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开花苞 上@好大好硬再快

匆匆几天过去,新的一周到来,这段时间公司发展很迅速,未央微博的用户正式突破四百万,目前正在快速增长中。

        

推广活动进行的也很顺利,这段时间已经和近三百名作者进行合作,光礼物就送出了八十多万,效果很显著,已经在网文圈造出了一定的声势。

        

越来越多不太出名的作者加入进来,这些人都是自带干粮,未央微博官方没和他们联系,也没送他们礼物,都是在这股声势下自发宣传,推广自己的微博。

        

这股声势在和未央微博合作的大神,和知名网络作者引领下,有着燎原之势,声势越来越大。

        

甚至已经有点破圈的意思了,一些自媒体,或者新闻网站的边边角角,已经零零散散地出现了关于未央微博的报道,也引起了不少圈外人的好奇和关注。

        

接下来公司要做的就是引导并保持这股声势,吸引越来越多的作者参与。让越来越多的读者知道未央微博,引起他们的好奇心,进而吸引他们开通注册。

        

只要能充分挖掘出这部分潜在用户,未央微博就能登上一个很大的台阶,从此以后有了自己的根脚和基本盘,可以进行其他方面的尝试。

        

上午在公司待了一会儿,又去洛京俱乐部转了一圈,下午林睿按照发来的地址,来到洛城师大附近的一处商业楼,范教授的个人工作室就在这里,国画培训班也在这里开班。

        

他来的并不早,到地方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找了一个位置,把各种工具摆好,等待开课。

        

范教授是一位女性,穿着打扮很有气质,虽然四五十岁的年纪,身上还有一股知性优雅的风韵。

        

没有说多少废话,讲了讲办这个班的目的,一些课堂纪律和要求,就正式上课。

        

国画可以分为工笔画、写意画、钩勒画、设色画、水墨画等…

        

根据画作内容,又可以分为人物画,山水画、界画、花卉画、瓜果画、翎毛画、走兽画、虫鱼画等。

        

这些基础性的理论内容当然不用讲,毕竟都是有一定基础的人。

        

正式上课前,范教授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扫视了一圈。

        

“大家都知道,国画的两种最主要的技法,工笔画和写意画。”

        

“工笔画讲究笔法工整细致。而之相反的就是写意画,写意画尚意轻形,比起具体表现出所画对象的形态,写意画更注重神韵。”

        

“我比较擅长写意,这也是培训班以后的主要学习方向。”

        

听到这林睿倒是挺满意的,工笔画太过注重细节勾勒,比较繁琐。

        

写意画比较注重意境,天马行空,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画起来速度也快。最适合他这种有兴趣,有想象力,但不愿浪费太多精力去画画的人。

        

在林睿听课的当口,张静娴也来到了范教授的工作室,今天第一天开课,小吕过来帮忙。

        

看到了张静娴,连忙走上了说道:“静娴,你怎么来的?”

        

张静娴道:“范教授在吗?有些问题想请教她。”

        

小吕说道:“今天培训班刚开课,范教授正在上课,估计你还得等会儿。”

        

张静娴惊讶道:“培训班今天就开课啦,那我等会儿再来。”说着就要走了。

        

小吕仿佛想到了什么,忽然说道:“对了,静娴,上次买走你画的那人也来了,要不要过去看看。”

        

张静娴愣了一下,对高价买走自己画的人,她也挺好奇的,想了想道:“行,我去窗外看看,你和我指一下。”

        

林睿听范教授的课,正听得入神,不愧是师大的教授,确实有两把刷子,没讲什么过于繁杂的理论知识和术语,但每句话却又说到点子上。

        

针针见血,一条条一框框,把他们这些业余画家的种种毛病和问题一一指出,让人有种恍然大悟,茅塞顿开之感。

        

正在这时,林睿仿佛感觉到窗外有一道目光向自己看来,他这段时间随着身体素质和精神状态越来越好,感官十分敏锐,条件反射性的扭头看去。

        

正好和一道目光对上,那是一张清纯之极的脸蛋,脸上没有刻意打扮,只画了浅浅的淡妆,一张标准的瓜子脸,配上一头乌黑的秀发,再加上那张搭配的近乎完美的五官,让人不由得怦然心动,有种初恋的感觉。

        

这是张静娴,林睿随即就认了出来。

        

两人目光交汇,仿佛有火花闪过,张静娴看着林睿有些熟悉的面容,也认出了他。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脸色突然变红了,瞪了林睿一眼,有些害羞的低下头,脚步匆匆的走了。

        

林睿无奈地笑了笑,自己可什么都没干呀!难道上次给她留的印象太坏了。

        

他现在不是几个月前的那条单身狗,没有那么春情萌动,虽然看到张静娴仍然极有好感,带有一点怦然心动的感觉。

        

但有了苏红袖每天耳鬓厮磨,让他对这方面的抵抗力增强了很多,不会再那么急色的挑逗人家。

        

一切还是随缘吧,他现在的感情够丰富了,有机会接触一下也可以,没机会也不必太刻意。

        

随后又开始认真听课,老师水平高,他听得也入神,眨眼间两个小时过去,这期课就结束。

        

林睿意犹未尽的回过神,没有立刻收拾东西回去,铺开宣纸,挥毫泼墨,姿态潇洒的画了一幅山水画,完全是写意画,内容极其简单,想到哪画到哪。

        

就是这质量,林睿看的微微有点脸红,怎么看都有点像小孩子涂鸦,别说是神韵,连形态画的都有点四不像。

        

好吧!刚上第一节课,素描画的好,毛笔字不错,不代表就能画好国画,他有点高估自己的水平了。

        

有点郁闷的收拾东西出了教室,刚巧又遇到了张静娴,她旁边正站着一名男子,长得颇为帅气,此时正一脸爱慕的看着她。

        

“静娴,我送你吧,这里离学校快一公里了,我顺路送你。”

        

张静娴笑了笑,客气的说道:“谢谢你了谢师兄,不用麻烦,我自己就行。”

        

谢师兄一脸殷勤道:“麻烦什么,你是老师新收的学生,我送你是应该的。再说我有车,方便的很。”

        

说着有点显摆似的拿出车钥匙。

        

张静娴仍然摇摇头道:“不用麻烦你了,离得不远,我自己回吧。”

        

谢师兄仍然在坚持,这时林睿正好和他们碰上。

        

看着眼前两人,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张静娴明显对谢师兄不感冒,到让林睿忽然起了捉弄的心思,脸皮仿佛也瞬间变厚了。

        

心中一动,走上前冲着张静娴打招呼道:“静娴在这等久了吧,我刚才有点儿耽误了,走吧一起回学校。”

        

张静娴愣了一下,一脸茫然,咱们熟吗,什么时候约好了。然后仿佛想到了什么,脸色又红了起来。

        

旁边的谢师兄听见林睿亲热的语气,又看到张静娴脸上害羞的样子,仿佛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怪不得张学妹推三阻四的不让自己送,原来人家…

        

只是让他疑惑的是,他对这个张学妹痴心很长时间了,没见她和什么人交往呢,这个人从哪冒出来的。

        

想到这他的火又冒出来了,心里非常不爽,张学妹面前要保持风度,不能发火,尽量让语气平缓道:“这位同学,你是…”

        

这话看似在问林睿,其实更想听张静娴亲自说。

        

不等张静娴开口,林睿说道:“你也是范教授的学生吧,静娴以后也要跟着范教授学习,她性子比较安静,天天光痴迷画画,还要麻烦你多多照顾点。”

        

谢师兄木然的点点头,有点懵逼,又仿佛觉得心中的猜测得到证实,神情瞬间失落极了。

        

张静娴也反应过来,羞恼的瞪了林睿,正要开口说些什么,林睿却先一步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静娴同学,无意冒犯,只是路见不平,想帮你解决一下麻烦。你现在要是揭穿了,你们同一个导师,他以后可是还会天天缠着你。”

        

“我就不同了,先不说我有没有这个心思,咱们可能以后见不了几次面,想缠住你都没机会。”

        

张静娴脸上神情纠结,最后恨恨的瞪了林睿一眼,嘴张了几次,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解释。

        

而这一切在谢师兄眼里,先是看到林睿凑到张静娴耳边亲昵的说着话,张静娴还瞪了他一眼,加上原本就有些羞红的脸蛋。

        

这一切就仿佛一对小情侣在打情骂俏,瞬间受到暴击伤害。

        

轻轻叹了口气,一肚子的话憋在口中不知道怎么说,只能郁闷的领头外走。

        

看到谢师哥走在前面,一时注意不到后面,张静娴脸色红红的,有点生气道:“你怎么能这样,咱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这么说,别人还以为我…以为我…”

        

林睿一脸歉意道:“不好意思,刚才莽撞了,你也可以把我当成你的仰慕者。刚才见他这么骚扰你,一副你不同意就不罢休的架势,就想帮你解个围,而且一劳永逸都解除骚扰,这才出此下策。”

        

张静娴听到他的话,脸色更红了,低着头小声说道:“那你也不能这样…而且你也不像好人,你…”

        

林睿叹了口气道:“我承认,几个月前第一次见你,确实被惊艳了,所以才有了点出格的举动。”

        

“但你走后,我也挺懊恼的,当时太无礼。回去后我还反思了一段时间,后来虽然知道你在哪,却一直没去打扰,你看这么长时间我有去找过你吗?”

        

张静娴感觉他说的有点儿道理,又总觉得哪里不对。

        

“那你为什么买我的画,价钱还出那么高。”

        

林睿道:“一是你画的确实不错,画风我也喜欢。而是你这个人也不错,我挺欣赏的,所以买下来留作纪念。”

        

张静娴脸色更红,还想提出更多疑问反驳他,最终也只是弱弱的说道:“我还不想谈恋爱,也不喜欢你,你以后别这样做了,大家该误会了。”

        

林睿笑道:“你可别误会,我只是欣赏你,欣赏你的画和人,你可以理解为这是我对美的追求,并不代表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张静娴脸色仿佛熟透的苹果,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说,低着头,加快了脚步。

        

出了商业办公楼,谢师兄先一步来到自己的车前,他还不想认输,他想从其他方面打击对方。

        

而车就是实力的展现,感情方面可能比不上你,但我要在物质上击败你。

        

他转过头看着眼前刚走出写字楼的两个人,尤其是张静娴脚步匆匆,脸色羞红一片,神清的也不太对。

        

这让他瞬间火起,有了不好的联想,难道自己刚才走的太快,两人被落在后面,那个男学生对静娴偷偷做了什么,让她这么害羞,意乱情迷。

        

他想一口老血喷出,他还是忍住了,更不放心让两人待在一起,努力让脸上浮起一丝笑容,对着两人招手道:“静娴,你们也要回学校吧,坐我的车,正好送送你们。”

        

说着炫耀似的看了林睿一眼,非常有范儿的拍了拍他的那辆北京现代。

        

林睿看了看张静娴的脸色,显然不想,这就让他放心多了。

        

对着这位谢师哥笑了笑,说道:“谢谢你了,这么关心静娴。不过不用麻烦了,我也有开车来。”

        

说着掏出车钥匙按了按,旁边那辆帅气的银灰色轿跑灯光闪了闪,叫了几声。

        

谢师哥看着旁边的那辆轿跑,其他不论,光看外形就比他的车好多了,脸上有点难看,又有点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今不但感情上落了下风,在物质上竟然也输了,这让他一时无法接受,又不得不接受现实。

        

林睿冲他挥挥手道:“谢师哥你先走吧,谢谢你这么关心静娴,我送她回去就行。”

        

谢师兄现在心里既失落,又感觉灰头土脸没了面子,也没有待在这里的心思了,如果待会看到了他们两个秀恩爱,岂不是更郁闷。

        

随意回应了一句,当下有些手忙脚乱的上了车,匆匆离去。

        

两人目送谢师哥远去,林睿忽然做出邀请的姿势道:“静娴,我送你回学校吧!”

        

张静娴仿佛鼓足了勇气,昂起头看着林睿,和他目光对视道:“不论你是不是喜欢我,我现在都不想谈恋爱,所以希望你说话算话,别象谢师哥那样,我不喜欢那样的人。”

        

“而且我也不需要你送,自己可以走!”

        

林睿耸了耸肩,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摊摊手说道:“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见,也不会去骚扰你,什么时候想谈恋爱了可以找我,我帮你,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张静娴松了口气,又打量的林睿两眼,脸色不争气的又红了红,终于还是低着头,脚步匆匆的离去。

        

林睿目送她走远,摇了摇头,轻轻笑了笑。

        

既欣赏这样的女孩子,有点儿想法,又不敢过度追求,他感情已经很丰富了,感觉有点祸害别人的节奏。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