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情结/ 回老家车上和儿子做了

  慕容超看着城下那安静肃立,不动如山,连马儿也都套着嚼头,一动不动,如同雕像一般的一万铁骑,叹了口气:“现在几乎所有的部队都派出去了,只有这一万铁骑在这里守着,这城中的军士,不到两千,还有几百人要看守着那些反贼,若是这一万铁骑真的全派出去,那这城中几乎是空城一座,朕想出击,也是觉得在铁骑中更加安全啊,不完全是为了亲征。”

         公孙五楼微微一笑:“陛下的圣意,五楼自然清楚,不过,您在皇旗在城头飘扬,才能让前方的十几万将士看得到,若是皇旗不在,只怕不少人会以为陛下出事,军心会崩溃呢,稍后等五楼完成了手上的任务,会亲自率领这百战铁骑出击,陛下不用担心。”

    慕容超勾了勾嘴角:“这里也没有外人,朕就跟从前一样,跟你有话直说。你带百战铁骑出击,不是不行,但是这城中可是有几百兰花暗卫啊,他们可是对慕容兰死心踏地,刚才你也说了,这些人死硬得很,不肯归顺,我不知道国师把他们带到这里是为了什么,但现在只有他们全都给斩杀,朕才会放心,不然万一他们用那些死士的手段解除束缚,在城中突然发难,那朕可就危险了。”

    说到这里,慕容超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远在几十步外或者是在城下值守的禁军士兵们,说道:“这些人多是我大燕的大臣将军的子侄,宿卫宫中,不排除有些人心怀叵测,因为说好听点他们是禁军,说难听点是人质,他们的父辈手握兵马,掌握权力,要是害了朕,说不定自己可以自立。当年先帝在时,就曾经遭遇过禁军的背叛,后来虽然加强了筛选,但也不能面面俱到,而且他们没真正打过仗,要是刘裕真的强攻,只怕晋军还没攻城,他们就会一哄而散,把朕置于这些人中间,朕实在是有点不安哪。”

    公孙五楼自信满满地说道:“陛下勿虑,国师从不打无准备之战,他带这慕容兰的手下来这里,不是让他们临阵投敌的,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这些人,愿意为陛下效力。”

    慕容超的脸色一变:“他们真的肯为朕效力?不可能吧。”

    公孙五楼笑道:“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慕容兰就是他们的一切,我们以慕容兰的性命要挟,不怕他们不乖乖听话,陛下且看,现在就是他们为陛下尽忠的时候啦!”他说着,举手指向了天空。

    慕容超顺着公孙五楼的所指看了过去,脸色顿时就变了,只见两百多个膨胀的,气球一样的东西,升到了半空之中,高过城头两丈左右,气球的下面,放着一个四尺见方的吊篮,两个人站在吊篮之中,正顺着刚刚刮起的北方,这些气球缓缓地向着战场的方向飘去,在经过城头时,那些吊篮之上的人,齐齐地以鲜卑军礼,以手按胸,向着慕容超行礼致意呢。

    慕容超这下吃惊地半天说不出话来,直到他看到了一个彩色的气球,就从他头顶三丈多高的地方飞过,一个全副戎装的美貌女子,在向他行了个礼后,高声道:“愿陛下善待兰公主,我等虽死无憾!”

    慕容超一下子回过了神,指着这个女人,对公孙五楼说道:“此女不是那个兰花暗卫的队长,叫无双的吗,她怎么也…………,呃,这些个会飞的东西,究竟是什么鬼?!”

    公孙五楼得意地说道:“此物名叫孔明灯,乃是当年蜀汉丞相诸葛亮,根据古代的机关术所发明,陛下请看,那气球之中,是用一些古法道术,灌进了仙气,可以让这气囊打开,直升而上,只要在仙气下面继续生火,以三味真火催动仙气鼓动,就能把整个气囊撑开,飞到空中,并顺着风势去自己想要的方向。”

    “国师早就算好今天这时候会有北风,所以一切的布置,就是为了这个的,只要这两百个气球里的五百暗卫,能飞到晋军的帅台上空,然后凌空一击,就算是狡猾如刘裕,也绝想不到这种神兵天降的打法,必然大乱,晋军只要中军一乱,帅旗落地,那必然四面崩溃,举营倾覆,到了那时候,就是臣率这最后的一万铁骑出击,打着陛下的旗号,亲手取下刘裕首级的时候啦!”

    慕容超乐不可支地握住了公孙五楼的手:“好,太好了,五楼,你的想法跟朕的所想,完全一样,到时候,你穿上朕在一边的备用铠甲,就以朕的名义,号令节制攻进晋营的诸军,这一战的首功,朕一定记在你的头上!”

    公孙五楼感激得两眼泪水汪汪,抽泣着说道:“五楼,还有五楼死去的兄长,一并在这里感谢陛下的大恩大德,陛下您就是五楼的再生父母,五楼一定…………”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疑道:“可是,陛下不是已经授权给国师,让他统帅全军了吗,这回又要让五楼…………,呃,是不是不太好?”

    慕容超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看着那一大团已经飘离了城头,渐渐远去的孔明气囊,沉声道:“这是朕的国家,军队,不是他国师的,这一战,打到最后,朕要让所有将士明白,谁才是真正的统帅,明白了吗?”

    公孙五楼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连忙磕头道:“五楼明白,五楼知道该怎么做了。”

    慕容超上前的扶起了公孙五楼,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好,去吧,不要让朕失望,飞马旗和朕的大燕皇旗飘扬在晋军帅台的那一刻,朕保证,你今天所有的付出,都会有所回报!”

    说到这里,慕容超转头对着几十步外的宿卫沉声道:“来人,给我把公孙归将军的首级取下。”

    公孙五楼的脸色一变,正要开口,慕容超摆了摆手:“好了,五楼,带着你大哥一起冲锋吧,朕给你这个亲手为他洗清屈辱的机会,到时候你用刘裕和那些晋将的首级,好好祭奠你大哥!”

    公孙五楼咬了咬牙,转身就走:“不破晋军,再不见陛下!”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