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厨房征服人妻少妇@那年同桌让我脱裤子

“毓秀,中关村的地真这么好?要不,我和你爸也买一块儿地搁哪儿?”大儿媳妇有眼光,她比谁都清楚;每次打电话,老爷子没少在严和军耳边嘀咕这个孙媳妇娶对了,大孙子好眼光之类的话。

        

大儿子的公司发展成如今的规模,少不得大儿媳妇这个贤内助的功劳。

        

钟毓秀含笑点头,“您和爸要是想买地,也是可以的;只是爸那边能行吗?”军人在这方面就是比较受限制。

        

“也是。”严母喃喃失望道:“算了,我们把钱给你,你帮我们买了吧;挂在你的名下,以后传给我三个孙子。”

        

“那也没必要,我手里有六十亩地,建了房子,全家人过去住都宽松的很;您和爸要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去买地的话,完全不用的,咱们家的房产可不少,如山这几年陆陆续续买了好些房产在手里。”钟毓秀话音微顿,旋即,继续说话:“一个地方有那么一两处房产足够了。”

        

严母还是忍不住失望,他们的身份有太多限制。

        

严父果决,听后便道:“咱们手里的钱存着,以后给几个孙子;小海年岁到了,缘分一到很快就能结婚,咱们不得准备聘礼,女方要是要求多,需要的钱更多。”

        

“爸妈,用不着,我自个儿赚钱娶媳妇儿;真要是挑三拣四,这样那样的媳妇儿,我还不稀得要。”严如海就是有这份自信,别问为什么;看看他的家庭就知道了,爷爷,退休老干部;爸妈,部队干部;亲哥,坐拥好几个公司,随时合并上市那种;亲嫂子,要身份有身份,要地位有地位,要成果有成果,在上面还是挂了号的。

        

想嫁进严家的人多了去了,一旦嫁进来,不仅脸面有了,身份地位也立马提升。

        

严母轻笑,“你那三瓜两枣的,想娶媳妇儿得攒到什么时候去了;买地都是找你哥嫂借钱,好意思说这话。”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我跟着我哥嫂子混,赚到娶媳妇儿的钱是迟早的事儿。”严如海自信满满,胸有成竹,一点不担心赔的问题。 

        

“行行行,你有哥嫂子,我们做爸妈就不管你了;当初,你哥娶你嫂子,我们出多少钱,等你结婚的时候也出多少钱。”严母发了话,本来还想补贴一下小儿子;被小儿子这么一说,她却放心了。

        

小儿子一向贪玩,缘分没到,这几年是别想结婚了;几年过去,有大儿子带着,小儿子手里的资产绝对能翻一番,那还愁什么?

        

“这小子有对好哥嫂。”严国峰笑眯眯的开了口,“你们两口子别操心他了,有事儿他会跟我们说的。”

        

家庭和睦,兄弟相合,没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了。

        

兄弟阋墙,家族衰败之始。

        

这么多年的教导,没白费。

        

严如海点头如捣蒜,“可不是么,哥嫂会带着我的,对吧?哥,嫂子。”

        

“带你看心情。”严如山撇他一眼,回头与媳妇儿说道:“这小子惯会顺杆往上爬,以后别给他好脸色看就对了。”

        

“可真是我亲哥。”严如海吃瘪,满脸委屈。

        

钟毓秀莞尔轻笑出声,严父严母摇头失笑,严国峰对次孙的委屈只作未见。

        

钟毓秀笑道:“行了,别逗他了,这么大的人要是逗哭了;看他以后还怎么见人,咱们适可而止啊!”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味儿。

        

“嫂子,您这是故意埋汰我。”他都是大人了,哪儿能随便哭,他要脸的好嘛!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便引得哄堂大笑。

        

一家人亲亲热热说着话,二十九、三十两天,钟毓秀依旧去往医药研究院给人做培训;三十晚上宣布初一放一天假,不过,不能出研究院,只能在研究院里放松,初二继续培训。

        

热热闹闹过个大年。

        

初一当天,吃过饺子汤圆,严父严母去拜访上司、老朋友、战友;严老爷子则带着严如海去给家串门,严如山和钟毓秀也给亲自朋友送礼拜年。

        

一家人分头行动,一天忙忙碌碌过去,总算是将人情走完了。

        

人脉广也有人脉广的苦楚啊!走人情需要费的心思就不少,不能都买一样的东西吧?上京就这么大,人脉就那么多;大家多多少少都有点姻亲关系什么的。

        

要是哪天看到送每一家的东西都一样,严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一看就知道严家不重视他们,那可就背锅了;所以,礼节上得注意维持,东西要认真选,为此,严父严母在二十八回来后,还去各大商场来来回回选了好些东西回来。

        

初二这天,钟毓秀重整旗鼓,继续去研究院搞培训。

        

严父严母在家无事,拉着大儿子小儿子一道去红星村看房子;也不用等搬家当天再来看,他们没几天假,不如严如海假期多。每年就那么几天。再有,热爱部队,一辈子在部队上,他们也离不开。

        

红星村的大院子,二十多间屋子被装修出来;卧房里不仅配有雕花大床,床头柜,衣柜等,还有待客用的屏风隔绝里外,桌椅凳子一样不少。

        

有两家屋子里还放了梳妆台,梳妆凳,全然古色古香。

        

严母眼睛都红了,身为女人,怎么可能不喜欢漂亮的东西;这里的两间女子闺房就是按照她喜好布置的(大雾),那是按照钟毓秀喜好来布置的,只能说婆媳俩都喜欢古式装修风格。

        

“儿子啊!”

        

深情呼唤,没换来大儿子小儿子同样的深情;只见两个儿子一个冷眼看过来,一个茫然,严母顿觉满腔母爱喂了狗。所以,要儿子有啥用,闺女她不香吗?

        

“算了,不说了,还是毓秀好;毓秀在这里,我们娘俩有说不完的话。”严母扭开头,拉着严父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道:“这两间闺房,给我留一间,不能给旁人住。”

        

人走了,严如海望着他哥,挠头不解,“妈刚才叫我们做什么?叫了又不说话。”

        

“没听她想要个房间嘛!”严如山回身便走,这间可以留给母亲,另外一间在另一个小院子;那是给媳妇儿留的,还好当初装修的时候,多装修了一间风格相似的屋子。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