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得让人湿的高潮片段@不,不行 会被看到

布里奇斯绷着一张几乎快要笑出声的大马脸,徐徐走进了这一间装潢极为富丽堂皇的厅堂。在金色顶灯的辉映下,布里奇斯的紫色头发也泛起了一丝灿然的微光,显得气派而富贵。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疯狂运作,以他那卓绝的经商头脑,布里奇斯生生将天青学院摆到了七海世界的大人物的面前,令得“暗潮”的高层也不得不正眼看待他这一个异军突起的七海世界新贵。

        

他也终于是如愿地,走进了这一个对他来说意义非凡的所在,“暗潮”的高层秘密会面的地点。

        

作为一个新人,布里奇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进行了慎重的考虑。不能来得太早,会显得自己太心急,落了身份;当然更不能迟到,那就太不识抬举了。

        

提早五分钟。

        

相信应该会早于那些大人物,但又不至于给人一种猴急的坏印象。

        

来到会场门口,看到了守在门边的“鹧鸪”与另外一位其他大人物的跟班,布里奇斯脸上立时堆上笑容,迎了上去。

        

“鹧鸪先生。”布里奇斯不卑不亢地招呼道。

        

“布里奇斯大人。”个矮的鹧鸪微微点头,脸色沉寂,令得布里奇斯看不出他现在的情绪。

        

“承蒙您的照看,我终于也成为这一个世人不晓却威能广大的组织的高层了!在此,请接受我再一次诚挚的谢意。”布里奇斯作为“暗潮”的高层,居然为鹧鸪这么一个小人物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来。 

        

“布里奇斯大人言重了,小人惶恐,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鹧鸪像被布里奇斯的举动吓坏了,一脸惊恐地忙伸出手扶起了布里奇斯的身子。但没有人注意,其眼角却是掠过一丝异色。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暗潮的大人物,将在今天,露出他的真面目!

        

来吧,出现在我的眼前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是谁!!鹧鸪,又名瘦猴的弗兰基如此想着,将布里奇斯迎入了会场,然后留在了门外。

        

在他那谦卑目光的注视下,隐藏在七海世界浓雾之下的大人物们,一个个地现身。

        

漠海域,赤炎学府,府主,光志行。

        

星海域,星落盟,盟主,莫尔维德。

        

雪海域,飞雪书院,院长,雪莉儿。

        

星海域,斩海学院,院长,毕维斯。

        

北海域,青云塔,首席,东苏长。

        

天海域,逍遥学院,代院长,慕容高逸。

        

……

        

以及,天海域,问世界,府主,子墨鸿熙!

        

当鹧鸪看到这个人肥硕的身影和光光的脑门时,浑身就如触电般颤抖起来。

        

居然是他?不,我们已经做了最缜密的分析,他是最有可能的嫌疑人之一。

        

是他并不奇怪。

        

只是,凭问世界那孱弱的实力,他有什么本事来号令群雄?莫非,问世界还有世人所不知的特殊底牌?

        

这藏得也太深了吧?

        

但,如此的话,那我们就可以……

        

正当鹧鸪感觉心头略定,已经准备将这一个消息传递出去的时候,他的眼前又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皮肤略黑、倒梳着油亮的黑发、穿着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艳红色领带、外罩一件米色风衣的年轻人——不,少年人,双手插兜,昂着的头微斜,一双秀目睥视前方,迈着惬意轻巧的步伐,向着自己走来。

        

这是谁?!

        

不对,这人应该不在邀请之列吧?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地方,可是拥有着非常严密的审查,甚至动用了问世界所研发的感知纹识别系统。除非受邀,不然根本无法进入此地!

        

暴力破解?不,不可能的……若是那样的话,警报早就响起了!

        

这时,子墨鸿熙那刻意压低的声线从他身后传了过来:

        

“子山大人!您来了,人都到齐了。”

        

这……这一瞬间,鹧鸪的脑海中兴起了狂风骤雨,他的思绪像是被风雨绞碎一般,变得稀碎,连一丝完整的念头都凑不出来。

        

不知道多久之后,他才惊醒过来。

        

这才是“暗潮”真正的幕后主使?!

        

但,他的年纪,开玩笑的吧?

        

这才十几岁呀?!

        

凭什么?!

        

……

        

会场内,一众的大人物们在这少年走进来的第一刻,都齐齐将自己的目光移向这一个新人。

        

虽然布里奇斯也算是新人,但是大家对他早就有所耳闻。

        

这一次如此重要的聚会,作为一个新人,布里奇斯的出现可以说是所有人的意料之中。

        

但,并不包括这一个少年。

        

这……子墨鸿熙搞什么鬼,为什么会让这么一个人来参加如此重要的会议?还是说……几乎所有人在看到了此人后,眉头都忍不住一跳。

        

“子墨大人,这到底是……”光志行眉头一皱,心底泛起一丝好奇,耐不住性子,首先发问道。

        

子墨鸿熙并没有正面回答光志行的问题,反而将这位少年引向了主席位。

        

他谦卑地低着光秃秃的脑门,走在“子山大人”前面。看他的样子,甚至连抬头正视后者都不敢。

        

在来到了这长桌的主席位前时,他才刻意抬高了些音量,用在场所有人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

        

“子山大人,请坐。”

        

他的举动,令得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如蠢蠢欲动的火山一般,濒临爆发。

        

被称为子山大人的少年也不客气,就这么唰地将身上披的风衣被扯下,往身后一甩。那风衣倏然消逝,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双腿一叠,翘起二郎腿,往高背椅上一靠,一双晶亮的眸子在所有人的眼中扫过,轻蔑地笑了一声,旋即像是没眼看这些人似的,阖上了自己的眸子。

        

子墨鸿熙擦了擦自己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在子山大人的隔壁坐了下来。

        

至此,暗潮所有的幕后大人物们,已经全数到齐。一共八个人。

        

所有人的目光纷纷投向刚刚落座的子墨鸿熙,希望他可以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

        

一直以来,子墨鸿熙都是用“问世界拥有着来自七海历初期、由七海圣祖子山广所遗留下的不可违逆的威能,以及其终将走上七海世界之巅的伟大血脉”为由,来号令暗潮的众人。

        

在五百多年前,七海圣祖子山广就是神灵一样的存在,人人敬畏、不可直视。时至今日,但凡搬出他的名号,还是会让七海世界的人们抖上三抖。问世界也因此虽然没落至此,却也始终可以坐在七海世界长老会的席位上。

        

眼前这个少年,莫非就是子墨鸿熙所谓的七海圣祖的血脉?

        

姓子山,怕是没跑了。

        

但,就算是在虚拟网中,在场的人物也可以凭借自己历经岁月和拼杀所磨炼出的毒辣眼神将这个所谓的子山大人给看个通透。

        

平平无奇的一个少年。

        

甚至,连一丝甲师的魄力都看不到。

        

纯白如纸,毫无威慑力。别说统领七海世界、毁天灭地的强大威能了,就是跟场上最弱的毕维斯掰掰手腕,这少年怕都不是对手。

        

就这?!

        

“子墨鸿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瞅见了子墨鸿熙的失态,莫尔维德还是没好气地质问道。他已经怒到,连尊称都直接放弃了。

        

这时,这少年突然开眼了。

        

就那么一瞬间,刚刚还注视着少年的莫尔维德只觉得心头猛地一震,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一双眸子倏然鼓胀,布满了血丝,几欲脱框而出。他发现,少年人的眼瞳中充斥着浓黑的游丝,如见水化开的墨一般。那墨水在他的注视下,愈加地浓烈澎湃起来,很快,就溢满了眼眶。

        

他感觉自己的意识海兴起了狂风骤雨,令得原本的记忆都交融、重叠,似有灰飞烟灭之势!

        

“啪!”

        

少年人突然打了个响指。

        

莫尔维德狂乱的心绪终于是恢复了平静,只是,整个人像是突然浮出水面的溺水者一样,脸色刷白,双眸涣散,夸张地喘着粗气。再一次看向那少年,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好强大……这怕不是,无上级?!莫尔维德的心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可笑的想法。

        

“这就是我之前跟各位说过的,七海圣祖唯一的血脉传人,子山巍,子山大人。”子墨鸿熙虽然不敢直视子山巍。但是看着莫尔维德那反应,他也明白,子山大人应该是已经震慑过了。

        

虽然大家身处在不同的世界,相隔着不知道多少光年的星空。

        

但子山巍的感知技,还是令得莫尔维德吃到了苦头。

        

莫尔维德虽然实力不济,但是看他的反应,也确实是遭遇到了相当严重的打击。只怕那少年若迟了那么一息半刻,莫尔维德就该被这少年隔着无尽星空给直接抹杀了!

        

子山巍?莫非是人有相似?!光志行看了看满头冷汗的莫尔维德,心头的好奇又浓重了几分。

        

看到大家都已经被莫尔维德的突然失态而有所警觉,子墨鸿熙相当满意大家被问世界的人所震服的感觉,刚刚非常拘谨的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些得意的笑。

        

有时候,不需要说话,单单是一个眼神,就可以解决很多的问题。

        

“他今天的出现,自然是为了安抚大家的焦虑。

        

大家都知道吧?最近,莫尔维德也跟慕容英睿一样,遭到了刺杀。”子墨鸿熙环视众人,脸上笑意盎然,就像坐在主位上的人是他似的。

        

众人都默然点了点头。

        

“实际上,大家不用太过担心。这事情,我们长老会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而那一个刺杀莫尔维德的刺客,也已经交待了。”

        

“交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光志行眼眸怒张,似有不少的怨气。但在瞥了一眼又阖上眸子的子山巍后,他却又有点怯懦地萎了半分。

        

“哎呀……这事情,还是得从莫尔维德,你在十几年前做的那件事上说起……”子墨鸿熙淡漠地看了一眼还未缓过劲来的莫尔维德,悠悠说道。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