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今晚让你爽个够/睡前故事女朋友套路

柳亦青看着敢如此对长乐说话的宁缺,他觉得自己输给他也不算丢人。

        

因为在月轮国突破了,所以现在长乐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气势十分惊人。等他彻底打磨好自己的境界以后,便不会这样了。

        

宁缺是觉得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倒不如有尊严的挨打呢。

        

“哟,这么巧啊。我也突破了!”长乐对着宁缺笑着说道。

        

药丸!

        

这是宁缺的第一想法。

        

可是他的反应也很快,对着长乐便直接抽出了腰间的长刀。裴勇的刀法是堂皇正气,但是宁缺的却狠辣中带着无情。

        

两人的刀法都是各有千秋,长乐往后退了一步,就躲开了宁缺的刀。不是长乐怕他的刀法,而是怕弄坏了他的刀。

        

“一般般吧,这么一套刀法需要那么长的时间才能领悟,可真是笨啊。”长乐嘲讽的同时,手也没有闲着。

        

对着宁缺便是一指,点在了宁缺的额头上。他直接飞了出去。

        

宁缺飞出去的同时,长乐跃到了空中狠狠的踩着宁缺的脑袋,将他踩进了地里。 

        

其实也就看着长乐下手挺狠,但是他一点没有使劲,不然刚刚宁缺的脑袋绝对会像西瓜一样被直接踩碎。

        

站在一旁观战的柳亦青已经将长乐提升为这世上最不能招惹的存在,真的太恐怖了。

        

宁缺的实力他是清楚的,一招就打败了自己。但是现在这个一招就败了自己的男人,竟然被副院长摁在地上各种摩擦。

        

“现在身体的强度还不错。”长乐终于停手了。

        

“就是现在!”宁缺咬着牙对着长乐斩出了一刀。

        

宁缺知道长乐不是真的要打自己一顿,他只是想看看这段时间自己进步了多少,所以现在宁缺将自己在山洞中的收获都融合到了这一刀中。

        

刀狠狠的对着长乐迎头斩下!

        

带着烈火、带着狂风的一刀!

        

其实宁缺错了,长乐就是单纯的想锤他而已。柳亦青想了想,觉得自己不配被这样的刀法砍。

        

“这一刀我能给你一个甲!”长乐说完两指为剑。

        

清风徐徐!

        

一剑过后,宁缺整个人都被嵌进了地里,昏了过去。

        

“那个谁?”长乐看着他,这会才想起来忘问人家的名字。

        

“副院长,我叫柳亦青。”他连忙说道。

        

“哦,小柳。你将他送到了旧书楼,交给那里在临摹书籍的女教习就好了。”长乐打着哈欠说道。

        

他还要在演武院再呆一会,所以就先让柳亦青将宁缺给送走了。

        

“好的,副院长。”柳亦青觉得自己就是忤逆自己的兄长,也不敢对这位副院长不敬了。

        

第二天,宁缺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都疼。

        

他躺在床上,骂了半个多时辰的长乐之后才起床,不过起床以后,发现自己再使用天地元气时,更加顺畅了。

        

想都不用想,应该是昨晚被揍一顿之后得到的好处。宁缺有些心动,若是天天来上这么一顿。

        

那…

        

嗯,那自己还活不活了!

        

宁缺连忙打消了这个恐怖的想法。

        

长乐打着哈欠走进了演武院,柳亦青还在打扫卫生。一大早黄鹤过来带着他办了入院的手续。即使柳白的弟弟来书院学习,也需要交钱的。

        

交完钱办完入院手续,柳亦青回来接着打扫卫生。长乐由衷的说道,“你比叶红鱼强多了,小叶在这里从不知道收拾一下卫生。”

        

“之前那个姑娘是叶红鱼?”柳亦青吃惊的问道。

        

他在的这么多天,只觉得那姑娘剑术实在了得。但是还真的不知道,她就是神殿裁决司的大司座道痴叶红鱼。

        

“是的。”长乐不知道他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

        

柳亦青感觉自己这趟书院没有白来,自己若是能得到副院长的指点,那到时候自己岂不是就可以让兄长对自己刮目相看了吗!

        

柳亦青发呆的时候,看见一个英武的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他如一柄唐刀一样,挺拔、锋利。他对这个藏龙卧虎的书院更加敬畏了。

        

“来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学生裴勇,这段时间他来教学生,你跟着他学习就好了。”长乐对着柳亦青说道。

        

听到长乐的话,他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觉得他教你不合适啊?”长乐看出了他的心思说道。

        

柳亦青记得大哥教过他,对于那些真正可以决定你生死的人,不要去骗他们。

        

于是他点点头,但还是没有说话。

        

“嗯,你也算诚实。”长乐笑着说道。“裴勇比你哥一点都不弱。”

        

“这不可能!”柳亦青不可思议的说道。

        

柳白的存在对他而言,就像是他的神一样。

        

哪怕现在是长乐说裴勇与他大哥一样厉害,他也不能接受。

        

“你可敢与我一战!”柳亦青看着裴勇问道。

        

“你对我出剑吧。”裴勇轻轻的在地上踩出了两个脚印,“我若是离开这个两个脚印就算是我输了。”

        

“狂妄。”柳亦青怒而拔剑。

        

“你这样出剑不对。”长乐开口说道。“一个武者出招时最不能受自己情绪的影响,现在你怒而拔剑,不是你在御剑。而是你的愤怒在御剑。”

        

听到长乐的话,柳亦青停在了原地。

        

他调整了好半天,才面无表情的对着裴勇说道,“接招吧!”

        

柳亦青没想过自己能赢裴勇,他只是希望自己的剑能逼退他。可是没有想到他的剑被裴勇用两根手指就给夹住了。

        

他还温和的说道,“若是觉得没有调整好,那么再来一次。”

        

柳亦青点头,他还是想再试一次。

        

裴勇耐心的等他调整,长乐便去找黄鹤问问书院什么时候开始入学考试。

        

等他回来的时候,裴勇在给柳亦青耐心的讲他刚刚那两剑的问题。柳亦青听完以后,便觉得让他来教自己确实没有什么问题。

        

“裴教习,你真的能打败我哥吗?”柳亦青还是有些不服气的问道。

        

“没比过,谁说的准?先生也只是说我不输,没有说我必胜啊。”裴勇似乎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

        

“能与我兄长对战,不输便已经十分厉害了。”柳亦青十分认真的说道。“但是现在我相信您与他有一战的实力。”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