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夹 口球 反绑 挣扎_女人爽小雪又嫩又紧

“你好,军官先生,我注意到你在这里站了很久了。”说话的是位金发碧眼的年轻白人女士,举止优雅,看起来20出头的样子。

        

李拴柱回过头来,见到这位年轻漂亮的白人女士顺着船舷通道走过来,微微一笑回答道;“你不觉得这里的风景很美吗?”

        

“您是指……”

        

“短短的数年之间,布里斯班河沿岸崛起了一座又一座美丽的城市,沧海桑田的变化令人惊叹,让人迷醉,顺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国民警备队军官李栓柱。”

        

“噢,您说的很有道理。”这个女人眼睛在李栓柱军服胸口的勋章绶带上一掠而过,她显然不了解这枚勋章的意义,于是展颜一笑说道;“索菲亚,来自法国。”

        

“非常高兴认识您。”

        

“我也是。”

        

简短寒暄过后

        

李栓柱和来自法国的索菲亚女士聊了起来,知道她的丈夫是法国专家弗朗索瓦先生,受通用机械公司高薪聘请在松江市工作,此次两人是一路同行。

        

看的出来索菲亚是个开朗健谈的女人,性格中带着法国人的浪漫奔放,相互间聊得很投机。

        

黄埔陆军官校位于松江市黄浦江边,不得不说非常的巧合。

        

昆士兰是标准的移民社会,东西方的习俗交融,不同族裔在这里得到相对公平对待,可以平等交流。

        

“我确实很喜欢这里的气候,一年四季温暖如春,阳光明媚,仿佛来到了马赛的初夏时节,田野中开满了不知名的小花,绿草如茵。”索菲亚脸上呈现出欣喜神色,她身上穿着浅青色的套裙,将少妇身材勾勒得玲珑毕现。

        

与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士做伴聊天,让人心情愉悦,李栓柱自然也不例外;“您说的非常对,在这样美好的日子里与三五好友纵马郊外,猎取一些野物,当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李先生也有这样的爱好?”

        

“平素里军务繁忙,很难抽的出空暇去消遣,但是纵马游猎是男人的最爱,在下区区一介凡夫俗子,自然也不能免俗。”

        

“李先生过谦了,我看你可是年少有为呀!”

        

“谢夫人夸奖。”

        

言谈之间

        

客轮顺流疾驰而下已接近红河谷市区郊外,远远的能够看到北岸红山造船厂基地,沿着河边码头排放着几艘新船,有一艘体型庞大的军舰格外引人注目,那就是在年底下水舾装的“青龙”号重巡洋舰。

        

按照舾装计划,该舰将于6月底入列婆罗洲舰队。

        

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青龙”号重巡洋舰静静地停靠在码头边,黑洞洞的炮口指向远方,看起来仿佛威力无穷的怪兽一般令人震撼。

        

这一级舰装备了厚厚的哈维防弹铁甲,舰体相对于传统铁甲战列舰显得修长,从前到后分别设置了三座双联装20毫米高倍径舰炮,采用了蔚蓝色武器公司最新舰炮液压复进技术,主炮火力极为猛烈,在重巡洋舰中无出其右。

        

全舰排水量重达00吨,这样的水平已经超过大英帝国排水量000吨左右的二级主力铁甲战列舰,战斗力在整个南太平洋地区首屈一指。

        

由于所有的三座20毫米双联装主炮都沿战舰中轴线布置,采用高干舷设计,取消风帆桅杆,所以舰体上显得简洁明了,布局严整。

        

由于昆士兰独特的海军需求,“青龙”号重巡洋舰首先追求的就是高航速,大航程,注重官兵远洋航行的舒适性,所以每一位水兵都有一张自己的床铺,在当今时代是非常人性化的设计。

        

由于该舰充裕的排水量,所以重甲防护达到并略微超过万吨级战列舰水准,并且采用水线下多隔层抗沉设计,防御力惊人。

        

唯一不足之处是3座20毫米双联装主舰炮口径严重偏小,火力偏弱,这成为当今欧洲各强国舆论调侃的槽点,被英国《泰晤士报》称作是“落后时代的可怜虫”。

        

德国人调侃这是“巨舰扛着小炮”,显示出“昆士兰人谨小慎微的心态,或者干脆只是想少花点钱”。

        

这样的主炮口径装备确实不容于时代潮流,显得格格不入。

        

要知道;

        

大英帝国皇家海军一级战列舰主炮口径普遍已经达到340毫米,德国略逊一筹,5000吨以上主力战舰火炮口径普遍305毫米,海洋争锋讲究的是大舰巨炮,命中一发即给予敌人重创。

        

德国出口满清国的“镇远”和“定远”两艘7600吨战舰装备的就是双联装305毫米重炮,前后各一座。

        

英国排水量440吨的伦道尔浅水重炮舰装备的就是一门20毫米重炮,除了炮管短一些,没有更先进的液压复进技术和半自动液压装填技术,其他的“青龙”号重巡洋舰主炮别无二致。

        

但是,“青龙”号重巡洋舰真的这么逊吗?

        

在海域广阔的南太地区,青龙号重巡洋舰是可以排入战列线进行对轰的狠角色,由于采用新型液压复进技术,在单位时间内可以倾泻更猛烈的火力。

        

主炮口径比他大的没它跑得快,主炮口径比它小的没它装甲厚,这是一款标准的远洋运输线游击舰,在战时会对敌方运输线形成严重威胁,同样对包括二级和三级铁甲战列舰在内的护航舰只形成严重威胁。

        

在红山造船厂船坞内

        

可以看见两艘巨舰正在建造中,一艘稍大一些,是为大英帝国维多利亚女王陛下登基50周年献礼,建造的万吨级“威严”级三艘后续舰之一。

        

一艘稍小一些,是“青龙”级重巡洋舰的第二艘姐妹舰“白虎”号,同样是00吨级重巡洋舰,因为舰艉增设了两艘60吨火炮快艇,预计建成后排水量将超过9000吨。

        

看着江北一字排开的造船厂高大的厂房,李栓柱心中涌动着自豪的情绪,耳边回响起校长大人在军事会议上的战略论述,心中深以为然。

        

昆士兰下一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大力开拓海外市场,将昆士兰工业制成品远销到世界各地,建立起轻重工业并举,特色农牧业为基础的外向型经济体,参与国际竞争。

        

围绕这一政策核心

        

军队建设将以海岸警备队扩张为主,重点建设“拳头部队”为主的机动舰队,重点建设以“蚊”级巡逻艇为主的海岸巡逻舰队,在看好门、守好家的基础上威慑敌人,保护远洋运输航线,维护昆士兰对外利益。

        

国民警备队现阶段任务以防御为主,苦练内功,严明军纪,震慑并制止任何南方分裂势力行动,维护澳洲统一大市场利益。

        

“少校先生,这里的工业化程度真是让人惊奇,自从离开法国马赛港之后,我还从来没有在任何地方看见过如此多的现代化船舶。”

        

“夫人,澳洲盛产铁矿和金矿,具有发展钢铁制造业的先天条件,造船业就是代表性产业。”

        

“哦……没劲儿,看着这些没有一点艺术性的冰冷大家伙真是让人扫兴,相比而言,我更喜欢浪漫的诗歌和艺术,优美的旋律以及薄如蝉翼的丝织品,他们会让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女人发出咏叹调一样的感慨,李栓柱不动声色的皱了下眉头,但是却顺着她的口气说道;“我同意您的观点,夫人,蒸汽工业带来的机器产品粗暴而直接,远没有精巧的艺术品和纺织品那么吸引人。”

        

“哦……天呐,您也这么看?”

        

“正是如此。”

        

李栓柱的回答引起索菲亚夫人的强烈好感,她开始滔滔不绝的埋怨丈夫弗朗索瓦缺乏情趣,整天沉迷于油污的机械造物,简直让人难以忍受云云。

        

从她的口中,李栓柱知道弗朗索瓦先生正是重型拖拉机设计师之一,目前在龙锦公路上实验通用公司的新型拖拉机产品,已经有数月之久了。

        

显然,若是愿意的话,这可能是一场美丽的邂逅。

        

李栓柱对此兴趣缺缺,随着客轮进入繁华的红河谷市范围,很多旅客陆续的走到船舷边欣赏岸上鳞次栉比的高楼景色,这其中也有不少军官。

        

李栓柱的目光瞥到段祺瑞和其他几位熟悉的军官,于是便歉意的笑着说道;“抱歉夫人,今天和您的谈话非常开心,但是我不得不离开了,我的同伴可能有点事情要谈。”

        

“是那些军官吗?”索菲亚回首看见几位年轻的军官,双方远远的颌首致意,显得极有礼貌。

        

“是的。”

        

“那好吧,今天是一次愉快的聊天。”

        

“我也这样认为,失陪了,夫人。”

        

李栓柱微微欠身施礼,然后离开栏杆边大步迎向同伴,简单打了声招呼之后,便把段祺瑞扯到一边去。

        

“栓柱兄,有事吗?”段祺瑞嘴角噙着笑意,目光有意的看向不远处一抹倩影。

        

就差恭喜李栓柱交上了桃花运,真是事业美人双丰收。

        

这种事在华裔中虽然不多,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前任副州长兼移民署长韦克斯福德先生就有十几位漂亮的情人,日子过的荒淫奢靡,这几乎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咳咳,别瞎想。”

        

李栓柱略有些尴尬的干咳两声,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魅力吸引女人,也没有进行一场风花雪月浪漫邂逅的打算,反而神情严肃起来说道;“通知一下安全处的人,对这个女人进行一次暗中甄别,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同伴和意图?”

        

“哥,没这么严重吧!”段祺瑞有些傻眼了。

        

“那就算防患于未然吧,毕竟龙门警备区辖地非常敏感,我们这些军官脑袋里都要有一根防范的红线,别整天想着天上掉馅饼的那些好事儿,我从十来岁出门讨饭起就压根儿不相信。”

        

“那……会不会是这个洋婆子对你心存好感?”

        

“扯淡呢,我长这么大,就没有受到一个大家小姐和女学生青睐,忽然来个洋婆子说有好感,而且男人还几个月不在家,可能性无限接近于0。”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好像有些问题,客轮上就有安全处的人员,我马上通知他们。”

        

“行,尽量暗中调查。”

        

“我知道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