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点用力我要喷出来了@直接冲破那层障碍进去

有关沈洛去边境的事情,  沈国公早已和康元帝通过气。这道折子很快批复下来,康元帝准许了沈洛的请求。

        

一下早朝,沈洛兴致冲冲来找衡玉。

        

午后阳光微醺,  他偷拿衡玉面前那坛已经开封却没喝过的酒,  仰头灌了几口,惬意眯起眼睛。

        

“兵部那边新研制了一批弩|箭,  现在正在加大规模生产。陛下的意思是让我再多等半个月,到时候亲自护送这批弩|箭给我爹,  也算是立一个功。”

        

他本来就要去他爹那边,  现在运送弩|箭的功劳基本就算是白捡的,沈洛当然爽快应了下来。

        

衡玉瞥他一眼,寻思着下回得找密八要些泻药,  好好整治沈洛一番。这个念头从她心底一划而过,  衡玉垂下眼,抱起新的酒坛子:“弦堂兄怎么没和你一块儿过来?”

        

“原本是要和我一块儿过来的,  陛下身边的内侍突然来找他,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就和内侍走开了。”

        

衡玉想了想:“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沈洛沉默了下,突然屏退院子里的人。

        

能进院子里伺候的都是衡玉的心腹,见到沈洛的作,他们没有请示衡玉就自觉退了下去,显然是衡玉早有交代。

        

衡玉捻起一块枣酥咬了口,有点过甜了:“发生了什么事?” 

        

沈洛似乎是斟酌了很久,脸上难得布满凝重。

        

“……我在御林军里听那些同僚说起过一件事,  前段时间云三府里有两个下人无缘无故死了。”若这件事出在其他府里,沈洛压根不会当回事,但听说是云成弦府里出了异常,  他就留了心,“我瞧着……云三像是在处理探子。”

        

已经开了口,后面要说的其他话也变得顺理成章起来,沈洛忧心忡忡道:“我们刚认识那会儿,为着兵部布防图失窃一事,云三提议要将红袖招上百号人全部抓起来严刑拷打。他的手段素来残忍,这些年为着你我,也没什么值得他怒的地方,他才显得手段柔和了不少。”

        

“自从科举舞弊案后,云三就变

        

得忙碌起来,和你我聚在一起的时间也少了。我不知道他在背地里忙活些什么,但明初——”

        

在衡玉面前,他没有掩饰自己的忧虑。

        

“我总怕云三会误入歧途。”

        

他从来不是个笨人,在事关他最好的两个朋友时,他甚至比这天底下绝大多数人都要敏锐。

        

他猜不到背后曾经发生过什么,但他能察觉到云成弦的这种变化。

        

哪怕这种变化很细微。

        

衡玉放下了枣酥。

        

这会儿倒觉得这个糕点的味道苦涩了起来。

        

她微微蹙起眉来,似乎是想和沈洛说些什么,唇角轻轻一颤,却没有说话。

        

沈洛见不得她蹙眉,长臂一伸,搭在衡玉的肩膀上:“我祖父总说,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是有来处的,那些一步步走到现在的经历会塑造一个人的性情,影响一个人的心性。”

        

沈洛总是难得正经严肃。

        

但这样大大咧咧的人突然端凝认真起来,才更为慑人,让人在意他说出口的话。

        

因为他在此时此刻说出来的每一句话,必然都是反复思虑过后的认真之言。

        

“云三不像我,从小虽然吃了很多苦,但家里人都是宠着的;也不像你,你没有得到父母的疼爱,可你过得肆意,谁也不能给你气受;他那人吃了太多的苦,就养成了今日的性情,哪怕我们在努力改变,也很难在短短几年时间里把他的性子给完全掰回来。”

        

“所以我们要多盯着点,别让他犯了错。”

        

其实衡玉是不想问的。

        

但她听着沈洛的话,许久之后,还是微微笑了下:“如果他还是犯了错怎么办。”

        

沈洛用力拍拍她的肩膀,没有丝毫迟疑。

        

显然,对这个问题,他早已有了答案。

        

“我在边境那边,离帝都太远了,你多盯着他点。如果发现他犯了错,你就写信给我,我会狠狠骂他把他骂醒的。”

        

“要是骂不醒,等我从边境回来,我就狠狠揍他一顿,到时候你别帮忙,他那副小身板是绝对打不过我的。”

        

衡玉点头:“好,我会多盯着他的

        

。”

        

听到衡玉的许诺,沈洛长长松了口气。

        

他收回手,两手轻松一合:“这样我就能放心去边境了。”

        

衡玉不免又笑了下:“看来你是真的担心这件事。”

        

“当然啊,我可是你们二人的大哥,总不能看着云三入了歧途。不过你放心吧,我不会厚此薄彼。”沈洛用力拍着胸膛保证,“等到了边境我给你寄那里的特产。”

        

“说起来,边境还有一种花,别名陌上,那花生得并不矜贵,但是只有边境的风沙水土能养得活它,我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养活它,到时候带回来给你瞧瞧。”

        

“我屋里什么花没有。”衡玉知道他的意思,却还是调侃。

        

“那哪能一样,你我这种俗人,养那些兰花附庸风雅干嘛。”

        

好吧,她养盆兰花,就成附庸风雅了。

        

衡玉失笑,又喝了一口酒。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后是冬至的声音。

        

“殿下,三皇子那边派人传了口讯,说是有事要离京一段时间,怕是没办法送沈公子了,不会他会让三皇子妃为沈公子准备好仪仗,还请沈公子多多担待。”

        

离京?

        

衡玉放下酒坛,与沈洛对视。

        

云成弦离京的行踪非常隐秘,结合他之前被康元帝身边的内侍叫走,不难猜出他离京是为了给康元帝办事。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今天就是沈洛离京的日子。

        

他穿着一身轻甲,腰配凯旋剑,牵着马缰站在一匹汗血宝马旁边,含笑看着衡玉:“道别的话已经说过几次了,不是说了让你今日别过来了吗?”

        

衡玉将一个信封递给沈洛:“想起来有些东西忘了给你。”

        

沈洛接过,奇道:“这是什么。”

        

“这三四年里,我手底下培养出了不少能用的人,里面有不少擅刺杀追踪的暗卫,但沈国公府百年名门,绝对不缺暗卫用,我就不给你了。”

        

沈洛身份贵重,沈国公他们安排在他身边保护他的暗卫绝对不少。

        

“至于这个信封,它里面放有一张密阁密探的联络名单,依照上面的口令,你可以与名单上

        

的那几个人取得联系,也许会对你的行事有帮助。必要时候,你自己见机行事。”

        

“哇。”沈洛赞叹,连忙把信封贴身塞好,“你这份临别礼物送得好。”

        

衡玉失笑,瞧着大部队已经要准备离开,她旋即正色,朝沈洛拱手:“多加小心。”

        

“我会的。”沈洛笑,又说,“你若是没事做,就带我娘子去京郊外玩一圈。她这些年守孝,也没去过什么地方。我们刚成亲我就去了边境,她虽然没说什么,但我心底觉得有些愧疚。”

        

提到他的妻子时,沈洛眉间柔和下来。

        

“放心吧。”

        

衡玉慢慢往后退,退出人群。

        

她上了城墙,站在这座千年古城的墙头,看着这位白甲红袍的年轻将领骑在高头大马上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他似乎是知道背后一直有人在目送他,行了片刻,没有回头,举起他的右手用力挥。

        

天边骄阳似火,闷热的风吹过来时并没有让人感觉到清凉,反而觉得燥热。

        

衡玉仰头一看。

        

原来又到了夏天。

        

***

        

前去边境的这一路上,沈洛都非常悠闲,除了赶路的时间外,其他时间都被他花在欣赏沿路风光和写信上。

        

衡玉隔个三五天就能收到他的一封信。

        

沈洛的信很有他这个人的风格。

        

字迹潦草不少,还话唠,别看写满了五六页纸张,通篇都是废话口水话。

        

但就是有种神奇的魔力,让人在读信时不自觉会心一笑。

        

看完信后,衡玉不急着写回信,吆喝着要弄个露天烤肉。

        

烤肉一般都是冬日吃,冬至抬头看看天,觉得能在这艳阳高照的日子里吃烤肉的,也就是他们家郡主了。

        

但能怎么办,郡主想吃,他们任劳任怨去准备也就好了。

        

在冬至叹息着往厨房走去时,远在千里之外的江宁城中,云成弦负手从一座府邸里走出来。

        

他一身黑色锦袍,尽显肃杀冷厉之气。

        

走了两步,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些什么,垂眸从袖子里取出帕子,擦拭掉不知何时溅落在他手背上的几点血迹。

        

可惜的是,他注意到这几点血迹时已经晚了,血迹凝固在他的手背上,随着他的擦拭,血迹涂抹成了一大片,弄脏了他整个手背,也让白净的帕子变成扎眼的红。

        

这份红太扎眼了,云成弦死死盯着,没有再做出下一步举。

        

“公子。”身后,他的贴身侍卫小跑到他身边,满身血气。他此行南下隐藏了身份,所以身边人都是称呼他为公子,“都处理好了,十二口人,无一活口。江南总督那边递了拜帖,说想过来给您请安,您看……”

        

若按照云成弦以往的性子,一句“不见”定然直接甩了过去。然而,他紧闭双眼,“让他过来”四个字几乎是从他的牙缝间生生挤了出来。

        

——他不能在双手沾染了那么多血腥后,还一无所获。

        

江南总督,必须见。

        

只是在贴身侍卫离开后,云成弦的眼前出现一阵眩晕,一手扶着身侧的墙沿才勉强站稳。

        

他仰起头看天,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他的眼里蒙上了一层血色,还是这天异变成了红色。

        

还没等他细究,天际突然飘下雨来。

        

云成弦伸出手去接雨,看着雨水冲刷走他手背上的血色。

        

他的手又恢复了以往的干净。

        

可是他又无比肯定,有些事情终究还是不一样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