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止熄痒~越摸水越多

     

回到欧阳谷的身边,一阵清凉的风吹起了唐茵杂乱的头发,月色和她的目光一样冷冽。

        

“是巫毒教派的人。”

        

“果不其然,真的是他们。”欧阳谷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动手吗?”

        

“动手。”

        

唐茵眼中冷意更浓,抬手一挥,立刻七道长虹破空而出,闪烁之间化作了七柄飞剑没入虚无,在那两名守卫的魔法师尚未反应过来的瞬间,好似镜子破碎的声音清脆地响起,只见那两人的身体连带着身后的巨石围墙一起,刹那间破碎成片四散开来。

        

剧烈的声响顿时吸引了建筑群中那些人的注意,唐茵踩着如瀑的月光向他们走来,莲步轻移,一道道长虹在她的脚下汇聚成一个繁复的阵列,手中的玉笛化作紫晶长剑,映照着她眼中闪动着的幽蓝色光芒。凛然的杀气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仿佛有一把把钝刀在摩擦着自己的皮肤,呼吸都不由地为之一滞。

        

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唐茵所吸引的时候,欧阳谷的身影蓦地出现在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火焰在欧阳谷的目中熊熊燃烧,逐渐波及全身,他好似是掌控火焰的神灵。他右手魔杖一指,炽热的火焰风暴呼啸而起,一道道赤红色的长芒破空而出,在其四周蓦然间出现了一圈又一圈的波纹,甚至就连这些虚无的波纹上都有火苗在跃动,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狂暴的火焰几乎是在瞬间就将整片建筑群吞没,化作了飘散的灰烬,紧接着,一道清冷的寒光从天而降,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崩溃之声乍然而起,一道锋锐无匹的冲击风暴猛然间席卷天地,所过之处,除了那尊高大的石碑以外,一切尽皆寸寸碎裂。

        

唐茵和欧阳谷相对相视而立,两人之间躺到了大量焦黑色的尸体,再无一人站立。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欧阳谷轻声低语道,目中掠过一丝疑惑之色。

        

虽然他和唐茵两人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全盛状态,但也并非是可以在巫毒教派里横行无忌的无敌存在,和他们实力相当的人至少还是有十指之数,这里看上去也算是一处比较重要的据点,为什么连一个能够稍微抵抗一下的魔法师都没有?

        

“有点奇怪……”唐茵心中也有些感到不安,对方崩溃得太快太彻底,以至于给人以一种极不真实的错觉。

        

欧阳谷走到了那处石碑跟前打量起来,石碑正中央是一个古怪的阵列,它的形状不是通常的圆形或是三角形,而是奇怪的不规则形状,左边叉出来一块,右边又突出来几条横线,有些地方的线条更是戛然而止,似乎是一个尚未完成的阵列。

        

唐茵的目光在扫过石碑上的阵列的时候忽然黯淡了一下,她感觉自己的意识仿佛要被吸进去一般,虽然立刻移开了视线,但一时间仍不由地有些恍惚。

        

“Vitametmortem,estreincarnationnonestfinis……”

        

“什么声音?”

        

欧阳谷忽然间听到了一阵呢喃的低语,紧接着,他便看到石碑跟前有一具已经变成焦炭的尸体蓦地抬起了一只手,它抓住了面前的石碑的底座,进而一道模糊的光晕猛然间扩散开来,横扫了整片建筑群所在的区域。

        

欧阳谷和唐茵二人同时跃上高空,只见下方躺倒于各处的那些尸体在被那道光晕所触碰的刹那竟然一下子崩溃开来,化作大量的红褐色丝线向着石碑下的那具尸体汇聚而去,在一片迷蒙的血雾之中,一个诡异的妖影出现了。

        

唐茵和欧阳谷同时瞳孔一缩,在那妖影出现的瞬间,他们心中蓦地升起了一阵彷徨,这彷徨并非是因为对方身上散发的庞大魔力波动,而是因为某些他们所不知道的缘由,这彷徨的出现伴随着无助和恐惧,这是他们许久未曾回忆起的情感。

        

忽然,血雾动了!那道诡异的妖影径直冲向了天空中的欧阳谷,气势惊人。欧阳谷立刻挥动魔杖,一道炽热的火焰霎时间喷涌而出,与那妖影在半空中相碰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但在片刻的寂静过后,那妖影竟然穿过了漫天的火焰,附着于它周身的雾气被火焰点燃,熊熊燃烧着,带着无与伦比的高温,急速袭来。

        

欧阳谷的瞳孔中倒映出了一张恶魔般的脸,锯齿状的口中喷吐着火焰,倒三角形的头颅上棱角分明,更恐怖的是那双眼睛,其中闪动的红芒透出疯狂的杀意,仿佛势必要将他撕碎一般!

        

右手握着魔杖在身前一划,欧阳谷魔杖上萦绕着的那缕红光立刻散开,化作了一面半透明的光盾挡在他的身前。可那光盾却如同纸糊的一般刹那间破碎,那火焰中的妖影只不过略微一顿,便立刻向着他继续冲击而来!

        

欧阳谷顿时面色大变,就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清冷的银辉洒落,唐茵手持着紫晶玉剑挡在了他的身前,眼中闪耀着幽蓝色的光芒,一轮满月浮现,将她和欧阳谷同时包裹在内。

        

面对着呼啸而来的妖影,唐茵指间月华流转,毫不犹豫地一剑挥出。

        

“破!”

        

一股爆炸性的力量顺着剑尖传入了唐茵的手中,迅速地消磨吞噬着她的魔力,并且不断地破坏着她长剑中的阵列结构,一连串的砰砰巨响响起,好似有无数个天雷在近在咫尺的两者之间炸响。

        

唐茵一声闷哼,手中的紫晶玉剑破碎开来,身后的满月光影霎时间摇摇欲坠,身子蹬蹬蹬连续退出去数十米,所幸欧阳谷在背后接住了她,温热的魔力流入,这才使得她恢复了少许,没有大碍。

        

“这难道是……恶魔?”欧阳谷望着那妖影喃喃自语道,在神话传说中,恶魔是堕落到人间的天使,主宰着黑暗势力,阻碍人类与神明的沟通,手段之狠辣无所不用其极。但即使是在魔法世界的历史观中,恶魔、天使、神明,这样的词汇也只不过是虚无缥缈的传说,它们形象只存在于古老的无名典籍和远古壁画之中。

        

从来没有人能够证实它们的存在,更没有人见过它们。

        

“如果真的是恶魔,那我们两个现在应该已经坠入地狱了。”碎片凝聚,唐茵手中紫晶玉剑再次浮现,她全身散发着清冷的光辉,“充其量不过是个劣质的仿品罢了,准备好,要上了!”

        

唐茵双眼露出寒芒,紫晶玉剑在她的身前飞速旋转,神情凝重,双手分别在虚空勾画,一个个散发着清辉的阵列在她身旁凝聚而出。

        

她深吸了一口气,身子向前一迈,手中的紫晶玉剑迸发出无数道剑气,形成了一股坚韧风暴,在这巫毒神教的营地内横扫,地面发出咔咔之声,在剑气的横扫中立刻裂出无数缝隙,半空中更是剑气纵横,前方的熊熊燃烧的妖雾被割得支离破碎。

        

剑气呼啸,月华泼洒,唐茵手握长剑疾步踏空而去,与之相碰的一切都在砰砰之声中一一崩溃。

        

桃红色的花瓣漫天飞卷,一道幽蓝色的剑光直奔那妖影而去,然而那恶魔不只是心中根本没有畏惧这种情感还是怎地,竟然发出了一声嘶吼,疯狂地冲了上来,正面迎上了唐茵的术式。

        

炽热的火雾内传出阵阵清脆的剑啸,唐茵一步跨出雾霭,悄然落地,修长的玉腿在随风飘摇的紫袍下若隐若现,长发飘摇,目中幽蓝色的光晕如同幻灭的月色,手中的紫晶玉剑光芒散尽化作玉笛,身后的月相随之瞬间破碎。

        

身后的雾气团内传出利刃相碰的激荡之音,好似无数个奔雷炸响,在唐茵身后月相破碎的瞬间,被切割成了数以万计细小的方块,每一个急速旋转的方块之中都有着一颗闪耀的星辰。

        

悲怆的笛音回荡,那些方块之中的星辰立刻收缩爆碎,接连不断的闪光仿佛撕碎了一切,然而就在这时,一只巨大的石爪蓦然间从天而降,以极快的速度拍向唐茵,与此同时,被闪光割裂开来的火雾,竟然在眨眼之间在地面上重聚,化作一只狰狞的恶魔头颅,向着唐茵一口吞来!

        

唐茵目光一闪,体内魔力流转,正要设法反制,却不料咔咔数声响起,那颗恶魔头颅之上竟然出现了大量的裂纹,许许多多暗红色的丝线从裂纹内穿透而出,化作了一张弥天大网,硬生生地将其向后拖拽了回去。

        

唐茵心念一动,欧阳谷创造出来的机会怎么能轻易浪费?她双眼紧闭着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时眸中便倒映出了两轮弯弯的月牙,若是仔细看去,便能看见那月牙暗处中若隐若现的繁复线条,紧接着,月牙破碎,一剑挥出。

        

唐茵的面前出现了一片万物不存的黑暗,只有一片虚无。

        

那硕大的恶魔头颅连带着那只石爪一起骤然涣散,只留下了一声不甘心的咆哮,大量的魔力从其崩溃的身躯内溅射而出,露出了其中那一个消瘦如同干尸的身影!

        

“刺啦!”,那干尸出现的瞬间,胸口便被一把短刀洞穿,欧阳谷的身影出现在了它的身后,目光冷冽。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