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 整个没入@深入 低喘 我的补课老师h

秦红绯从自己所了解的知识层次上面给了于矗建议,先通过研究所的新方案来减缓于叔的痛苦,延长寿命,同时安排申请心脏移植。

        

她和唐小今聊过。

        

人工心脏的发展虽然在国外技术已经有了,可他翻遍了国外的临床相关案例,很多手术例子有出现不同程度的症状高达百分四十,这个概率在我国心脏手术率里是相当高的。

        

“按照我国普遍的心脏手术难度,因为引进技术已经足够成熟,心脏相关的手术一般成功率有百分九十,事后出现情况的有百分十,而这百分十通常起因是并发症。”

        

百分之十和四十,差距足足百分三十。

        

“我不建议冒这个险,当然,如果于矗她的父亲愿意试一下的话…”

        

于矗自己拿不定主意。

        

秦红绯建议她问问于父,让于父自己去做选择。

        

于矗同自己的父母和亲戚提起人工心脏时。

        

于母第一反应就是换了人工的那还能是原来的丈夫吗?

        

于矗说道,“当然还是原来的爸爸了,不过人工心脏寿命有限,要看使用损耗程度,一旦坏了,就要及时再换一个,爸爸,你觉得呢?”她知道自己可以哄骗爸爸,但她不想,想让爸爸自己选择。

        

于父觉得,他觉得不大行,“阿矗,爸爸不想用洋鬼子的东西。”他也无法接受自己的心脏被换成一个机械的心脏。

        

预料之中的,于矗不意外,说道“好,我尊重爸爸的意见,既然这样人工心脏我们先不去考虑,我们先考虑采取激素药保守治疗,然后做心脏移植好不好?爸爸,我已经了解过这方面的相关了……”她说了很多,自己了解的,问医生的,红绯他们帮忙查的。

        

于父有些意外的去看妻子,妻子也是一脸错愕,显然,她也意识到了。

        

女儿成长了不少了。

        

他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小矗会哭哭啼啼,可截至目前为止,不管她背后有没有哭,起码在他们面前都没哭过,他心里不是滋味。

        

其实他想说,爸爸什么也不想做。

        

不管人工,还是移植。

        

但他知道妻女都想自己活下去,不接受自己死亡。

        

于父最后还是接受了秦红绯那边提供的方案,先保守治疗以延缓寿命和痛苦为优先,同时转去央城的附属院治疗,于家是非遗文化家庭,对社会和历史有着极大的贡献,而今于兴恩病了,国家自然而然在这方面是能帮则帮,能补贴则补贴,尽全力去给他提供最好的治疗。

        

于家在医疗方面是没有相关熟人的,秦红绯便先和苍老打了招呼。

        

于父转进央城的附属院后由专科方面的专家接手来负责前提的稳定治疗,这是一个长期的治疗,秦炎也帮忙跑了几趟,给于母买了陪床的沙发椅包括一些生活上的用品之类的。

        

包括医院里的护士护工一流的,对他们也是相当的关照,夏露女士和夏二婶也特意飞来了一趟陪着于母聊了聊天,安慰她,这是于家人都没有想到的。

        

于矗和秦红绯是朋友。

        

可实际上于家和夏露接触不多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能特意前来探望,送红包,哪怕于家不需要这份钱,但礼轻情意却重。

        

于二房都在说,“能认识红绯这个朋友,是小矗的福气,我看小矗都坚强了不少。”

        

于母正在看夏露送过来的红包,钱不少,起码有二千,而除了钱外还有一个平安符,那是出了名的寺庙里求来的,她给丈夫看,“你看这份心,就胜过不少人了。”

        

于父生病的消息瞒着家里老人,亲戚朋友是没法瞒住的。

        

已经通知了,大多数也嘘寒问暖,但也仅仅只是嘘寒问暖,不是说不关心,只是人也有各自的生活,像秦家人这样,交情不算深,特意跑来送红包送平安符的是头一份,于母没多过的说什么,但这份恩情是默默给记下了。

        

于兴恩开始接受治疗。

        

于家人在央城人脉不多,但秦家人却迁移到了这边的,知道这事后,秦爷爷和秦奶奶不时的上门,也没多留,就看看缺了什么,需要什么,帮着送了点,偶尔在帮忙炖点营养之类的汤水,然后就也走了。

        

秦炎,齐雾,唐今南,路湘几人也会时不时帮跑着来照看一下。

        

然后帮忙连接视频,可以让于矗哪怕在秦怀街也能看到她父亲的近况。

        

日子一来二去的过着,就到了高考放榜时了,看似风平浪静。

        

实则国内各大名校都没有睡觉,都在等着明天放榜的消息,并在积极的通过各方人脉来获取今年高考生的成绩,进入了抢人备战状态之中。

        

秦红绯的成绩被屏蔽了。

        

她不是自己查的,书老师查了后来告诉她的。

        

一开始是没查出来,两个小时后还没查出来,根据以往高考的现状判断,要么作弊要么屏蔽。

        

作弊是排除了的,那就只剩下屏蔽,这是为了防止各大省市为了炒状元和成绩教育部推出的措施,只是秦红绯不知道,原来这么早就开始实施了。

        

书老师激动到大夏天的,冷汗一直出,她说,比生孩子那会还要激动人心。

        

于矗不理解屏蔽的意思:“屏蔽是什么意思?”

        

于冲解释道,“就是考进了全省前十,考生自己查不到成绩,也不知道排名。”

        

于矗惊喜无比,“这么说,绯考进了前十?”

        

于冲点点头,也去看秦红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是这个意思。”

        

于矗高兴的扑向了秦红绯,“绯,你好厉害啊。”

        

于家人知道消息后都很替秦红绯高兴,连秦怀街的亲朋好友都来问过消息,周主任跑了好几趟,龙大爷也捧着自己那基本不离手的老革命水杯问过几回。

        

秦云他们也打电话来问过几回——全省前十是在次日的时候被确定下来的。

        

于矗一开始还挺疑惑,不知道成绩,那要怎么填写志愿,然后她很快就知道了。

        

可能都不用填的,因为各大校都挣着抢着要你。

        

秦红绯已经回了二房住了,也不知道他们打哪了解的电话,二房电话快被打爆了,二房打不通,就打居委,短短一天,秦红绯就接了十几所大学的邀请电话。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