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进入师娘@马蚤货差点夹出来

之前在审问田老爷的现场,吴氏就表现的十分紧张,行为上的异样,在旁人眼里许是因为发现尸骨是她好姐妹而过分激动。可林以乔觉得没那么简单,吴氏应该是知情的。

        

加上现在面对面的观察,旁敲侧击的询问,更加是证实了她的猜测,吴氏总算也是配合的说了很多。

        

她说的那些倒是和田老爷的口供对的上,大同小异的补充了事情的完整性,让林以乔对翠竹也多了分了解。

        

只是吴氏一开始就支支吾吾的不愿多言,难道她的刻意掩饰,仅仅只是出于想维护翠竹的名声?!隐瞒不说,仅仅是怕别人知道她知情不报?!

        

不可能,肯定是有更深层的原因,她的故事还有下半段,怕只是挑了部分来说,她应该还知道其它的,林以乔颇为怀疑的打量着神情有恙的吴氏:

        

以她理智沉稳,谨小慎微的性格,不应该会因为争吵动怒,冲动杀人。更不会因为想嫁祸,所以把尸体交给田张千去善后,如果真是她做的,她肯定会事无巨细的自己亲自处理干净才放心。

        

而她现在的表现更像是明哲保身。这么多年来都只字不提,会不会是为了田甜?!能让她如此维护的,难道真的是田夫人?!

        

“当年若是翠竹听了你的劝说,也不会最后把命给搭了进去。即使不是你像田夫人通风报信的,你的心里肯定也不好受吧?!翠竹的腿,也是在那时候被田夫人打折的吧!”

        

无论真假,试试再说,林以乔打着感情牌,说的语气十分肯定。

        

见到吴氏惊讶的眼神好像在说你怎么知道的,她就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也更加增加了那具尸骸是翠竹的可能性。

        

“这……你,这事只有我和田夫人知道,她和翠竹都已经去世了,我也从未和任何人提及过,你是听谁说的?” 

        

吴氏下意识的反问,就更加坐实了这个事实。

        

看着林以乔自信满满的样子,像是在说谁说的根本不重要,她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吴氏也就说起了翠竹左腿被打断的缘由。

        

道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使她答应了会守口如瓶,甚至有好几次还帮着他们掩饰打马虎眼,可是偷了腥的猫终是躲不过嗅觉敏锐的田夫人。

        

田夫人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一来有失田府的颜面,二来如同自己打自己的脸。于是她故意多加为难翠竹,更是因为一点小事就大发脾气,生生打断了翠竹的左腿。

        

若不是吴氏在一旁拦着,劝着,帮忙求着情,田夫人都准备找来人牙子,直接把翠竹发卖到窑子里去了。

        

最后吩咐把人悄悄带下去关在柴房,一日只给一餐,好好反省反省先,不准对外宣扬,更不让请大夫医治。

        

吴氏大概也猜到了田夫人的反常是知道了什么,整这么一出也是因为心里有气,只是她没有直接撕破脸,怕也是不想把事情闹大,翠竹这个人算是保住了。

        

看着翠竹疼的惨白的脸,她也是既心疼又无能为力,只能好言安慰着。

        

希望经过此事,翠竹能长点记性,以后就安安生生地,在府里干点粗使活也好,好歹有口安乐饭吃,总比去外面一双玉臂千人枕的强。

        

想着若是有一日田夫人死了,自己真的做了填房,到时候要是翠竹愿意,她也可以帮助她和田老爷重修旧好。

        

只是翠竹心里是咽不下这个气的,更是多了不少怨恨,双目中透着的都是不甘。

        

不过她咬着牙,什么都没说,反而是苦苦哀求吴氏帮忙,她想见田张千最后一面,算是最后的告别,至此之后一定和他划清界限。

        

翠竹一声声姐姐的凄惨的哭喊着,求她成全,还不停的认错,保证以后绝不会再生妄念,什么都听她这个姐姐的。

        

说到这,吴氏哽咽的一声叹息,手紧紧攥着佛珠捂在自己胸口,心疼的同时脸上尽是哀伤。

        

她很多时候都在想当时自己要是心肠硬一点,就这么一直关着翠竹,关到尘埃落定的时候,她也许就不会失去这个妹妹了。

        

在吴氏主动确认当年伤的位置是左腿的时候,林以乔便完全可以肯定挖出来的那具尸骸是翠竹无疑了。

        

检验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尸骸的左腿骨有骨质增生的现象。骨质增生又名骨刺,如果曾经摔断过,没有及时医治接回去,单靠人体自身愈合,就会造成这种结果。

        

虽然吴氏就像牙膏一样,挤一点是一点,林以乔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出言攻破着吴氏的心理防线:

        

“眼睁睁的看着从小同自已一起长大,视为亲妹妹的翠竹,最后竟然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不见天日这么多年,时至今日,你就没想过要把真相都说出来吗?!让她可以走的安心些?!”

        

从吴氏的行为和心理分析看来,林以乔断定吴氏即使没有参与,即使不是帮凶,肯定也是知情人,甚至可能知道事情全部的真相,只要找对切入点,于是继续说道:

        

“你一直不供认真相,指证凶手,是因为田甜吧?!看得出来你很疼爱田甜,你也是不想她有个是杀人凶手的母亲,有个抛尸不负责任的父亲,甚至有个知情不报的二娘。我想她的离世对你的打击一定很大。”

        

“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正值花一样的年龄,就被人如此凶残的伤害和侮辱。可是亲生父亲居然表现的如此冷漠,更是像家丑一样草草入土,只有你,是真心为之悲痛,你比谁都想找出凶手,比谁都想还田甜一个公道,让她安息吧。”

        

“实不相瞒我也是凶手的目标之一,不过我比她们都幸运,能死里逃生,只是伤了腿脚而已,可心灵上的伤害是看不出来的,我没一个晚上能安睡,我想你也经常梦到死不瞑目的她吧,只有抓到凶手,我们同那些逝去的人,才能真正的解脱。”

        

“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连环杀手,同样,我也希望你能做对的事情,不要因为憎恨田张千的凉薄而想报复,做出错误的选择,我相信田甜在九泉之下也希望你能好好生活。”

        

林以乔的言辞,授之以情晓之以理。她的一字一句都像说到了吴氏的心窝上。

        

自田甜出事一来,吴氏就一直强装着坚强,忍着悲痛,假装无事,活得像没有灵魂的躯壳,在这一刻,她毫无遮掩的在林以乔面前,大声痛哭了出来。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