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订婚前几天被丈夫杀害抛尸,妈妈决定放弃民事赔偿要求法院严判

江西女子小易订婚前5日被丈夫杀害一案近日有了新进展。4月20日上午,小易母亲张女士告诉潇湘晨报记者,为了让法院严判犯罪嫌疑人,她决定不提起民事诉讼,放弃赔偿。下午她将与律师到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沟通情况,等待检察院提起公诉。

“我们的律师已经写好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起诉状,但是我已经想好了,现在不交起诉状什么也不提,这个凶手太残忍恶劣了,对社会造成的影响是非常恐惧的,我坚决要求法院严惩凶手判死刑,立即执行,给我可怜的女儿一个交代。”张女士说。

王某龙母亲给张女士发来的道歉短信。

2020年10月13日,年仅28岁的小易被丈夫王某龙杀害,二人原定于5日后举办订婚仪式。据当地警方通报,两人系夫妻关系,因琐事发生口角,当晚王某龙在其家中将小易杀害,并于16日凌晨抛尸至赣江大桥周边水域。通报显示,王某龙1995年出生,2020年8月自南昌某教育机构离职后至案发为无业。

张女士透露,女儿小易和王某龙于2017年相识后恋爱,案发时已领证,两家人原商定于2020年10月18日举行订婚典礼,但订婚前几日自己突然联系不上女儿,后来才知女儿已被王某龙杀害,事后王某龙还假扮女儿在微信上与自己联系,制造未遇害的假象。

南昌市公安局新建分局鉴定意见通知书显示,小易系被他人扼颈致机械性窒息死亡,死者颈部损伤为生前遭受钝性暴力作用所致,扼颈可形成。

对于女儿与王某龙的交往,张女士称,因不看好王某龙,她一开始就并不支持,曾给女儿做过思想工作,但最后作罢。两人确定关系后,王某龙搬进小易家中同居,如今张女士后悔不已,“现在想想,我最不应该的就是让他住进我们家,我这是引狼入室。”

此前张女士透露,案发后王某龙做了精神疾病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其没有精神病。

对话张女士:

目前案件的情况如何?

张女士:提交到中级法院去了。我们和律师下午会到南昌中级人民法院去,我想好了不附带民事起诉,就不需要交起诉状了。下一步检察院就会提起公诉,写好起诉书等待法院确定开庭时间。我现在活得毫无意义了,就希望凶手杀人偿命,给女儿一个交代,还社会一个安宁。

对方(王某龙)家属给我打过几次电话也发过几次短信,希望我能给他一个机会。她说她儿子当了杀人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希望我能给他们一个来道歉的机会,但是我没有理他们。前段时间对方还提出要做精神鉴定,结果出来了就显示他是正常人,没有精神上的疾病。

事发当天你怎么知道你女儿遇害的?

张女士:当天我看到那个现场(小易与王某龙住处)惨不忍睹,公安在那里拍照,我心想不得了,我女儿出事了吗,我就往里冲。我只看到我女儿的一双鞋在家里,电话又打不通。我当时脚都软了瘫坐在地上,但我还抱有一丝希望,就是希望我女儿只是被他打伤了,送去医院抢救了。后面我们去公安局,对方问我身体还好吗,我就知道我女儿没了,我一下子瘫倒在凳子上了,他们就给我送到医院去了。听到我女儿去世的消息,我站都站不住了,后面两天我在家里也晕倒了好几次。

你了解到事发原因是什么?

张女士:说就是因为一个指甲剪的事情,他们争吵了几句,然后他就凶神毕露。我女儿感到不对劲了想往外跑,他一把拉住我女儿不让跑,把我女儿推到厕所的门上,弄得我女儿无路可退。他首先用左手掐我女儿,我女儿敲他肚子求他放手,然后他开始用两只手掐,把我女儿活活给掐死了。

事发之后王某龙做了什么?

张女士:他10月13号把我女儿杀了,我们是通知亲朋好友18号来喝订婚酒,然后这几天里,我就一直打不通我女儿的电话。但是他会拿我女儿手机留微信给我,说现在跟他妈妈在一起,不方便接电话之类的。他还拿我女儿微信跟她同事说自己生病了,给领导请假。17号,他把家里弄干净了,也把猫送走了,准备毁尸灭迹后就逃走,但我女儿尸体被发现后他就被公安抓到了。

潇湘晨报:王某龙此前有没有伤害过你女儿的行为?

张女士:他住在我们家的时候,有一次他跟我女儿两个人坐着聊天。我听见他说,我一只手都能把你拎起来。我当时心想这个人怎么有行暴的倾向,但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就当他们俩在开玩笑。我看到他们都是蛮恩爱的,还以为他会对我女儿很好。我后来就把他儿子看待了,但是他就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他在背后折磨我女儿。有一次晚上十点多,我听见他们两个在外面吵架,我说这么晚还在外面还不回家。我女儿就在那里很委屈,王某龙就说这是他们俩的事,让我别管。国庆节的时候,我女儿还回来吃过一次饭。我看她就有点不开心的样子,我问她怎么了,她说他在外面有个女网友,然后经常跟这个女网友聊到半夜。他对我女儿非常冷淡,对她不理不睬的,每天以加班为由早出晚归,其实他是在外面鬼混。

两人是怎么认识的?

张女士:我女儿在南昌市某区人民法院档案室工作。我女儿认识王某龙的时候,他在交警部门做临时工,就是辅警嘛。但他当时跟我女儿说,自己是正式交警。大约在2017年的时候,我女儿有次开车车子爆胎,就打电话给了交警部门,然后就是男方出来处理这个事情。随后他就开始追求我女儿,几个月后他们就在一起了。谈恋爱的时候,我就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男方家里情况的非常复杂,当时我就给女儿做思想工作,我说你应该找一个有稳定工作的、父母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的男孩子。但我女儿就是被他给迷惑住了。他们确定恋爱关系之后,他就住到我们家来了。既然我女儿认定他了,我也没办法,我只能祝福他们。现在想想,我最不应该的就是让他住进我们家,我这是引狼入室。我女儿走了后,我还在她房间找到张纸条,他在上面写着求我女儿原谅。

现在家里情况如何?

张女士:精神状态很不好,都是亲朋好友怕我出事就一直陪着我。我们家就是我女儿一个独生女,从小到大我就对她百般呵护,我给她培养的很优秀性格又好,很开朗很活泼。我一直都希望我女儿开心就好。事情发生后这半年里我经常头晕、失眠,需要依赖安眠药才能睡着。我经常会坐在我女儿的房间,看着她的东西发呆流泪。我幻想我女儿会回来的,她不会抛下我的。可是我再也等不到我女儿了。我在家里还晕倒过很多次,但是我还是告诉我自己要坚强的活着,我女儿还躺在殡仪馆呢。我想要看到凶手被绳之以法然后给我女儿一个交代,我不能就这样倒下去。

小易生前照片 

此前报道:

女子订婚前被男方杀害抛尸 去年瞒家人与嫌疑人领证(2020年报道)

东方网·纵相新闻联系到被害人易某的母亲张芳(化名),她告诉记者上周六(10月17日)傍晚,"订婚宴"前一天,她赶到女儿女婿家里,却发现警方正在拍照、固定现场证据。"那个时候我差点就崩溃了。"

易某和丈夫王某龙相识三年,易某比王某龙大三岁,两人的恋爱一直未得到女方母亲张芳的认可。但去年,他们还是瞒着家里悄悄领了结婚证。

考虑到木已成舟,男方今年也已买好婚房,张芳开始接受事实。双方家长约定在上周日(10月18日)正式补办一个"订婚仪式",邀请双方亲友欢聚一下。

然而,"订婚宴"的前一天(10月17日),女儿女婿的电话都打不通。想到女儿也已好几天不接自己电话,只在微信上寥寥回复几句,不放心的张芳决定到女儿家看看。不料,等待她的却是女婿将女儿杀害的噩耗。王某龙也就是在10月17日被警方抓获。

来龙去脉:

10月18日,是28岁的小雅和25岁的刘东(化名)订婚的大喜之日,但是10月17日,小雅的母亲张芳(化名)突然联系不上了自己的女儿,到达女儿的婚房才发现,小雅已经遇害。不仅如此,张芳还从知情人处获知,小雅是在10月13日被刘东杀害并抛尸,这期间,刘东用小雅的手机、假借小雅之名,与家人及朋友联系,营造小雅一切正常的假象。目前,刘东已被警方逮捕。

订婚仪式前5天被丈夫残忍杀害

10月初,刘东告诉张芳,自己要和小雅订婚了,“他说他父母只有双休日才有时间,让我选个订婚的日子。我虽然一直不看好这个男孩,但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当时想着订婚就订婚吧。”张芳说,自己将二人的订婚日定在了10月18日。

10月15日,在小雅已经遇害的情况下,刘东继续和张芳商榷订婚的酒店,“刚开始他们家提出了一家饭店,我们两家人之前在那里吃过饭,但是距离较远。我们就推荐了一家附近的酒店,刘东也答应了。”

10月17日上午9点23分,张芳在微信上向刘东发起语音聊天,但刘东未接听,并回复张芳:还在睡觉。张芳和丈夫便告诉酒店的工作人员,当天下午,刘东会和其母亲到酒店确认最后的桌数。同时,张芳通知了自己的亲朋好友,明天小雅订婚的消息。

10月17日晚上6点,酒店的工作人员给张芳打电话称,你女婿家还没有人来,我们都在这里等他,没办法下班。张芳接到电话后非常生气,认为自己已将订婚的消息告知了亲友,刘东却酒店还未订好。张芳随即拨打了女儿的电话,电话处在关机的状态,刘东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意识到情况不对的张芳开始给女儿和刘东发微信,“我当时就好急的,我说我求求你们,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心急的张芳拨打了刘东母亲周梅梅(化名)的电话,“给周梅梅打了好几个电话也不接,最后一次接了,她说,听到孩子那边拿刀杀人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张芳赶紧打车前往女儿的婚房,在路上,张芳报警,称女儿失踪了。张芳到达后发现,屋内已经有多名警察正在拍照,屋子门口有一双小雅的鞋子。

吓坏了的张芳还来不及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感觉自己忍不住要上厕所,从二楼跑到一楼的过程中,张芳看到了周梅梅和三个女人正在往楼上走去。等张芳上完厕所回到女儿的新房时,周梅梅已经离开,后来张芳数次拨打周梅梅的电话都无人接听。

张芳当时急于找到小雅,但警察不允许其进入,并将张芳带到了公安局,张芳将正在外面吃饭的丈夫也叫了过来,“到了公安局后,警察问我爱人,你今年多大了?我爱人说53岁,警察说,你身体还好不?这一下我们一切都明白了。”得知女儿遇害的消息,张芳几近昏厥,被送往了附近的医院。

情绪稍平稳后,张芳向警方要求,自己想看一眼女儿,但是警方表示,“别看了,你会受不了的,已经面目全非了。”小雅的家属从警方处获悉,刘东将小雅在家中杀害后,用袋子装尸体运到了家附近的鱼塘并抛尸。经过鱼塘的菜农看到了浮在水面的尸体后报警。

不过对于刘东的作案时间,警方一直未向家属透露。据张芳说,事发后自己和丈夫去小雅上班的南昌市一家法院收拾女儿的遗物,正巧碰上了公安局去法院调查刚离开,法院的工作人员告诉张芳夫妇,警方已经确定小雅是10月13日遇害的。

10月21日晚上,津云新闻记者采访了刘东的母亲周梅梅,周梅梅说,刘东是个“好孩子”,“我儿子很善良,是个好孩子,他很喜欢小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周梅梅说,自己平日不与刘东与小雅生活在一起,不知道二人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矛盾,“我儿子什么事都没跟我说,如果告诉我我肯定让他去自首,不会到今天这样。”

丈夫作案后用妻子手机与亲友联系

张芳向津云新闻记者回忆,从10月14日至10月17日,自己与女儿一直没能“说上话”。

“这期间,我给我女儿打电话打不通,我就问刘东你们在哪?刘东说自己要去一个朋友那里,小雅和闺蜜去买菜了。我说让小雅给我回电,但当天我也没等到女儿的电话。第二天,我又给女儿打电话,无人接听,我就给小雅发微信,问她在哪里?小雅回我说和刘东的母亲上街买东西去了,我就问她那怎么电话都不敢接,小雅回,怕自己说错话。”张芳说。

刘东在微信上和小雅母亲商榷订婚的事宜

10月17日,张芳为即将订婚的女儿去商店买项链,将几款相中的样式拍照在微信上发给了小雅,刘东用小雅的手机回复了张芳。

在10月13日傍晚至晚上,小雅和同事小雨(化名)、闺蜜夏夏(化名)分别用语音聊了天。

13日17点30分至18点10分,小雨和小雅在微信上聊天,“我那天5点半才下班,就和小雅说了一声。小雅说’我都到家了,你怎么才下班’。我们就聊了一会工作的事情。当时小雅发的是语音,能确认是她本人。”

10月14日一早,小雅没去单位上班。小雅通过微信文字的方式告诉小雨,自己肚子不舒服,请假了。直至14日晚10点多,刘东都在用小雅的手机回复小雨的信息。

刘东用小雅手机回复小雨的微信截屏

10月15日早上8点32分,小雨问小雅,“今天来上班?”,此时刘东虽然依然用的是小雅的微信,但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口吻,“她昨天干呕大半宿,今天带她去医院看下,昨天硬扛着不去……”。下午5点27分,小雨再次通过微信询问,“好了点没有啊”,刘东再未回复。

刘东用小雅手机回复小雨的微信截屏

小雨说,当时自己并未想太多,但是10月17日、18日两天周末在家,翻看与小雅的聊天记录,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小雅回复我微信总是很及时,无论我发什么内容都很快回复。但是从14日开始,回复的间隔时间很长。”10月19日一早,小雨得到了小雅遇害的消息。

夏夏也曾在10月13日18点30分至19点在微信上与小雅联系,“因为我们俩每周或半个月都要约一次,那天我微信告诉她,那个周末不能约了,我要去北京出差。当时她用语音回复了我,我们大约聊了半个小时,之后几天因为我工作比较忙,就未与小雅联系。”

小雅的离开让亲人与朋友痛苦不已,他们试图找到造成这一结果的端倪,但是小雅身边人都告诉津云新闻记者,二人在一起的三年多时间里,从未发现刘东有暴力的倾向。

“刘东性格很内向,在大家面前不太说话,对小雅百依百顺,有点像我们现在说的’犬系男友’。我觉得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平时应该有一些迹象,但没有任何苗头。刘东很软弱,文化程度也不高,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很会为自己找借口。有时候小雅觉得刘东某件事做得不对,他能找出千万个理由为自己辩解。我们平时在一起,他们偶尔会有一些矛盾,但从未激烈的争吵。”夏夏说。

小雨认为刘东是一个“正常人”,“很热心,很腼腆的一个人,性格温和。小雅也和我说过,因为自己性子比较急,但刘东性格很好,小雅发脾气时刘东也不会和她争吵,都是等冷静下来两个人再沟通,很少有激烈的争吵。”

不过除了性格比较互补外,在身边人眼中,刘东都是一个没有责任心、不值得托付的男生。

意外带来的“相识”

三年前,生活中本没有交集的小雅和刘东,因为一场“事故”,命运交织在了一起。

2017年,小雅驾车出了事故,与其他车辆发生剐蹭,便选择报警处理。刘东当时是南昌市东湖区交警大队事故科的一名辅警,在处理交通事故的过程中,小雅和刘东相识。据小雅母亲张芳回忆,二人相识不久,刘东便对小雅展开追求,“他说自己是交警大队的正式员工,是民警,两个人相处了一段时间,就开始谈恋爱了。”

小雅在南昌市一家法院工作,是办公室的一名文职人员,平时负责一些打印文件的工作,不算特别忙碌。小雅外形条件很好,性格开朗,“每个人看到她都会忍不住感叹一句‘真是好可爱啊!’的那种女孩子。”小雨告诉津云新闻记者。

同时,夏夏透露,小雅的家庭条件也同样优越,从未感受过生活的压力。而且因为小雅的父母离异,小雅的母亲十分宠爱这个唯一的女儿,对小雅就百依百顺。

小雅和刘东谈恋爱后,随着双方了解的深入,刘东这才告诉小雅,自己没有正式编制,是一名辅警。虽然对刘东的“欺骗”感到惊讶,但小雅并未就此分手,而是选择继续与刘东在一起。但小雅的母亲张芳对此事颇有微词,认为张东一开始利用了小雅的“单纯”与“重感情”。

夏夏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刘东和小雅在一起后,就辞掉了辅警的工作,“工资太低了,也没有什么发展,小雅也希望他这么年轻能出来闯一闯,后来刘东就决定出来了。”至案发前,刘东一直在做销售相关的工作。

二人在一起了一段时间了后,刘东到小雅家吃了一次饭,而后刘东突然“没打招呼”住到了小雅的家中,“刘东说自己的母亲脾气太暴躁,不想跟他们生活在一起,就突然搬到我家来住了,跟我们大人连招呼都没打。”张芳介绍,刘东的母亲周梅梅(化名)总共有三段婚姻,在第二段婚姻中生下了刘东,而后周梅梅又再次结婚并生下一个男孩,因此刘东由外婆抚养长大,与母亲及继父的关系并不亲密。

夏夏说,在小雅和刘东谈恋爱期间,小雅也多次和朋友谈及了刘东的家庭情况,“小雅跟我们说,其实刘东挺不幸的,他母亲结婚三次,他是第二段婚姻的儿子,生父是一个广东人,早年就离开江西回到了广东。他母亲再婚又组建了家庭,生了儿子。因为刘东的继父也不喜欢他,所以他一直在家里是一个‘多余的人’,从小就处在一个比较压抑的状态下,所以造成了一个比较内向的性格。”

家人和朋友不满的“相恋”

虽然对刘东的行为感到不满,但因为对女儿的宠爱,张芳也就逐渐接受了这个事实。但让张芳没想到的是,住在一起后,刘东的行为愈发让张芳“看不惯”,“这个男孩非常懒惰,没有礼貌,又不求上进,而且性格好内向,不善于沟通,有点扭曲的那种,一点也不阳光。一有时间就去房间睡觉,也不运动,我就很不看好他。”

张芳回忆,在2017年年底,刘东和小雅之间不知发生了什么矛盾,刘东又“没打招呼”搬了出去,张芳当时认为二人已经分手,感到很高兴,张芳告诉女儿,这个男生不值得交出真心,很不成熟。没想到,两个多月后,刘东又搬了回来,“我女儿说,妈妈,他又来找我,我们和好了,我女儿又被他哄得团团转了。”

张芳称,从那时开始,刘东就住到了自己的家中,直到2020年过年前,二人再次发生矛盾,刘东搬到了自己的母亲家去住。在张芳看来,这共同生活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刘东像个“闷葫芦”一样,几乎从未做过任何的家务,吃完饭就马上躲到房间去睡觉,对长辈很不尊重,出来进去也从不跟长辈打招呼,除了小雅外,不跟家中的任何人沟通。

面对刘东的种种表现,张芳数次劝阻小雅,希望小雅能尽早结束这段恋爱关系,“我给我女儿做思想工作,我说你应该找一个人格比较健全的、人品好的、父母都受过高等教育的、很有修养的,起码有稳定工作的男孩作为你的终生伴侣。我给她做了蛮久的思想工作,但是一直做不通,我女儿说喜欢这个男孩,爱这个男孩,对他没有任何要求,能包容他的缺点。”小雅的坚持,让张芳感到无奈。

不仅是小雅的母亲,小雅的朋友也对刘东感到不满。夏夏认为,刘东文化层次低,性格很内向,很软弱,没有责任心,这三年来,一直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虽然一直在做销售,但在每家公司工作都超不过三个月,也挣不到什么钱,小雅曾告诉夏夏,刘东从未给过她钱,二人的生活支出几乎都是小雅在承担。

小雨也多次劝说小雅,刘东的家庭情况太复杂,刘东的母亲又很强势,不如再考虑一下。

瞒着所有人的“领证”

因为小雅是独生女,张芳对小雅颇为宠爱与疼惜。在无法改变女儿想法的情况下,张芳和丈夫选择接受,并对女儿和刘东送上了祝福,希望两个人能相亲相爱。在刘东住在张芳家中的这段时间,张芳将刘东视作自己的儿子看待,照顾有加。

但是让张芳没想到的是,在已经支持二人关系的情况下,小雅和刘东背着所有人偷偷领了结婚证,“去年5月份还是6月份我忘了,我在给他们打扫房间的时间看到了结婚证,这才知道俩人已经结婚了。我很生气,我就问他们,我都已经接受了你们的关系,也祝福了你们,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背着我们呢?”张芳说,当时刘东一声不吭,小雅说是在刘东的要求下去领证的,领证当天,刘东哭了,反复说“我终于得到你了”,这让小雅颇为感动。

夏夏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小雅和刘东领证也同样没有告诉身边这些关系亲密的朋友,后来自己曾追问小雅,为何突然选择领证,小雅回答说:“刘东告诉她,‘我们领证吧!不要顾及别人的看法,勇敢一次’。”夏夏说,小雅就像对这个男生“着了魔”一样,瞒着所有人,跟刘东去领证了。

夏夏回忆,在二人领证前,曾有一次较长时间的分手,“他们两个人分分合合了很多次,2018年这次分手时间很长,是刘东提出来的,我们当时作为朋友都劝小雅,分手挺好的,这个男生没有担当,跟他在一起能幸福吗?但是没想到,2019年俩人又复合了,没多久就去领了结婚证。”

小雨对这次“分手”印象颇深,“确切地说是因为两个家庭的矛盾吧。这个男孩的家庭比较复杂,他想跟小雅结婚,但是他母亲一分钱不出,而且他母亲对小雅很不满意,觉得小雅比他儿子大3岁,他儿子可以找到更好的。”小雨回忆,当时小雅也很生气,告诉刘东,“如果你父母什么都不给的话,你也要做好准备,那我也不会跟你妈妈有什么往来。而且你母亲不满意我的话,咱俩分手就是了。”

矛盾无法化解,刘东选择和小雅分手。但很快,刘东就开始找到小雅要求复合,“小雅说刘东很难过,连工作都不去了。”小雨称,因为看到自己的儿子分手后失魂落魄到工作都无法进行下去,刘东的母亲不断找小雅的麻烦,“他母亲找过来骂小雅,说小雅带坏了他儿子。”

本以为二人关系就此结束的小雨,却没想到事情又有了新的变化,“有一天刘东来找小雅,说所有事情都解决好了。”原来刘东在走投无路之下,找到了自己亲生父亲,亲生父亲同意,为刘东买婚房,并承担刘东结婚的费用。刘东母亲在这种情况下,也同意了刘东和小雅的恋情。

“其实当时小雅还是有犹豫的,她自己本身条件就很好,我也劝她,男孩家庭太复杂,母亲又是那种不讲理的脾气,正好分了就分了。但是小雅说,觉得刘东很可怜,好好的一个男孩从小经历了这些,小雅最后还是心软了,同意了复合。”小雨回忆。

不尽如人意的“婚姻”

小雅和刘东复合后,甜蜜了一段时间。据小雨介绍,刘东的父亲买了婚房后,刘东主动向小雅提出,要带小雅去做公证,“公证如果俩人将来离婚的话,这个房子无偿给小雅”,小雨说,公证后,小雅和小雅的朋友都对刘东的看法有了改观。

今年8月,小雅和刘东搬进了新房。9月,小雅做了胆囊切除的手术。这个手术,让小雅和刘东发生了争吵。手术当天,刘东陪着小雅来到了医院,在排队过程中,刘东突然说单位开会,要离开两个小时。但小雅认为,随时可能排到自己,到时候需要家属签字,如果刘东不在,自己就无法手术。同时小雅告诉刘东,如果单位有事应该提前告知,小雅就让自己的母亲陪同前来。虽然最后刘东向单位领导请假陪着小雅做了手术,但这个事情依然让小雅很不开心。

在术后恢复的过程中,刘东每天早出晚归,一直是小雅的母亲张芳来到他们的新房照顾小雅。小雅向小雨抱怨,刘东什么事情也不做,回家就是捧着手机和同事聊天,有时候半夜了还在聊工作。小雅作为一个病人,每天还要收拾屋子,照顾他们俩共同养的猫。小雅对此感到情绪很低落。

在小雨看来,小雅与刘东因为长期与长辈生活在一起,一直处在被照顾的状态下,直到二人搬出至新家独立,会因为生活中的琐事发生一些矛盾。

记者从警方处获悉,该案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0

更多精彩

宝贝快求我我就给你/玩小尿孔

2021年5月18日 小羽 0

夏颖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她转头叫奶奶和爸爸都坐下,大声道:“放心,别让这个废物吓到!我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把咱们怎样!”   &nb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