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圣/床上亲吻喘不上气

杜无言道:“摄政王中毒昏迷不醒,皇上收到密报,密报上称摄政王中毒是你们方家和郑家勾结南朝廷的简家以及余家所为,目的是为了报摄政王撤销南朝廷以及云阳王强娶姑娘的仇恨。”

        

听到这里,方沫姌像是明白了什么,“摄政王中毒与皇上有关对不对?”

        

杜无言点了点头。

        

方沫姌冷笑,“皇上一直同摄政王不对付,为了除去摄政王,不惜让方家、郑几家替他背锅,可真是好谋算啊。”

        

同杜无言一起的黑衣人先前一直没出声,这时却道:“方姑娘,据我们得到的消息,皇上已经让人将毒害摄政王的罪证藏在了你父亲和大伯的书房里,明日一早便会有人来搜查,情况紧急,还请你为我们带路,我们必须要在他们之前找到这些证据。”

        

方沫姌闻言下意识的看向杜无言,只见他点了点头,就将头侧向一边。出于对他的信任,方沫姌带着他们往前院走去。

        

即将到达方大老爷的书房时,黑衣人催促了两句,她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那黑衣人的神情太过怪异,话里话外竟然比她这个方家人还要急切。

        

她再次看向杜无言,对方像是没有看到她的眼神一样。方沫姌按捺住心中的疑惑,“我大伯的书房平日里都有人守着,没人守的时候就锁着。钥匙由我大伯母保管,你们在这等一等,我去大伯母那里拿钥匙。”

        

黑衣人道,“事出紧急,不用钥匙也能打开。”说完抽出长刀,作势要去劈门。

        

趁此机会,方沫姌拉着百喜就要跑,谁知杜无言却挡在她们面前。

        

“杜无言,你要干什么?”方沫姌怒喝:“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杜无言面上多了一丝愧疚,“方姑娘,你别问了。我们来贵府是想找一个东西,不会伤害你们的。”

        

“凭什么让我相信你。”方沫姌满脸失望,“从京城到江南,从简家到双仙教,我一直以为我们可以算得上患难之交,没想到你压根没将这份情谊放在眼里。”

        

“不是的,方姑娘,我…”杜无言想要辩解,却被黑衣人打断:“杜统领,别忘了来此的目的。”

        

杜无言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方沫姌“得罪了。”说完一个手刃将方沫姌打晕。

        

百喜见状大喊:“来人呐,有刺…”

        

话还没说完也被黑衣人打晕了。

        

黑衣人将百喜扔在地上,警告的看了杜无言一眼,一头钻进了方大老爷的书房。杜无言抱着方沫姌,轻轻地将她放在廊下的柱子旁,然后也跟着进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方沫姌醒过来时四周寂静无声,揉了揉胀痛的头,朝四周看了看,百喜正躺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急忙上前去查看。

        

“百喜,百喜。”

        

摇晃了好几下,百喜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姑娘,我头好晕啊。”

        

方沫姌问她:“除了头晕,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百喜摇了摇头,忽然反应过来,“姑娘,你没事吧?杜统领和那个黑衣人呢,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打晕我们?”

        

方沫姌被她一连几个为什么吵得头疼,她也想知道杜无言为何要去大伯父书房,又为何要打晕自己?

        

想到这里,她连忙往方大老爷的书房跑去,书房的门锁已被破坏,里面乱糟糟的,书画和摆件全都四散在地。

        

“天呐,他们究竟要干什么?”后头进来的百喜惊喊出声。

        

方沫姌又去了方侍郎的书房,那里同方大老爷的书房相差无几。方沫姌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找什么,她突然想起了杜无言之前的话,皇上为了除掉摄政王,让她们方家成为替罪羊,命人在方家藏了谋害摄政王的证据。

        

原来她对杜无言是信任的,但经过今晚之事后,她对他的信任打了折扣。但又不能就这样等着皇上派人来搜查,于是带着百喜将方大老爷和方侍郎的书房仔仔细细的搜了一遍,结果什么也没有。

        

就在她以为杜无言骗了自己时,百喜却不小心打碎了方大老爷多宝阁上的一支白梅玉瓶。

        

“姑娘,怎么办,这玉瓶碎了,大老爷一定饶不了我。”百喜吓得血色尽失。

        

方沫姌也有些惊吓,这个玉瓶是她大伯父最喜欢的,但碎了就是碎了,现在说什么也不能将玉瓶恢复原样。

        

“没事,还有我呢。”她一边安慰百喜,一边蹲下身去捡碎片。

        

百喜见状也连忙去帮忙。

        

“咦,姑娘,您看这是什么?”

        

方沫姌顺着她的声音看去,只见百喜手里拿了一块手掌大的玉瓶碎片,仔细一瞧,发现碎片上有一块凹陷的地方露出了一抹明黄。

        

“给我看看。”

        

百喜连忙将碎片递了过去,她接过去后一看,发现凹陷处有一块明黄的布头,捏着布头往上一拉,一张薄薄的,约莫书本大的锦布被扯了出来。

        

“姑娘,这是什么呀?”百喜好奇的凑上前去,只见那块布上豁然写着“密诏”两个大字,她又去瞧下面的内容,方沫姌却立即收了起来。

        

“百喜,你把书房收拾一下,我有要紧事禀报祖母。”

        

百喜虽然十分好奇密诏的内容,但自家姑娘吩咐的事情只能照做。

        

方沫姌将那封密诏藏在袖子里,急急忙忙往前厅跑去。

        

前厅里方老太君久不见孙女回来,正要派人去寻,谁知她自己回来了。

        

“姌姌,你跑哪里去了,可急坏祖母了。”

        

方沫姌对那守门的婆子吩咐道:“你就在这里守着,任何人都不能放进来。”说完又对方老太君道:“祖母,我们去里间说话。”

        

见孙女脸色凝重,方老太君有些不安,方沫姌搀扶着祖母去了里间,连忙将藏在袖子里的密诏拿了出来。

        

方老太君拿着密诏看了看,顿时大惊失色,“这是你从哪里找到的?”

        

“这东西就藏在大伯父经常把玩的白玉瓶里。”方沫姌压低声音问道:“祖母,这上面的秘密是真的吗?”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