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子宫玩具@我和同学洗澡硬了同学帮我搜

堂庭界大军覆灭,如同一道惊雷般划过整个战界,在所有人的头顶上炸响开来。

        

梦华之地。

        

一座新建的城池中,一位身穿黑色金纹长袍的男子听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都被震懵了。

        

“怎么可能?”

        

男子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主上,这是真的,目前鲸吞界和妖祸界大军已经占领了堂庭界的界域之门,至于堂庭界一点反应也没有,好像彻底放弃了界域之门。”

        

房间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沉重的说道。

        

黑衣男子眉头紧锁,心里还是不愿相信。

        

堂庭界战败,若论受到影响最大的界域无疑就是梦华界。

        

他们两界联盟才刚刚三年,这还没有好好配合一下,盟友就先消失了。

        

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道渊界那边呢?”他忽然问道。

        

老者沉声道:“道渊界一直都在与鲸吞界对峙,但是双方都安静的有些过分,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意思。”

        

“反而妖祸界侵入了道渊之地,让道渊界有些恼火,现在他们与妖祸界发生了一些小规模的战斗。”

        

黑衣男子闻言,眼眸中顿时露出了恼怒的神色。

        

“可恶!”

        

可是无论他如何恼怒都无济于事。

        

失去了堂庭界这个盟友,道渊界又不靠谱,星华界那边又步步紧逼,再加上鲸吞界和妖祸界很可能会转头对付他们,他们的处境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走!我们去九幽之地!”

        

他深吸一口气,疾步走出房间。

        

这个时候唯有九幽界能帮他们梦华界了。

        

……

        

道渊界。

        

广袤的原始森林中,矗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的琼楼玉宇,碧瓦朱甍,瑰丽堂皇,尽显高高在上之势。

        

它就是道渊界最大的宗门法道宗。

        

雕栏玉刻的楼阁间,道玄剑眉如霜,快步朝着宗门大殿走去。

        

而此时大殿中,几乎聚集了法道宗所有的高层。

        

一位方脸男子高高在上,坐在顶端,下方四位白发老者分坐两侧,殿中近百气势不凡的高手低头静立。

        

“拜见师尊,拜见诸位长老、执事。”道玄走进殿中,神色平静的躬身行礼。

        

他是法道宗的少宗主,也就是现在法道宗宗主道无法的弟子。

        

整个大殿静悄悄的,仿佛这些人全都都是雕像一般。

        

道玄低着头,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良久,才有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道玄,你可知罪?”

        

说话的是法道宗四大长老的道无循,他双目瞪视着道玄,仿佛道玄就是一个罪人一般。

        

上方,道无法面如古井,无任何波动。

        

周围众人皆低头不出一言。

        

道玄缓缓抬起头来,直视着长老。

        

“弟子不知,还请长老明示。”

        

道无循站起身来,面色阴沉的看着他。

        

“你在战界无视宗门命令,阻拦大军进攻鲸吞界,致使堂庭界大军孤立无援,被鲸吞界和妖祸界屠戮,你还不知罪?”

        

联合堂庭界进攻鲸吞界是他们制定的策略,但是执行者却是道玄。

        

而道玄在战界的确有贻误战机的责任。

        

鲸吞界只用了三百万大军就将道渊界千万大军阻挡在边境之外,说出去谁信?

        

这里面要是没有道玄的操作,绝对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而若是道渊界大军全力以赴,鲸吞界必然无法全力应对堂庭界。

        

这场战争的结果说不定会变得不一样了。

        

道玄面对质问,不徐不缓的说道:“弟子的确有错,但此事弟子可以解释。”

        

“鲸吞界实力强大,虽说在边境只有三百万大军,但是后方的增援却源源不断,而且还有妖祸界在侧面支援,如果全力进攻,我们很可能会面对腹背受敌的局面,所以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局面,弟子才谨慎行事。”

        

“本来弟子是想在堂庭界拖住鲸吞界的主力时再发起进攻,谁知道堂庭界会败的如此快,不过十几天的时间,先是界域之门被占领,后又被鲸吞界追击围攻。”

        

“等弟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这是弟子的责任,弟子甘愿受罚。”

        

他面色平静的述说着,同时再次躬身行礼,表示愿意领罚。

        

“狡辩!我看你就是与鲸吞界有所勾结,想要背叛我法道宗。”道无循怒斥道。

        

“弟子不敢!”道玄依然平静的说道:“弟子身为师尊的大弟子,没有理由背叛法道宗。”

        

“你~~”

        

道无循还想说什么,但却被道无法打断了。

        

“好了,玄儿虽然有错,但也不是打错。只是太过谨慎罢了。”

        

道无法平淡的说道:“此事对我们道渊界影响不大,就算了吧。”

        

“宗主,尊上那边可是要求我们~”道无循还是不愿放弃。

        

道无法再次打断他,道:“尊上那边我去解释,此事你不用管了。”

        

说着,他双眸骤然射出一抹寒光,令道无循打了一个冷颤。

        

“玄儿,战界的事情就先交给你了,如何行事你自己做主。嗯,对鲸吞界的事情也由你做主吧。”

        

道无法不给任何说话的机会,说完后直接起身离开了。

        

而道玄低头躬身领命,嘴角微微翘起。

        

法道宗也不是铁板一块,内部也存在不少斗争。

        

宗主和长老们之间的斗争最为明显。

        

联合堂庭界进攻鲸吞界就是长老们的主意,不过之前道无法也没有反对。

        

现在鲸吞界展示出强大的实力来,还一举击败了堂庭界,这让长老们感到非常丢脸。

        

所以他们想要把责任推到道玄的身上。

        

而道无法又怎么会看着自己的弟子受难,轻描淡写几句话,直接让道无循说不出话来。

        

“这才是我的师尊!”

        

道玄眼中带着笑意,直起身来,挺胸昂头,面容淡漠,转身,大步流星般的走出大殿。

        

……

        

九幽界。

        

一座笔直的山峰上,幽魂大帝伫立在峭壁旁,望着莽莽苍苍的大地,魁梧的身躯散发着傲视天地的强势。

        

在他身后,一位体型佝偻的老者安静的站立着。

        

“你是怎么回来的?”幽魂大帝声音平淡的说道。

        

“林墨送我回来的。”幽似凉的声音有些低沉。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