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愫(民国 h)莞尔po18/ 双飞俩中年女人

  白善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思,等客人们都到了以后,他一边请众人吃菜喝酒,一边谈起在长安的生活,已经皇帝对降臣的优待。
    当今对投降的将军大臣,甚至是王孙贵族都很优待,只要你有本事,哪怕你曾是他国王孙,也可以凭借自己的本事封侯入相,甚至是领兵镇守一方。
         这些都是有先例的。
    只要不再作死的造反,就算是犯错,皇帝对他们也会比一般的臣民要优待点儿。
    同样有先例。
    高句丽不过是大晋的一个蜀国,所占之地只比二三州,连一道都比它大很多,所以你们在这里能有什么前途?
    更不要说你们任人为官还是完全看的家世和权势,若是家主在此事犯了什么事,那子孙后代几代内都不会有机会再进入权力的阶层。
    不似大晋,除非罪大恶极,不然不会祸及子孙科举。
    除了科举,还有察举,甚至还能花钱买官,各种各样的办法,只要你有才,有钱,或者有权,你总能找到一个适合出人头地的方法。
    你们一个藩属国有这些吗?
    而且人为何想要权势地位?
    还不是为了荣华富贵的生活?
    但高句丽才多大?又地处苦寒,哪里比得上整个大晋那么宽广,富裕,投降以后,天宽海阔,任你行走,可比藩属臣民进出大晋方便多了。
    更不要说,投降的将臣和家族,天生就有功,到时候求个官职一点儿也不难。
    虽然大家知道白善不怀好意,说这些话就是为了晋国劝降的,但大家还是忍不住听进去了。
    这就是耨萨不愿意他们接触的原因。
    人皆有私心,谁说劝降就得暗着来?
    白善光明正大的来,难道听的人就不会往心里去了吗?
    自然不是的,哪怕他们再义正言辞,面上多严肃的和白善辩驳起来,白善还是看出了他们心底的犹豫和纠结。
    他又不需要他们立即给回话,只是笑了笑,并不强求,只是转身却让人给他们准备了不一样的回礼。
    白善亲自将众人送到门外,每个人都送了一个盒子,他笑道:“这是在下从长安带来的土产,不是什么好东西,诸位拿回去赏玩赏玩。”
    他笑道:“我是真心为诸位着想的,也是真心想要劝降二王子的,还请诸位见到二王子时能替在下劝说一二。”
    众人没想到他会当面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是当着门口守卫的面说的,一时无言。
    白善却没有停止,他道:“先人有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天下大势本就是分久必合,辽东一带和中原分离的时间也够久了,二王子何不顺应时势呢?”
    他笑道:“以二王子之能,焉知不会成为下一位阿史那将军,名留青史?”
    众人再度沉默,接了礼物后便告辞。
    他们没有立即去见高二王子,而是先在马车上拆了盒子,看到里面的珍珠/宝石/香料,只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定在了盒子里的信上。
    当即拿出来拆开看。
    有的人面色不变,毕竟依旧是他说过的劝降之言,只不过上面更加直白的做出了承诺,只要他们投降,便许于官职,若是能劝服二王子投降,那许诺的官职只会更大。
    元益几个是面色不变,而是沉思着该直接回家,还是转弯去见一见二王子。
    而中途跟来的蒙老爷等人却面色一变,因为信的抬头是他们的名字,不仅如此,每一封信的劝降之言和许诺的东西还不一样。
    蒙公子也惊讶不已,“父亲,我们是临时起意过来的,他之前也并未中途离开,如何能如此快速的写下这封劝降书?难道他们使臣团中还有智囊?”
    蒙老爷用手指摩挲了一下字,抬起手来闻了闻后摇头,“这不是刚写的,甚至不是今日才写的,只怕他早已猜到我们会来。”
    “那……”
    蒙老爷垂眸思考,半晌后道:“我们家中的粮食也不够了,答应给二王子的那一批粮草先拖一拖,问起来就说还在筹措,库房里实在是没有了。”
    蒙公子一怔,低声问道:“要是……他们用强怎么办?”
    “我们蒙家世代在安市城经营,也不是吃素的,你回去就将各店铺的伙计都招到家里来,将院子护佑起来,二王子那边,得等一等,我想,这信必定不是我一个人收到而已。”
    蒙老爷感叹,“这位白使臣毫不顾忌的当面劝降,这是用的阳谋啊,可见晋国底气很足,二王子不该同意将军们来见他的。”
    蒙公子:……将军们要是不来见他,他们也不能跟着来见呀。
    蒙将军却在感叹,“时也命也,若不走这一趟,我们也不会想着顺应时势。”
    薛贵站在白善身后一步,和他一起目视所有的马车离开视线,他好奇的问道:“大人不怕他们去见二王子吗?”
    白善笑道:“我这个使臣本来就是来劝降的,现在做的不过是本职工作,我还想他们能替我劝一劝二王子呢,又怎么会怕他们去见二王子呢?”
    白善在门口守卫的盯视下转身回院子,待回到大堂才问薛贵,“信都按照他们的身份放进去了吧?”
    “是。”薛贵拿出剩下的五封信,“这些家里没来人。”
    白善接过,招了招手,等侍卫端了火盆来以后就将里面的信都拆开,然后一封一封的烧了,“可惜了。不过虽然来得人比我预想的少,但来的都是重要的人物,显然,这边人心浮动的不少。”
    薛贵:“真的能收买劝服他们吗?”
    白善:“谁知道呢?”
    他很光棍道:“我已经做了我的努力,至于成不成,剩下的就看天意了。”
    薛贵:……感觉好不靠谱。
    大吉进来问:“好也,我们要离开吗?”
    这事儿传到二王子耳朵里,他肯定会生气,只怕会对白善用粗。
    白善想了想后摇头,“不,我们要是现在走了,才收到信的人会对我们信心大失,不妥,再等等,不危及性命我们都不跑。”
    薛贵就觉得白善胆子也挺大的,不愧是能上战场的人,勇气还是有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