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我被公高潮A片|为什么男生抽的越快声音越响

云诺谦打字给她看:“童叔让你好好养身体,多吃点,明天来看你。”

        

云果点头:“童叔,晚上一定要让两个小家伙早点睡,不要因为他们撒娇,就迁就他们哦,不然以后,他们会抓住你的弱点,总是跟你撒娇的。”

        

“好,我一定让他们早点睡,你什么也不要想,就好好养身体。”

        

童叔离开后,云诺谦盛了一勺汤递到她面前。

        

“来,张嘴,啊……”

        

云果凝眉:“我自己吃吧。”

        

云诺谦摇了摇头,用口型,认真道:“我喂你。”

        

云果抿了抿唇角,张开了嘴。

        

这不是他第一次喂她吃饭了。

        

她记得,上初三的时候,有一次她发高烧,烧的迷迷糊糊的,什么也吃不下,那天云诺谦就是这么一勺一勺喂她吃饭的。

        

当时他还说:“他提前体验了一把做父亲的感觉。”

        

喂她吃饱后,云诺谦将她的床摇平,让她躺下睡觉。

        

他走到茶几边,吃已经快要凉掉的饭菜。

        

没多会儿,他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将手机接起:“子墨。”

        

“云少,你让我调查的事情,我调查了,可是,我并没有查到宿小姐雇佣的任何人在夫人周围转悠。”

        

“没有?”

        

“是的,这两天,并没有人跟踪小云总。包括今天也一样,小云总从家里出门的时候,一路上并没有可疑的人和车跟着她,我也没有找到宿小姐跟踪夫人的踪迹,小云总去了咖啡店后,宿小姐是打车从另一个方向来的,她出门后,也没有跟谁交头接耳过,就直接进了咖啡厅。”

        

云诺谦凝眉。

        

他本来认定,宿芊要么是自己跟踪了云果。

        

要么,就是雇佣了人在云果身边跟踪云果。

        

本来他还担心,宿芊被绳之以法,可是她雇佣的人还在云果周围打转怎么办。

        

可现在……他倒是有些诧异了。

        

如果宿芊没有雇佣人在云果周围转,那她今天是如何准确无误的找到云果的的行踪的?

        

说碰巧偶遇,他绝对不信。

        

一个碰巧遇见的人,怎么可能会随身带着凶器?

        

她显然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所以,她一定是安排了什么人。

        

云诺谦想了片刻,表情更加凝重了。

        

“不对,这件事一定有问题,子墨,别放松警惕,继续查。”

        

“好的云少。”

        

挂了电话,他将手机放在了茶几上。

        

抬眼去看的时候,正好云果也正在看她。

        

云诺谦扬眉,对她笑了笑。

        

云果纳闷:“你在给谁打电话啊?”

        

云诺谦起身,拿起手机走到病床边,给她看刚刚的通话记录。

        

云果看他:“有什么急事吗?如果有的话,你就去处理。”

        

云诺谦摇头,给她打字:“没有,子墨跟我汇报了点事情,有子墨在公司,我还是很放心的。”

        

她的视线从屏幕上移到他脸上。

        

“你曾经说过的,子墨比一般的小企业老板还厉害。”

        

云诺谦点头,打给她看:“所以,让他在公司里顶着,我陪你,一点问题也没有,有什么事情,他会找我的。”

        

云果看着他,笑了笑。

        

他揉了揉她的发,打字:“休息吧。”

        

她往病床的一侧移了移。

        

随即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

        

云诺谦勾唇,在她身侧躺下。

        

他侧着身子,打字给她看。

        

“难得你这么主动,却又身上带着伤,你说,你是不是老天爷派来折磨我的小猴子。”

        

云果坏笑,往他怀里拱了拱。

        

“我是老天爷派来考验你的狐狸精。”

        

云诺谦叹口气,打字好慢,可他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打了出来。

        

“我说呢,我怎么在别的女人面前,都定力十足,到了你面前,却只能丢盔卸甲,原来你段位这么高啊。”

        

云果仰头,在他唇角亲吻了一下。

        

“所以呀,以后你要小心一点,不然,我就每天诱惑你,还让你碰不得。”

        

云诺谦笑,将她紧紧的环进了怀里。

        

云果睡了一下午,本来以为晚上会失眠。

        

没想到,因为云诺谦在身边,她竟然睡的很踏实。

        

只是后半夜,因为胳膊上的伤口太痛,所以她疼醒过两次。

        

云诺谦是真心心疼她。

        

他几次三番都想让医生来开止痛药。

        

可她却就是不肯。

        

他默默的记住了,今天云果所受的这些苦,全都是因为过去他的错造成的。

        

他要铭记再铭记。

        

他真的再也没有办法让这样的事情重演了。

        

第二天早上,童叔来送饭。

        

趁他们吃饭的时候,童叔告诉他们,昨晚云曦和仲语表现的很好。

        

知道妈妈受伤了,两个孩子都想来医院看看。

        

可是童叔没有同意。

        

吃过早饭后,云诺谦让童叔在医院里陪云果。

        

他要出去一趟。

        

为了以防万一,他还多调了几个保镖过来守着。

        

离开医院后,他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来到了警察局。

        

他见到了被关押的宿芊。

        

宿芊脸上带着近乎狰狞的笑。

        

她的这副样子,让云诺谦觉得陌生。

        

两人隔桌而坐。

        

云诺谦冷漠的望向她。

        

宿芊一句话也不说,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脸看。

        

云诺谦道:“你雇佣的是哪里的人。”

        

宿芊微微扬了扬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云诺谦脸上写满了冷漠:“所以,直到现在,你还不知道错是吗?”

        

“我没有错,我要为我姐姐报仇。”

        

“云果不欠你姐姐的,”云诺谦眼神森寒:“你姐是自杀。”

        

“她是被逼死的。”

        

事到如今,再听到宿芊说这些话,云诺谦竟只是冷笑了一声。

        

他抱怀,望向她:“你以为你不肯说,我就调查不到了吗?好,那你就继续沉默吧,你成功的把我们之间最后的一点情分也割舍了,那我对你们宿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差点杀了我的妻子和孩子,余生,你自己承担后果吧。”

+1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