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好多人睡我/爱爱好爽我好想要快做我

“我也给你拍一张,我们做情侣头像行吗?”林笙甜甜一笑,拉着他的手臂走了过去,让他站在刚才拍照的地方。

        

她给他摆好姿势后,往远处退去,调整好角度给他拍了好几张,照片上的人剑眉星目,带着少年气,还是以往那副温润的模样。

        

许问走了过来看向旁边卖仙女棒的人说:“走,带你去买。”

        

林笙缓缓牵上他的手,拿出刚才拍的照给他看:“好看吗?”

        

“嗯,好看。”许问轻声道,“待会儿就换上。”

        

他的一切头像都是十岁那年逆着光给林笙照的那张,起初张豪他们还以为是网图,他也没解释。

        

林笙的头像一直都是他和许问四岁那年的照片,还是顾挽照的,许问那时候不喜欢照相,是林笙哄着的,最后硬是不肯看镜头,全程盯着林笙。

        

“你走前面,我想拍你。”林笙推了推他,拿着打火机给他点燃手中的仙女棒。

        

许问无奈一笑,两只手都拿着仙女棒往前走去,林笙隔着路过的几个外国人喊了他一声,软软糯糯的:“许问。”

        

他听到后转过头看着她笑,嘴角轻佻,桃花眼里溺满了风月,手中的仙女棒也随之燃尽。

        

“已经拍了吗?”许问走过来疑惑问,“我还没准备好。” 

        

林笙收起手机道:“准备好的不算。”

        

许问:“嗯?”

        

“要不经意拍的才好看。”林笙瞄了一眼他的表情。

        

“那拍的好看吗?”

        

“难看。”

        

许问:“……”

        

林笙闷笑出声,抬头看着他说:“没事儿的,我朋友圈都是熟人,丑就丑点儿吧。”

        

“不在乎。”许问释然的挑眉,顿时傲娇起来了,“再丑也是林笙的。”

        

凌晨四点,许问牵着林笙走到摩天轮底下,看了好一会儿才带她上了摩天轮,两人坐在里面相视一眼。

        

林笙突然说:“这是我们在一起过的第十六个新年。”

        

“嗯,未来还有很多个。”许问说。

        

“最喜欢和你一起过年了。”林笙又说。

        

许问想说,我也是。

        

想了想坐到林笙那面,举起手机和她一起拍了一张合照,在她耳边说:“新年快乐。”

        

“今天……”林笙问,“你数你喊了几声宝贝了吗?”

        

“没,”许问老实道。

        

他当时只想着林笙一个人在国外,怕她有危险,说的话都是下意识没过脑的,转过头见到林笙的那一刻,机场是什么情况,人多不多,电梯是用跑的还是走的,是怎么买的机票他都记不清了,等最后看到林笙被冻红的脸他的心蓦然顿顿的,不忍。

        

“四声。”林笙伸出四根手指头放在他的眼前,“许问,我今天没找到你在哪儿,我好笨,在广场迷路了。”

        

许问揉揉她的脑袋:“不笨,下次我来见你,你等着我。”

        

“我要好好学英语,”林笙抬头笑了笑,“这样下次我就能找到路了,我也不用等着你来见我。”

        

许问笑了笑,与她一起看向玻璃窗外,外面灯火阑珊,烟火不间断。

        

林笙隔着玻璃窗看了会儿:“好像在下雪,你看。”

        

许问随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窗外飘着米粒大小的雪片,摩天轮到了最高点,林笙回过头看了看许问手表上的时间,现在是Y国凌晨四点半,距离国内跨年还有十多分钟。

        

两人相视而笑,陈也说,他们在一起就是岁月静好的代名词,想来也没错,少年不倦,慢慢地陪她长大,再一起经历世事,最后再慢慢地花白头发。

        

北京时间00:00点,两人同时更新了朋友圈。

        

林笙:下次我来见你,下下次也是。

        

〔视频〕

        

许问:你是我隔着诸国的思恋,是我跋涉千万里想见的不二之选。

        

〔图片〕

        

许问捏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播放林笙给他录的视频,那声软糯的许问格外好听。

        

“许问,”林笙靠在他的肩头,打了个哈欠轻声说,“新年快乐。”

        

许问侧头啄了一下她的唇,眼间流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他轻声回应到:“新年快乐,我的林笙。”

        

张豪评论许问:在国外?

        

许问回复张豪:嗯。

        

张豪回复许问:咋跑国外去了?

        

许问回复张豪:旅游。

        

陈也评论林笙:学姐,新年快乐。

        

陈也评论许问:新年快乐。

        

许问回复陈也:?

        

陈也回复许问:???

        

许问回复陈也:学长?吃?

        

陈也回复许问:!

        

许问回复陈也:称呼得分清楚,不然你学姐要吃醋。

        

陈也回复许问:哦〔抠鼻/抠鼻/〕

        

许问侧头看着已经半睡着的林笙,收起手机,伸手与她十指相扣,低头看了无数秒。

        

她的手小巧白皙,自己宽大的掌正好可以包裹住,小姑娘睡的很熟,在街头上等了十三个小时,现在又玩了这么久,估计也是累了。

        

现在的摩天轮正好到了最高点,玻璃窗外的雪逐渐小了,满城的灯火逐渐变暗,夜色被白光驱赶,凌晨五点的Y国十分寂静。

        

等到摩天轮落地,许问横抱着林笙出了游乐场,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满脸倦意的脸上忽而浮现一抹明朗的笑容,怀中的人已经熟睡,在他宽大坚实的怀里显的娇小。

        

许问怕打车颠着她,就抱了她一路,这会儿路上没人,电线杆直立立的栽在繁华的街头,电线上驻停几只麻雀,叽叽喳喳,咿咿呀呀的。

        

她一只手覆在他的心口,死死抓住他的毛衣,不知道是听到什么声音,她埋头在他胸膛上蹭了蹭。

        

许问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后到酒店的时候连时间也没看一眼,先把林笙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后,自己倒在旁边就睡着了。

        

一觉睡到了Y国时间下午两点,林笙已经醒了,在一旁赶作业,好似听到了动静,她扭头看着许问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和松垮垮的衣服笑了笑说:“让他们送了早餐,起来吃点儿吧。”

        

许问穿上拖鞋走了过去和她并排坐着,看着书案上的作业:“给我做啊?”

        

“我的做完了。”林笙埋下头把那几个字写完才仰头看着他,“大年十二就开学了,怕你做不完。”

        

“嗯。”许问突然感觉太阳穴有点疼,他伸手轻轻揉了揉。

        

林笙凑过来学着他的在他唇上轻轻小啄一下:“待会儿早餐冷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