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肉高H:洗干净等我什么意思

厉墨一大早接到了电话,是老八打过来的,说是好像发现了肖邦国的踪迹。

        

时间还早,厉墨和唐黎都还没起床,厉墨闻言眉头皱了一下,“你们确定么?”

        

老八声音也犹犹豫豫的,“在郭燕的墓地旁边,比较像他,我们的人没敢靠的太近,我也不是很敢保证,不过我觉得可能性比较大。”

        

厉墨点点头,“行,你们在那边看着点,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身边的唐黎缓缓睁开眼,声音还带着睡意朦胧中的沙哑,“老八么,说什么了?”

        

厉墨嗯一下,作势要起床了,“说是发现了肖邦国的踪迹,也不清楚是不是真的,我过去看一眼。”

        

他动作停顿了一下,转头看着还在床上躺着的唐黎,“一会我让保镖送你和宁兮。”

        

唐黎说了句好,然后想了想才说,“发现了肖邦国的踪迹,他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

        

厉墨快速的穿衣服,“说是在郭燕的墓地那边发现的,不知道是不是去祭拜郭燕。”

        

唐黎一听就有点想笑,“人是他弄死的,他怎么有脸的摆出这样姿态的,难不成还想继续立自己深情的人设?”

        

厉墨也想不通肖邦国的意图,郭燕当时的死状挺吓人的,可不像是肖邦国失手弄死的。 

        

而且死后的郭燕,还被肖邦国弄得坐在床上,对着门口。

        

他对郭燕的尸体都没有最起码的尊重,现在过去祭拜,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厉墨快速的去洗漱一下,然后又去儿童房看了看还在睡着的宁兮,最后出门去。

        

他知道郭燕的墓地在什么地方,一路开车过去了。

        

老八就在墓园外边的路边等着,厉墨开车过去,远远地只看见老八,他的车子不知道开到了什么地方去。

        

厉墨把车子停下来,老八自动开车门上来,“人现在还在墓园里面,我们的人只把两端的出口堵住了,没敢进去查看。”

        

厉墨问,“他一个人?”

        

老八摇头,“不是,身边有两个人跟着。”

        

说完了他又说,“还是郭明打电话给阿肆,说是郭燕墓地这边好像是有人来了,我们的人一听,就赶紧过来了,之前我潜进去看了一下,那边确实是有人。”

        

现在时间太早,墓园里没别的人,老八就没敢靠的太近。

        

厉墨嗯一下,“他们在里面多长时间了。”

        

老八想了想,“怎么也快半个小时了,我是中途进去看的,那三个人一直在,没离开。”

        

厉墨看了看车外边,这一处比较偏僻,加上时间还这么早,来往的车辆都没有。

        

他推门下车,“半个小时了,进去看看吧,肖邦国不应该这么粗心,在这边停留这么长的时间。”

        

老八跟着下车,两个人这次没躲没藏,直接进了墓园里面。

        

墓地入口放着大悲咒,声音低沉缓缓,墓园并不大,周围的绿化做的还不错,环境是真的好。

        

厉墨抬眼,朝着墓地那边看了过去。

        

隐隐的,确实能在远一点的地方,看见三个人影。

        

距离的关系,这么乍一眼看过去,那三个人具体的样子根本看不清楚。

        

厉墨抬脚就朝着那边过去,老八赶紧跟上了。

        

等着走近了,厉墨眉头也就皱起来了。

        

他是见过肖邦国的,知道肖邦国长什么样子,如今这三个人站在一起,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其中没有肖邦国。

        

厉墨视线随后转到了这三个人面对的墓碑上面,他们对着的也不是郭燕的墓。

        

厉墨快步过去,那三个人看见厉墨过来,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转头看了他一眼。

        

老八虽然没见过肖邦国本人,可关于肖邦国的新闻是看过的,也知道肖邦国长什么样子。

        

现在一看见这三个人,整个表情就僵了。

        

厉墨走到三个人旁边,盯着墓碑看了看,墓碑前面放了花束,看样子像是过来祭拜的。

        

厉墨抿嘴,过了几秒钟,转头对着老八比划了一个手势。

        

老八马上就明白过来什么意思,把手机拿出来,给外边候着的兄弟打了个电话。

        

厉墨随后慢慢悠悠的在周围转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郭燕的墓碑,离得并不远。

        

郭燕墓碑前面空空如也,不像是有人来过的样子。

        

厉墨停下来,盯着墓碑看了看,然后蹲下身子,看着墓碑旁边松软的土地。

        

这边是高档墓园,两个墓地之前隔了一块空地,空地处是绿草坪。

        

而现在郭燕墓地旁边的草坪明显有被人翻过的痕迹。

        

虽然草坪尽量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可这挖出来的泥土是没办法完全复原的。

        

厉墨伸手,在那块明显被翻过的草坪上按了按,草坪很松软,和旁边的按起来,感觉不同。

        

厉墨转身看了看,这边打扫的很干净,也找不到什么趁手的东西。

        

于是他皱眉犹豫了一下,直接用手,把那块草地重新挖开了。

        

果然是被人挖过了,他稍用力,就把一个巴掌大的草地掀开了。

        

草地下面泥土有些松软凌乱,厉墨在土里面掏了两下,就找到了埋在下面的东西。

        

是一枚戒指。

        

他一愣,把戒指上的土擦掉,盯着戒指看,戒指是男款,很普通,看着也是老旧的样式了。

        

厉墨抬眼看了看郭燕的墓碑,嗤笑一声。

        

肖邦国这么做,也不知道是想感动谁,他这个人真的是太矛盾了。

        

厉墨站起来,捏着戒指朝着那三个人过去。

        

三个人表情依旧稳得住,看着厉墨和老八,还有那随后围过来的手下,“你们干什么?”

        

厉墨直接开口,“肖邦国呢?什么时候走的。”

        

三个人眉头皱起来,露出一些不太高兴的表情,“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肖邦国,我们不认识。”

        

在这边,很多道理是没办法讲的,厉墨抬手挥了一下,“带走吧。”

        

手下人多,呼啦一下过来好多人,两个人钳制住一个人,把这三个人就给按住了。

        

这三个人肯定不会轻易让厉墨得手,先是嗷嗷叫了两下,然后其中一个一甩胳膊,就把按着自己的两个人给甩开了。

        

这样子一看就是有点身手的。

        

厉墨表情不变,抬脚顺着台阶朝下面走,根本没管这边接下来如何。

        

那边再怎么厉害,也就三个人,老八带来的人多,他都没稀罕动手,只让这些兄弟上去,没一会就把这三个人给按在了地上。

        

老八走过去,站在之前挣扎的那个人身边,抬脚就踩在了他的脸上,“哎呦,还有点本事,我就喜欢收拾有能力的人,一会我好好招待招待你。”

        

今天过来逮肖邦国,没想到让他金蝉脱壳的跑了,老八其实是有点挂不住脸的。

        

肖邦国明显是真的过来了,他们就差那么一步,就差那么一点点,这个人就能抓住了。

        

他如果不固执的等厉墨,而是直接带人冲进来,兴趣肖邦国现在已经落在他们手里了。

        

老八心里不爽,这种不爽没办法说出来,于是正巧了,这三个搅屎棍,算他们撞在了枪口上。

        

老八让人把三个人押着出了墓园,这三个人估计也知道厉墨的手段,一路上嗷嗷的叫救命。

        

只是可惜了,这边大多数都是死人,没有人能救他们。

        

把三个人押上车,车子一路就去了厂房那边。

        

厉墨没回家,手下那边发了信息过来,说是宁兮已经送到了幼儿园,唐黎也已经到了公司了。

        

厉墨把手机放起来,从后视镜里面看了看,老八的车子在后面跟着,一路不紧不慢。

        

就算没抓住肖邦国,这个时候肖邦国身边的人应该都是他稍微信得着的,拔了这三个人也是不错的。

        

车子开到了工厂那边,阿肆就在工厂的门口,站在一颗树下面抽烟。

        

看见厉墨和老八的车子开过来,阿肆赶紧把烟掐了,抬脚过来。

        

厉墨把车子停在工厂门口,老八和手下那边的车子则直接开了进去。

        

厉墨开了车门下来,阿肆直接开口,“老斌也被我们抓回来了。”

        

肖邦国那边出了这么多事情,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厉墨不可能留着老斌帮肖邦国。

        

这人肯定是要除了的。

        

阿肆说,“人现在在里面关着了,刚才好像是糖尿病犯了,状态不是很好,我给他打了针,暂时没问题,但是好像也审讯不了。”

        

能不能审讯的,现在都不是重点了。

        

厉墨点头,“行,我知道了。”

        

说完两个人一起进了工厂,老八把那三个人拎出来关在厂房里面。

        

他先去洗手,样子看起来十分的正式,明显就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厉墨有点想笑,过去站在老八身边,“肖邦国一向狡诈,他敢过来,肯定是留了后手的,你也不用太自责,不是你的问题。”

        

老八吐了一口气出来,能看的出,对于这次没抓住肖邦国,他是真的很介意,“我就想我要是提早进去,兴许就能抓住他了。”

        

“也未必。”厉墨双手插兜,“有可能从郭明通知我们的时候,那边就已经换人了,肖邦国是什么人,郭明发现了他,他不可能没发现郭明,兴许那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暴露了,趁机就跑了。”

        

厉墨这么一说,老八动作停了停,感觉好像是挺有道理的。

        

他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嗯一下,“也是,肖邦国那种人,不是郭明能对付的了的。”

        

厉墨笑了笑,抬手拍了一下老八的肩膀,“所以,平常心对待,我都不着急,你也放松一点。”

        

老八点点头,没说话,洗好了手,转身进了厂房里面。

        

厉墨不想看老八是如何折磨这些人的,缓步去了工厂外边的空地上,把烟盒拿出来,敲了一支烟出来。

        

……

        

塔娅今天来上班了,主要是魏坤让她过来,说是今天开会,把去总部培训的事情讲一下。

        

培训人员选拔的事情,前期拖了很长时间,现在定下来,这边没多少准备之间,差不多就要办理各种证件,然后出国了。

        

前几天刚是曼达结婚的事情让大家高兴一下,现在塔娅被选中去总部深造,公司里的人再次送上祝福。

        

因为大家都没有什么利益竞争,所以这些祝福,都是真心的。

        

塔娅似乎也挺高兴,说是晚上请客,整个公司的人一起去聚一下。

        

唐黎嘴角翘着,盯着塔娅看。

        

塔娅换了造型了,头发剪短了,穿着西装,十分的干净利落。

        

曼达什么都不知道,趁着没人,来了唐黎的办公室,压着声音,“你看看她那得意的样子,就没想一想,她能有这次机会,还不是我们两个不愿意和她争,真以为是她自己的本事?”

        

唐黎笑了出来,“你至于么,这有什么看不惯的,人家高兴也是正常,这事情放在你身上,你肯定也是高兴的。”

        

曼达绷着脸,“我就是看不惯她那个样子。”

        

这世界上有很多东西,其实是没办法说的。

        

曼达这么讨厌塔娅,可塔娅心里,曼达又是另一种不同的意义。

        

唐黎这么想起来,多多少少的会提塔娅感到难过。

        

曼达靠在椅背上,抱着肩膀,表情多少有些傲娇。

        

唐黎想了想,就问了一下他们婚礼的事情,现在是不是已经着手准备了。

        

一说这个,曼达像是才想起来一样,赶紧朝着唐黎那边探着身子,“我跟你说,我昨天接了我家里的电话,你知道么,孙腾这次是彻底废了,下面仅剩下的那二两肉也切了,说是伤的厉害,整个坏死了,我妈说,侯长美哭昏过去好几次,然后也跟着住院了。”

        

曼达嘶了一下,“这家人,这就是报应啊,一下子来的这么猛。”

        

虽然之前孙腾那边差不多就没了那方面的能力了,可多少下面还留着一点东西,加上医生也没有把话说死。

        

侯长美多少是还有一些希望的。

        

结果那群女人下手是真的重,也看得出来,是恨极了的。

        

孙腾不只是下身受了毁灭性的伤害,别的地方也没好到哪里去。

        

他牙都被打掉了好几颗,肋骨也也断裂了几根。

        

身上软组织挫伤就更不用说了,全身上下没几个好地方。

        

唐黎要笑不笑的,“现在侯长美知道哭了,她儿子祸害别人的时候,她不是挺得意的么。”

        

曼达唉了一下,“我听说,在我之后,孙腾还交过一个女朋友,不过时间不长,也带回家了,后来因为什么分开的不清楚,现在侯长美好像又想去找那个女孩子。”

        

唐黎没忍住,一下子笑出来,“他们一家子可真的会想美事。”

        

“可不是。”曼达也笑了,“真以为她儿子了不起,只要愿意回头,人家小姑娘就屁颠屁颠的等着。”

        

唐黎手机放在桌子上,说话的时候抽空瞄一下,厉墨早上说查到肖邦国行踪了。

        

那么早出去,按理说,不管抓没抓得住肖邦国,现在应该都有结果了。

        

曼达兀自又说了两句孙家那边的事情,结果看见唐黎似乎并不是很专注,她愣了愣,“怎么了,在等电话?看你眼神一直朝着手机上面瞄。”

        

唐黎嗯一下,“厉墨今天一大早出门,说是查到肖邦国的行踪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处理完这个事情。”

        

曼达一愣,“查到肖邦国的行踪了?我的天,这么快的么,那你赶紧问问,有没有把那个老家伙抓住。”

        

唐黎笑了笑,“等等看吧。”

        

说实话,她有种感觉,要么就是信息错误,要么就是这个人没抓住。

        

肖邦国就算是因为手里的货物被查缴而自乱阵脚,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抓。

        

他那种城府极深的人,肯定后招留了很多。

        

还在这么说话,外边办公区的小姑娘就敲门进来了,手里拿着个文件袋,说是刚才出去,在楼下拿的快递,顺便把唐黎的也拿上来了。

        

唐黎盯着小姑娘手里的东西看了看,她没有网购东西,不可能有快递。

        

她想起来上一次肖邦国快递给她的优盘,这次是个文件袋,应该是文件之类的。

        

她把文件袋接过来,捏了两下,能感觉到里面有东西,却又不像是文件。

        

小姑娘东西给了唐黎就走了,曼达凑过来,“什么东西啊,哪里寄过来的,你那个表情,这东西有问题?”

        

唐黎把文件夹翻来覆去看了一下,确实是有地址,不过不全面,而且估计也是假的。

        

她没说话,从旁边拿了裁纸刀,把文件袋打开了。

        

往外边一到,里面确实不是文件,而是照片,哗啦啦的掉下来很多。

        

曼达手快,先一步把照片拿了起来,结果看了一眼,表情一下子就顿住了。

        

唐黎没拿照片,东西掉在桌子上,一低头就能看见。

        

照片很多,一眼扫过去,大多数都是宁兮的。

        

宁兮在幼儿园里面坐滑梯的,和小朋友追逐打闹的,还有老师带领玩游戏,大家排队站着的。

        

可以说,这些照片,把宁兮日常在校园里面的动向都记录了下来。

        

曼达被吓了一跳,差点跳起来,“这不是宁兮么。”

        

唐黎垂目,还看着照片。

        

应该是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准备,所以看见这些照片,震惊是震惊,却也能马上接受。

        

那老家伙倒是有能耐,居然跟拍了这么多。

        

唐黎把文件夹扔掉,把所有的照片翻看了一遍,四五十张,其中有几张是自己或着是厉墨接宁兮放学的。

        

剩下的都是她在学校的日常生活。

        

曼达看着唐黎,“是肖邦国吧,除了他没人能做这样的事情。”

        

唐黎嗯一下,“应该是。”

        

这些照片看着也不是同一时期拍的,应该在之前宁兮刚入园的时候,他就已经跟拍了。

        

肖邦国准备工作这么长,现在把照片发给自己,大概率是被激怒了。

        

他手里损失的那些东西,足够让他从一个伪君子,变成一个真小人。

        

唐黎把照片收起来,“没事,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了,肖邦国这么做,也不是不能理解。”

        

曼达表情可是挺惊恐的,“这家伙应该是盯上宁兮了,你可得让厉墨多防范一下。”

        

唐黎点头,今天厉墨派了三个人送自己和宁兮出门,车子里都要坐不下了。

        

看得出来,厉墨也是紧张和担心的。

        

只希望那边快点把肖邦国抓住,他在外边浪,真的就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