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太紧了,要断了,h/把孩子哄睡着了和老公折腾

    

砗磲威势极盛,震退山涛戎百步,此外林木斗石尽化齑粉,南公山上下,犹似落过一场如瀑大雪,纷纷扬扬,悉数散尽。

        

前有飞剑纵贯万里,后有砗磲飘然来赴。

        

佛门中物,尤以七妙称最,威能甚重,仅是开合之际,便压得老人倒退百步余,浑身衣袍鼓动翻掀,再难以起身。

        

在场数人皆震,齐齐看向半空中那枚木制砗磲,尤其以那樵夫神色最为复杂,喃喃不已,“佛门七妙物中的砗磲,分明说是佛陀自东海处找寻而来,通体辉光,此物为何偏偏是以木制成,而威能却与典籍中一般无二,甚至尤有过之,怪事。”

        

而毒尊此刻虽说有些狼狈,仍旧是看向那枚砗磲,不过一瞥即退,不再去瞧第二眼,提起掌中笛,眸光闪动,端详良久。

        

即便被佛门七妙之一震退百步,山涛戎也仅仅是在原地停步一阵,随后突然往身后不远处屋舍回头瞧去,旋即哑然笑笑,再度展开两掌,欲要进步同那枚古怪砗磲另斗一回。

        

境界高如老人,当面应对佛门七妙,亦是不轻松。到底是佛门流传久远,从古至今,佛门中走出的五境极多,大抵是清净修心,更贴合行气的种种法门,故而使得佛门高手代代不穷,根基底蕴深厚如渊,纵使是大齐崩离过后,佛门不复当年盛况,依旧有无数先贤遗有法门妙物,甚至经多年温养,更在灵宝之上。

        

不过方才那一顿,却是因老者觉察到身后屋舍之中,门后静静站着一位少年,虽唯有初境修为,然通体却有剑气隐生,极似当年吴霜出剑时常随身左右的通直剑气。

        

但再去仔细观瞧时候,老人反倒失笑,原是那少年通体经络,极为荒凉破败,就跟荒山野岭崖上鸟窝一般,杂乱无章不说,且有多处阻塞,观之惨淡。修行中人天资,无外乎气穴大窍通畅与否,再者便是悟性高低,二者更是缺一不可,如此杂乱下乘的经脉,即便是得了吴霜衣钵,亦是无用。

        

故而老者只是笑笑,并未出手,而是稳稳气息,又向悬空砗磲打出一掌。

        

而少年只是在丹房中往外观瞧,方才那老者神情,一望之下,尽收眼底。 

        

门后少年握了握拳,旋即回过身来,从钱寅家当中翻出两瓮酒来,自行饮下,近乎是抬起酒瓮一通灌入腹中,不出数息便饮空一瓮烈酒,又拍开另一瓮,面色涨红。

        

山外几人与砗磲合为一处,终是将老者与那位童子勉强按致于下风,但不出两炷香时辰,老者掌力便再度涨起,此外那枚砗磲似是有些动摇,再难压住此刻山涛戎拔山掌力,被后者生生将败势扭转。

        

无人知晓这位五绝之首,手段究竟能抬升至何等地步,只是斗法半日,老者气势始终浑厚凝实,久升不落;而眼下连同老樵夫在内,四人内气已有颓势,此消彼长之下,本就难以掣肘,另有童子符箓相助,眼下仅是勉强应对,便非易事。

        

场中数书生伤势最重,周身上下,早已断去数十根骨,如今只得盘坐在毒尊与樵夫身后,口含丹药,却是起阵不止;相比之下钱寅伤势较轻,可掌中度盘险些叫老者托天掌力震碎,衣袍外更是血水长流,模样亦是惨淡。

        

而就在这等节骨眼上,柳倾方才依照吴霜所赠的符箓布下阵来,还未等大阵成型,却是猛然回头。

        

丹房门连同先前所设小阵,被一道剑气猛然冲开,那剑气瞧着细微,微吐青罡,看似同阵轻风相差无几,更是难以同场中几人通天手段比肩,但的确是一道剑气。

        

少年满面涨红,脸上醉意涌起,摇摇晃晃踏出丹房。

        

“换以往,师弟可真不敢出门,不过要是师父在此,估计早就提剑冲出门外砍人了,胆量没师父大,不过靠酒水撑着,亦可勉强追上步子。”

        

除却柳倾之外,无人注意到少年提剑而出。

        

不过足踏柴刀的老者,却是似乎听清了少年言语,转头来看时,神色却登时一顿。

        

少年瞧着极平常,年岁尚浅,连面皮五官都未曾长开来,此刻醉意正浓,脚步更是有两分踉跄之嫌,可唯有掌中那柄剑,水光盈盈,锋锐一时。

        

山涛戎周身猛然一滞,而后退步收拳,接连于半空中退出数步,面沉如水。

        

除却起初老樵夫神来一式,与木砗磲驾临时节击退,今日山涛戎孤身对上两位五境,并不落颓势,更从未自行退出半步,如今却接连退身数步,盯住那醉少年掌中剑,一时无话。

        

“看来老夫修行数十春秋,依旧是有些傲气,”山涛戎立身云上,良久才缓缓讲道,“此剑极好,铸剑那位,更是比老夫走得还要更远些,恐怕距离脱身五境亦只剩数步之遥。”

        

旋即老者看向山中几人,没来由和善一笑,“老夫此来南公山,斗得爽快,如是多年下来,似乎已是忘却如何同人斗招,畅快得紧,还要归结于这位小友,倾力设宴,才将老夫逼到如此地步。”

        

老人冲那童子招招手,撂下句话来,“待到老夫破入极境之上,再来拜会。”

        

“南公山今日,可得太平,如若吴小子心有愤懑,待到破关时节,再去寻老夫便是,打上山门的诸多因果,皆在老夫一人。”

        

说罢便是挥袖而去,再不停留。

        

山中乱石缓无,层林尽褪。

        

老樵夫胡乱抹去唇角血水,疑惑骂道,“就连佛门七妙的木砗磲都未曾将那老怪逼走,不过是个灰头土脸的小娃娃,哪里来的能耐,仅是掏出柄不知深浅的配剑,便将那山涛戎惊退?”

        

毒尊默然不语,回过身去看过少年一眼,停留半刻,亦是未曾看出异处,于是自行盘坐,温养内气。

        

书生才要起身,却发觉两腿腿骨,早已断开多处,内气更是空空如也,只得无奈令钱寅去好生照看少年,自己则是也合上双目,略微歇息一阵。

        

山巅犹如狂澜过境,满座南公山,如今已是残缺多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