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烈碾压他的敏感点 /男朋友想在楼道里要我

 “要在丰润驻留更久?”刘思诲皱起眉头,“文起,户部给我们各县拨付的赈济粮寥寥无几,而且府里还转移了一大部分给密云、怀柔、昌平这些北部州县,我们落到手里更少,这些流民要过来,根本不够用,如果再要不走,那我只有让民壮驱赶了。”
         “忠甫兄,你这样做恐怕不合适吧?”文震孟抗声道:“户部是把足额粮食拨付到了顺天府的,至于你们府里如何安排,你应该向府里反映,流民过境也不过就是几日时间,也是因为你们这几个县准备工作不足,才会导致流民行进速度缓慢,人家永平府那边早就准备妥帖,这两相对比,差别太大了。”
    刘思诲脸色不善,瞪着眼睛看着文震孟,文震孟也不甘示弱,一样虎视眈眈。
    原本文震孟是打算唱白脸的,但是谁曾想这刘思诲说话太过分,而且还把矛头指向了户部,这就让文震孟不能忍了。
    “文起,你这是来找茬儿的不成?你还不是御史,等你到都察院干事儿,才能说这些也不为迟!”刘思诲毫不客气的反击。
    “我是户部安排来检查督导流民迁移的官员,自然有权力义务指出问题,你是丰润知县,虽然流民尚未到,但是一路看来,你们基本的准备工作都没有开展,如何应对流民过境?你们这样做必定会造成不良后果,贻误大局,我给你提出来,难道不对么?”
    文震孟铿锵有力的话语让刘思诲既感到羞怒,又觉得理亏,的确这段时间他的心思都放在督促自己县里民众的安顿问题上了,其他地方流民过境不是自己本份儿工作,而府里也不来气,他自然就松懈了。
    但要说来,府衙也是安排了的,只不过力度不够而已,但最终出了状况,追究责任起来,首当其冲肯定是县里边。
    见二人顶牛,冯紫英心中暗笑,原本说自己来当红脸,现在可好,角色调换,自己就来当白脸了。
    “忠甫兄,文起兄,莫要生气,都是一心为公,何苦闹得脸红脖子粗?”冯紫英起身一揖,“忠甫兄,文起兄也是心忧国事,我们也理解当下丰润的难处,顺天府里拨付粮食不足,但请县里先行动用赈济粮准备,这边我会立即上书给户部,请户部再增拨,若是户部没给够,我以我个人作保,定当给丰润补齐如何?”
    冯紫英的干脆态度让文震孟和刘思诲都为之一惊。
    要从户部再要增拨难度可不是一般化的大,定了多少就是多少,岂会因为你下边有难处说多要就多要?
    更何况这是顺天府里扣留了一部分转给情况更糟糕的密云怀柔几个州县去了,也不是谁私吞了。
    “当真?”心念急转,刘思诲立即接上话道,这等事情是避不过去的,从刘思诲角度来说,他也只是希望能节省几个算几个,毕竟丰润这边流离失所的民众数量也不少,多留几分粮食,就能多解决一些麻烦。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岂敢在忠甫兄面前妄言?”
    冯紫英对去玉田和宝坻都不抱多少希望了,流民已经在路上,现在再要他们从头开始来安排,时间拖了,问题更大,也解决不了,还不如请丰润这边尽可能做好周全准备,自己和流民代表沟通,请他们再熬一熬,坚持到丰润境内就能缓一口气。
    “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
    刘思诲当然知道对方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开出如此优厚条件,冷哼了一声:“紫英你说。”
    “粮食问题是大问题,我承诺予以解决,但是现在天气寒冷,流民千里跋涉辛苦疲惫,我希望忠甫兄能在丰润境内设立三到四处歇脚点,尤其是在玉田和丰润交界处设立一处歇脚点,准备足够的粥汤、热水、柴草和木架,以及必要的药材和郎中,以便于老弱妇孺和患病者能得到必要的休息,让他们能稍微缓一口气之后再继续前行,……”
    听闻冯紫英提出这样一个不算条件的条件,刘思诲和文震孟一时间都为之失声。
    这根本就不算条件,而只是要求县里多几分落实罢了,本身当初朝廷确定此事的时候也就有这些要求,只是没有这么细化详尽罢了,都如果是经常干这一行的,应该都能想得到该如何来办好。
    脸色复杂,刘思诲叹了一口气,“紫英,你这是在打我的脸啊,若是这等条件我都还不能满足,那我这个官似乎也就当得有些有愧于人了。好,我答应了,我会安排下边人安排三处安歇点,准备足够的木棚或柴草,起码每日能够容纳两千人休整,足够的热水粥汤,至于郎中和药材,我只能说尽力而为了,也请紫英多谅解,丰润条件有限,县里现在也是一屁股烂事儿,……”
    刘思诲官声不错,这一点冯紫英也有所了解,进士观政之后曾任临淮知县,在凤阳那边官声颇佳,也算是一个较为务实的官员,这也是他前次南下江南时在金陵无意间听闻的。
    在冯紫英看来,对大周朝的官员真的不能要求太高,只要能做事愿意做事儿就足够了,至于私德,往往私德甚好的,却在能力上不足,又或者过于清正古板,反而做不成事,因小失大。
    刘思诲不属于此类,冯紫英所以就用这种方式来赌了一把,还好,成了。
    从丰润县衙里出来,文震孟就忍不住慨叹:“紫英,你这样做可知道会给自己添太多负担?山陕商人那边就那么好说话?”
    “文起兄,流民马上就要进入丰润,我的人了解,宝坻和玉田那边的准备很糟糕,如果丰润这边也是那样,三分之一的人恐怕都熬不到永平这边,所以丰润是很多人的极限了,我不愿意去冒这个险,真要出了乱子,就要花更大的代价才能挽回,……”
    冯紫英淡淡地道:“忠甫兄还算是能做一些事情的官员了,宝坻和玉田那边我不抱希望,所以只能这样以退为进,……”
    文震孟也是叹息不止,在来之前他就感觉到顺天府这边的官员不太配合,之前还觉得是不是因为冯紫英提到的梅之烨的缘故,现在看来不完全是如此。
    这几个县受到蒙古人的袭扰影响比预估的更大,但顺天府那边却似乎不太了解,一味考虑北面去了,没有更多考虑这边的难处,所以这边的官员都有怨气。
    “那宝坻、玉田那边……”文震孟迟疑了一下。
    “还是要尽一下人事,不如这样,文起兄辛苦你跑一趟宝坻,能做到什么程度到什么程度,玉田这边是最棘手的,我得督促着这些流民尽快动起来,但玉田县里也要花一些力气才是,就由我来,……”
    文震孟当然清楚玉田这边是最糟糕的过了玉田县城的流民前部大概有一万多人正在逶迤向丰润前行,而在玉田县城左近的就聚集了接近两万流民,从宝坻过来的路上大概还有一万多流民。
    可玉田县这边基本没有怎么管,除了派出了民壮和少量粥饭外,几乎就是放任自流。
    和文震孟分手,冯紫英也才舒了一口气。
    宝坻那边他是不抱希望的,玉田这边也需要花些心思,看看能不能寻找到这些官员的弱点,让他们能实实在在做点儿事情。
    “玉田知县郭止规,彰德府人,此人在玉田知县位置上已经五年,为人迂腐,重规矩,不好实务,好沽名钓誉,……”
    听见吴耀青的介绍,冯紫英就觉得头疼。
    他是最怕和这类官员打交道的了,自以为清正廉洁,但本质却是无能,不好实务的言外之意就是不喜欢做事,一个沽名钓誉更是说明此人的心态。
    这等人而且往往还不怕你上边儿压他,甚至以违抗上司命令为傲,自诩强项。
    “走吧,再怎么也要去见一面,成不成我们也就要尽一番心意。”冯紫英也在考虑如何对付这类官员。
    事实上这类官员在各地和朝中都不少,但是他们很多还都是进士举人出身,典型的高分低能,甚至处理政务还远不及他们自家幕僚和麾下的一些吏员,但他们却能执掌权柄。
    从丰润到玉田距离不算近,在沽河渡口等船时,冯紫英就看到了河对岸黑压压一片,三五十人成群的流民扶老携幼,散乱的分布在整个河对岸的高地上。
    有些扛着袋子,有些背着包袱,更多的还是挑着担子,这些人群中能有大车的极少,基本上都是靠背扛肩挑来把自己家中唯一一点儿家底儿带着出走。
    河这边的人一样不少,先行渡河过来的不少就在河岸边上休息,紧挨着渡口的是一处山坡,山坡背后一片榆树林,枯黄的杂草沿着河岸蔓延,许多走累了的流民甚至不顾地湿,寻一处稍微干燥一些的地方,用身上的皮子或者搁一堆草便垫上就躺下休息了。
    冯紫英催马上前,看着眼前这一片狼藉,这里已经属于玉田了,而河岸那边则属于宝坻,都几乎没有人管。
    叹了一口气,冯紫英勒马回转,“走吧,回县城,我该去见见郭知县了。”
    “嘣嘣!”声响,在喧闹的河岸上显得那么不经意。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