没有这么大的阵仗过,就这还不满意,难不成还让她把全校的女生都招来站在大路两边夹道欢迎吗?

再说了,就这二十人的队伍,还是她找了学校“专业”的啦啦队来撑门面的,不是玩笑,一水一米七以上的大水娘们,职业的笑容,专业的呼喊,效果保证一水的爆。

就这,藜麦竟然还不满意,他怎么不上天,不去找七仙女来应援啊?

“那花呢,手里花都没有,光秃秃的就光喊啊?”

老实说,就这二十多个大长白腿往那一站,感觉已经是好到爆了。

要在往常,藜麦哪里有时间挑刺,眼睛都看花了,可现在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没事找事,鸡蛋里面挑骨头。

“怎么就没花了,手里的拉丝球不是和花一样的效果吗?”

林诗雅的针锋相对继续,她是女人她怕谁,再说了一个马上要退位的学生会主席,她才不怕不担心呢?

拿着鸡毛当令箭,真把自己当皇帝老子了?

“你管那叫花?”藜麦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难以置信的反问林诗雅,“我要的是鲜花,活的那种。大姐,做事有点诚意好不好,周校长开会时说的话,你没听懂吗?一切以对方公司满意为上。你拿这玩意糊

弄人,要是搞砸了谁负责?我,还是你?”

对于林诗雅这个女人,藜麦一直觉得自己看不透。

当然,能进入学生会成为宣传委员的人,肯定是有其优秀之处的,曾经的他甚至还起过追求的心思。

不过因为他当时处于好几角的热恋之中,最终因为精力不足而没有去实施,之后也就不知道为什么淡化了这样的心思。

“好了藜麦,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形式,真花假花无所谓的。”

这场戏高牧看的也是足够了,看着其他人都远远的离开,只能是他上前劝导。

“高牧,你站哪边的?”

藜麦没有接受高牧的好意,也没有觉得他的话是在给自己递楼梯。

“我哪边都不站,只是实事求是。要我说,这个啦啦队都么必要整,做点实际的事情难道不好吗?周副校长的意思,似乎不是让我们把精力花在这些虚无的行为上吧?”

有时间搞这些,还不如把时间花在如何圆满的举办这次的校招更好。

周副校长在内部会议上说的意思,其实都是他的意思,到底是什么样的意思,难道他还能不知道吗?

反正绝对不是藜麦搞的这个意思,他就不是个喜欢虚的人,还是这么的虚。

“高牧,你虽然是副主席,但也只是个刚刚进会没多久的副主席。”同样是学生会的副主席,林诗雅和藜麦对呛的时候消失不见的陆添,在高牧出声之后也突然凭空出现在了藜麦的身后,并且摆出一副忠心护主的架势,“我们魔都大的学生会还是要以藜主席为中心的,他说怎么办,我们就应该怎么办。”

“要我说,这些塑料丝确实是太不像样的,就算是塑料花也比这个强啊。林部长,还是换了吧。”

不等高牧回答,陆添继续数落起了林诗雅。

“陆副主席。”一个副字被林诗雅呲着牙齿喊了出来,“你要是觉得自己很空闲,我不介意把我的事情分给你一些的。既然你这么有爱心,要不请你去更换些鲜花来如何?”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