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学渣92章车:看了就湿到不行的短文

我把手伸出去,这条狗就从狗屋里走了出来,把脸放在了我的手心里。

        

我甚至觉得,我和这条狗是认识的一样,也许是上辈子我们是朋友吧,不,我们上辈子可能是恋人关系。

        

我摸着这狗的头,这狗闭上眼睛,把下巴贴在了地上。

        

我说:“这狗不错,有它在,我们就安全了。”

        

其实我还真不觉得这个王美娟能有多大本事,难不成她找职业杀手来杀我们吗?这好像不太现实。

        

但是又不得不防,这王美娟认识一群狐朋狗友,说不准她头脑一热就干出什么不理性的事情来。最主要的是她有钱,有钱的人容易膨胀,干出糊涂的事情。即便是她出钱,也找不到真正的那种杀手,现在什么时代了,哪里那么好找职业杀手?那都是电视里才有的职业。

        

不过当我睡到半夜的时候,这狗狂叫了起来。

        

我起来从窗户往外一看,这狗就站在墙下,仰着头朝着外面狂叫。

        

这还真的来人了。

        

不过这狗这么一叫,这人估计也就撤了。没有一点机会。

        

他们想摸进来,得先对我的狗下手才行。不过这得明天了。

        

狗场的老板说这狗纯种的,特别聪明。说这狗只吃主人放在盆里的东西,放在地上的东西碰都不碰。他说这是他从这条狗小时候就训练出来的。

        

第二天我试试,还真的是这样。

        

狗场主人送我们的时候对我说,这狗小时候就在地上给它放鸡肉,只要这狗一吃就挨揍,反反复复训练了有几个月,已经形成了本能一样的记忆。这样的话,有人想毒死它,那就太难了。除非能准确地把带毒的食物扔到这个狗盆里。

        

这距离别说扔狗盆里,能扔这么远都是问题。

        

刚子蹲着看着这条狗说:“这狗可以啊!”

        

伸手要摸这狗,这狗顿时就呲牙了,哼哼地叫了起来。

        

刚子吓得赶忙把手缩回去了。

        

李娉这时候蹲下,伸手摸这条狗,这狗让李娉摸。

        

刚子说:“这狗看我不顺眼,我哪里不对吗?”

        

我说:“这就是缘分。你和它注定无缘。”

        

刚子说:“老陈,你说王美娟会来求我们吗?”

        

我说:“她冷静之后肯定会来,她女儿的命需要我们来救呢。一个母亲,为了女儿只能来求我们,她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这几天不要出去了,免得节外生枝。”

        

我怎么也没想到,到了中午的时候,外面突然来了几十辆车,呼啦啦把我家大门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要是来找茬的那些人,我不开门就是了,偏偏这次带头的不是别人,是我爸爸和薛洋。

        

我打开门的时候,看到老薛同志脸都是通红的,他指着我说:“你干的好事!”

        

薛洋说:“哥,你知道你给爸爸惹了多大麻烦吗?现在几乎整个魔都有头有脸的人都在找爸爸的麻烦,我们的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所有的合作伙伴都要和我们解约,我们被孤立了你知道吗?”

        

我说:“到底因为啥呀?”

        

后面有几十辆车,车里全是一群老男人,现在他们都坐在车里,在看我家的笑话。不用说,就是这些人逼老薛同志来收拾我的。

        

老薛同志说:“我现在命令你,立即去给王总道歉,取得王总的原谅。”

        

我说:“我没做错什么,她要是需要我道歉,让她自己来求我。”

        

老薛同志一听愣住了,说:“求你?王总求你?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吗?看到我身后的叔叔伯伯了吗?这都是来找你算账的。今天你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

        

我说:“让他们都出来,我给他们一个交代。”

        

薛洋这时候扭头看向了身后,她一招手,这群老男人就都从车里走了出来,走到了我家的大门口,一个个都牛哄哄的,有的在抽雪茄,有的在抽香烟,有的在吃口香糖,还有的戴着大墨镜。

        

我心说这是一群什么人啊!老薛同志和一群这玩意做生意呢吗?

        

我说:“诸位前辈,你们有人不做,干啥非要给一个女的做狗呢?你们图她什么呀!你们都是王美娟的野汉子吗?”

        

我这话一出,老薛同志顿时脸就灰了,嘴唇都黑了,他指着我说:“你混蛋,你这个畜生!”

        

我说:“爸爸,生意不做就不做了,不就是一个投资公司么?实在不行干点别的。这群老流氓,没一个好东西,都滚,一个个的人模狗样的,真他妈臭!”

        

顿时有位老同志呵呵笑着说:“薛老板,你儿子挺狂啊!”

        

没等老薛同志说话,我指着他说:“你狂是吧,你来,我教教你怎么做人!”

        

这老东西五十多岁,牛哄哄的叼着一根雪茄,头发上打了摩斯,穿着一身呢子大衣,看起来挺酷的。他笑呵呵朝着我走了过来,到了我面前之后,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小子,你教我做人,好啊,教教我!”

        

我一脚就踢他小腿上了,直接踢骨折了。这货直接就倒在了地上,一下就失去了刚才的威风,嗷嗷地狼狈地惨叫了起来。

        

我说:“就是我踢的你,你可以去派出所报警抓我,蹲拘留我认了。我还真的就不惯着你这种人,现在知道怎么做人了吗?”

        

这老东西身后有四个保镖,他大声说:“还愣着干啥,给我打!”

        

四个保镖看起来人高马大,但是一动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根本就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训练,最多就是一把子蛮力。

        

我干净利索把这四个撂倒了,都摔得不轻。

        

我抬着头看着其它的那些老男人说:“老狗们,谁要是还不服气,冲我来就是了。你们愿意和我爸爸合作就合作,不愿意合作就算了。我们家不缺你们那几个钱花。要是没人想说点啥了,可以滚了!”

        

李娉从后面牵着狗出来,大声说:“你们堵着别人家门口威胁主人,你们这是违法的懂吗?还不走找死啊!”

        

狗顿时朝着这群老男人嗷嗷叫了起来,露出了血盆大口,要吃人一样。

        

我说:“不走,这是非要我赶你们走是吧!”

        

李娉说:“我要放狗了。”

        

这条狗特别凶,李娉一说放狗,顿时这群人动摇了。

        

有人带头走了,这人带头一撤,陆陆续续人就都走了。

        

老薛同志目送大家离开,就连短腿的那个老不死的也走了之后,老薛同志看着我说:“你这是要毁了我们的家业啊!”

        

刚子说:“叔叔,不就是个投资公司么,你怕有钱花不出去吗?你投资我和老薛行了,我们想办个医疗服务公司,你当董事长!”

        

老薛同志气得够戗,用手一捂胸口,估计是眼前一黑,身体晃了晃。

        

薛洋看着我恨铁不成钢地说:“哥,你干的好事!”

        

薛洋扶着老薛同志离开了。

        

刚子说:“老薛,你爸气缺氧了。”

        

刚子说完呵呵地笑了起来。

        

我也笑了起来,心说一个投资公司,有啥意义啊!还不如黄了干点正经事。

        

我说:“这群人,必须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他们强硬,我们就得更强硬,让他们明白,来这里只能碰壁,以后就不会来了。”

        

刚子说:“没错,就这道理。”

        

李娉却担忧地说:“我们是不是惹众怒了啊,俗话说得好,墙倒众人推啊!”

        

刚子说:“丫头,你觉得我和老薛是墙吗?我告诉你,我们是山,是一座推不倒的大山!”

0

更多精彩

宝贝快求我我就给你/玩小尿孔

2021年5月18日 小羽 0

夏颖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她转头叫奶奶和爸爸都坐下,大声道:“放心,别让这个废物吓到!我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把咱们怎样!”   &nb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