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校霸遇上不良学霸by_深入一下一下顶着

刘大花说:“那还管饭吗?”

        

“不管饭了,每月免费提供一百斤粮食,五斤咸菜,分你三分菜地,工具免费提供,不过要注意的是菜地、工具只是给你用,可不是给你的。你要是接了五亩地,等棉花采摘结束后,那就给你结账一两银子,就是么算的。”工头说。

        

“好,那我接十亩地的棉花。”刘大花说。

        

工头有些吃惊,说:“这可不来闹着玩的,你要是干不好,荒了地,到时候不仅仅一分钱拿不到,还会挨罚的。”

        

这棉花地条件很好,地头上就是水渠,真要是旱了,拿铁锹改水就能浇地。而且什么时候该浇地了工头就会提前通知。

        

刘大花说:“你就放心吧,我这体格不比老爷们差。再则我这两孩子非常懂事,一直帮我干活。给我三把锄头,三把铁锹。我保证弄的好好的。”

        

“好,那就按个手印,交给你十亩棉花地。”

        

这叫做包干到户,因为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不同,有的人干活快,有的干活慢。集体劳动吃大锅饭,造成劳动力低下,有个别人甚至耍滑偷懒,所以这才进行了尝试性的改变,这叫做包干到户。这十亩就归你管理了,是早起干,还是中午干,这都是你自己安排的事情,只要你把活干好就行了。

        

像刘大花是幸运的,因为毕竟是个女人带两个孩子不容易,庄上也多有照顾。

        

更大一部分可没有好地可以包干,而是在流民村落附近,拿着镐头,天天顶着烈日进行开垦土地,以换取微薄的收入。

        

沧州这日子虽然辛苦,但是总体还是很好的,吃穿有保证,安全有保证,不用担心被土匪抓走。

        

远在一千里外的沂州北部山区,也已经进入了土豆丰收季。

        

白彦集小刘沟村,刘壮家里。

        

由于刘壮没在家,刘壮媳妇对于收获土豆还是有些着急的。

        

不过他的想法完全多余的,商行的伙计一大早就来了,拉来了一车筐子,上百个之多,还有数百条的麻袋。

        

刘壮媳妇说:“人太少,我去喊几个人帮忙。”

        

商行伙计说:“你不用找太多人,你家这不是五个人,三两个就行。收获土豆很简单。”

        

结果跟本就不用刘壮媳妇去喊人,一呼啦来了十几个人,他们春天的时候对土豆比较犹豫,想种,但是没敢种。

        

收获真的是超级简单,先把发黄的土豆秧子割掉,然后套上雄壮的大骡子,犁铧耕开土豆陇,一个个巨大的土豆就出来了,非常的好看。

        

“天呢,也太多了。”一个看热闹的妇女惊呼。

        

另外一个老头说:“亏死了,我家春天没种。”

        

地上铺上软垫,大家把土豆捡成一堆。

        

商行伙计负责精选,外伤的,虫咬的,个头小的全部拿了出来。

        

人多好干活,几十号人,五亩土豆,一天收完。

        

商行来了十辆胶轮大车,负责过称的掌柜的高声喊道:“五亩地,共计一万五千一百一十二斤土豆。”

        

刘壮媳妇在那领钱,脸上乐开花,一文钱二斤的收购价格,绝对的高价,一亩平均一千五百多文钱,是以钱七八百的收入。

        

掌柜的说:“完好无损的小土豆单独留出来,过几天还来收购。破损的、虫咬的尽快吃了。记住了,一旦发芽就不能吃了,发芽土豆有毒的。”

        

商行的人说完,拉车走了。

        

乡亲们七嘴八舌的,羡慕不已,也有个别刺头说:“商行的人瞎说吧,吹牛说什么亩产四千斤。”

        

刘壮媳妇嘴巴一撇,指着地上说:“你看地上是啥,剩下的土豆有没有五千斤?”

        

剩下的土豆五千斤可多,最少有六千多斤。

        

又从中挑选出来二三两的小个土豆三千来斤。剩下三千来斤都是虫咬、外伤的了。

        

刘壮爹给儿媳妇一商量,说:“大伙今天帮忙都辛苦了,每人来二十斤土豆子,回家做饭吃。虽然有点虫咬,但是不碍事,拿刀削去就行了。”

        

大家很高兴,过来帮忙还有东西拿。

        

这一下就发走了四百多斤,不过农村就这样。光自己发财是不可能的,总得让别人也沾光。

        

刘壮媳妇有话说:“春天我苦口婆心的挨家挨户的说,让你们种土豆,你们都不听。全村一百五十户,只种了十来户,现在知道土豆丰产了吧,晚了。”

        

“俺们明年开春一定种,不是说现在可以种玉米啊。”有的说。

        

“可以种,俺家这土豆地,过几天收拾收拾也种玉米。谁要种赶紧的去申请玉米种,晚了也没了。”

        

土豆大丰收,一下把陈帧陈县令的声誉提高到了很高的程度。虽然说这是商行推的,但是作为地方主官,这个功劳是非常大的。从刚开始不信任,怀疑的局面,到现在豁然开朗了。

        

土豆丰收意味着将不再挨饿了,哪怕你家里再穷,种三分地土豆,也能吃小半年。

        

夏玉米种一下就卖断货了,从刚开始的三万多亩,到现在的十五万亩玉米,这中间的差距可是非常巨大的。

        

如果不是没有玉米种了,还能多种几万亩。

        

整个费县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麦收过后流行种玉米了。

        

当然,除了玉米还有少量的红薯和棉花。这两种推广的不多,数万亩而已。

        

县衙,陈县令松了一口气,土豆生长真快从播种到收获不过九十多天,居然有如此产量,实在惊人。

        

下面就看玉米和红薯的了,几个月就能见分晓。

        

陈帧说:“朱先生,玉米的播种量还是很大的,咱们这农税是不是要提高些。毕竟定的比例是百分之十,原来都是按照三十五斤一亩收的农税。

        

朱武笑道:“有的地种一茬,有的地种两茬。为了修养生息,一直都是按照一亩地三十五斤收的,好地赚便宜,差地吃亏。新作物推广后,肯定要加税。一亩地土豆和玉米为例子,土豆一季收三千斤,玉米收七百斤。这算得上最低估算了,总计就是三千七百斤。十税一太多了,多达三百多斤,农户接受不了。咱们就把土地分为一等、二等、三等。一等地税一百五十斤玉米,二等地一百斤玉米、三等地就少点六十斤玉米。当然,到时候是以玉米计算还是小麦计算还得具体商议,除了收钱粮,还需要收草料税。一亩上等草料数十斤不等的。”

        

陈县令深以为然,县衙这方面的人才多,研究个税收方法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朱武说:“现在还不是考虑加税的时候,先推广,两年,等到新品种种植面积达到八成以上了再想着加税吧。”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