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哥太大了~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古语说玉不琢,不成器。

        

翡翠原石的切割方法分擦石与切石。

        

技巧很重要。

        

开石师傅需要精准的分析,就象医生一样,对整块原石有预测能力。

        

有可能原石里面就是手指甲大小的一小片绿,若不慎把它一分为二,其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甚至整块翡翠都毁了。

        

所以必须对玉料的颜色,有些翡翠表面有裂纹,和水头情况进行判断。

        

很多解名师傅采取保险擦石方法,找个适当的位置,从表面开始擦,一点点往里寻找绿色。

        

必须找到熟练的专业的解石师傅。

        

翡翠加工厂老板给解石师傅的工资一般也不会低。

        

象陈百会在周远平这里,月薪三万,一年也达到三十六万了。 

        

他现在开出租,月挣一万都成问题。

        

虽然他接到林元的电话,也对林元是否有实力开翡翠加工厂表示怀疑。

        

但是现在看见他货架上二千多万的存货时,他内心的狂喜难以自制。

        

“行,我拿几块原石去擦石试试?”

        

他进去货架抱了几块原石毛料出来。

        

林元制止了他:“陈师傅,你用推车取三四十块原石出来,我先在原石上做个记号,然后你根据我做的记号,切割下去,只要一刀,你就可以看见原石蕴含的绿色了。”

        

“林总,这可能么?”

        

陈百会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怎么可能?

        

我解石工作干了七八年,从来没有人敢保证,只需要一刀就可以见分明。

        

这样的话,我们这些解石师傅的工作岂不是太轻松了。

        

“是不是可能,你试一块不就知道了。”

        

林元用2000点会员积分兑换了十分钟的慧眼识别术加强版。

        

然后认真鉴别后在每块原石毛料上都划上一条线。

        

根据他划的线条去切割,绝对不会扎原石珍贵的绿割没了,能够充分地保证原石的利用价值。

        

陈百会半信半疑地开始操作。

        

平时杨紫明并不参予这种工作,擦石工把抛光好的完整的戒面,交到他手里。

        

然后他观察戒面形象,构思出一个精美的图案。

        

用刻刀再把它雕刻岀来。

        

现在见林元把话说得太满,也不禁充满了好奇。

        

陈百会把一块原石放到切割机上,固定好,然后按照林元划的那条线,割了下去。

        

他觉过这一刀是他干解石工以来最爽利的一刀。

        

根本不用顾虑其他的。

        

反正是你老板让我切的,切坏了也不关我的事。

        

原石一分为二,他赶快把两片原石洗干净。

        

果然看见了一团墨绿的翡翠,一点都没有损坏。

        

这团墨绿完全可以取下来,磨成戒面,做一个吊坠,或者雕一个玉观音都行。

        

“林总神了,真的一点都没有偏差,你是怎么做到的?”

        

陈百会惊讶万分。

        

“当然了,没有把握我也不可能瞎指挥让你切了。”

        

林元肯定不可能告诉他是系统透视功能。

        

这玩意解释不清楚。

        

陈百会又去拿另外一块原石去切。

        

还是一样的结果。

        

此时他的手机接到了羊城钱币收藏商古成基的电话。

        

“林总,已经到你家庭院门口了,在家么?”

        

“在呀,我下去。”

        

他对陈百会和杨紫明说:“一个老板从羊城过来,我去接他一下。两位中午在这里吃饭,我老爸是专做客家菜的大厨师哦。”

        

陈百会只想把面前的林元划了线的四十块原石,全部切割开,确定林元划的是不是全部都没有偏差。

        

若是真的,以后他谁都不服,就服林元。

        

而杨紫明也抱着相似的想法。

        

“林总,没关系的,你有事就去忙吧。我跟杨大师在这里,把这些原石割开先。”

        

陈百会在埋头工作。

        

杨紫明此时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不知道林总有没有打电话给那个乔治林,若是叫了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过来。若是他来,我就不准备来了,不想再跟他混在一起。”

        

陈百会:“希望林总没有请他。那个人工艺水平可以,但为人品质太差。”

        

杨紫明:“我怀疑当初周老大倒台,都是他背后搞的鬼。”

        

“你有证据没有?若是没证据就不要乱说。”

        

“杨总,这话我只跟你说,有一次我上三楼阳台去晒被子,听见他在跟一人打电话,说周老大指使助理参予朝阳广场改建投标的事情,并且说有周老大跟助理谈话的录音。不明白,他录音是怎么搞来的。

        

后来我听见后,怕他发现后,就悄悄避开了。

        

后来我有意识观察他,确实发现他在庭院里几个地方暗自装了窃听器。你说他搞的什么鬼?”

        

杨紫明示意他噤声:“算了,周老大都倒了,我们何必去管这种闲事。”

        

他也动手去帮陈百会清洗解开的原石毛料。

        

此时的林元在门口接到了古成基,一个五十出头的大汉。

        

一头乌黑的头发,梳在后脑勺扎来一个辫子。

        

颇具艺术气质。

        

“古总,你的形象就是一个标准的艺术家形象。一身的书卷气质味。”

        

吉成基呵呵一笑:“林总,不,我还是叫你小林顺口。你养的这两条狼犬,还真是厉害,恐怖。你看它们堵在门口,就一双冷冷的眼神看着你,让人不寒而栗的感觉。”

        

林元也看见了。

        

两只狼犬对于庭院外的人,绝对不会冲出去攻击。

        

但是对于未经主人同意,擅自闯入庭院的人,会毫不客气地扑上去撕咬。

        

来过庭院的人,第二次正大光明的进来,也会不予理睬。

        

但若是鬼鬼祟祟的进入庭院,它们也不会管你是不是熟人,会一直在后面紧随着你。

        

林元招手让两只狼犬离开。

        

将古成基让进了庭院。

        

几帮砍树的亲戚在忙个不停。

        

“小林,这是怎么回事?”古成基指着几个背树木到铁皮棚的树鹏几人问。

        

“我收购这些黄花梨木,这些树影响庭院风水了,小区业主都愿意把它砍掉,于是我安排亲戚干这件事。”

        

林元看见张凤和李小梅两个女孩都在用肩扛着木头。

        

两个都是农村出身的女孩,这种粗活,对她们来说也是驾轻就熟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