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起腿防止白灼流出来/读了流水

繁花锦绣不及你神界篇第二百五十二章丞相府中,踏雪痛哭陆华看着趴在他肩膀上一直哭的姑娘,伸出的手终是又放了下来。

        

他没能忍心将她推开。

        

良久,等司卿哭的差不多了,他才问道:“怎么了……”

        

陆华清冷的声线穿透了黑暗,让司卿定了定神。

        

其实陆华想问她,是不是做噩梦了。

        

但话到嘴边,他却只吐出了那三个字。

        

“尊上,我爹娘有危险,你一定有办法救他们,求你,求你救救他们……”

        

司卿坐直身子,说的一脸诚恳。

        

陆华盯着她哭的通红的眼睛,只以为她还未从噩梦中抽身出来。

        

她原身是匹白马,那她的父母也该是马,她的父母也许还未开智,也许早就寿终正寝,那样的话谈何来的救不救……

        

但陆华到底是没忍心戳穿了司卿的话,他叹了口气,才缓缓起身。 

        

紧接着,在黑暗中一个“好”字传进了司卿的耳朵里。

        

司卿吸了吸鼻涕,忙着站起来就往洞外走。

        

不多时,二人便走出了山洞。

        

这,这是怎么回事?!

        

陆华刚出了山洞,心中便吃了一惊。

        

他本以为还会看见一片白茫茫的积雪,可他出了洞看见的却是一片绿意盎然。

        

就算积雪一夜之间化尽,不可能这么快就长出植物来。

        

洞外和煦的阳光直直地照耀在二人身上。

        

本该浑身暖烘烘的,但那瞬间,陆华突感一阵凉意袭来。

        

峡谷之内很是冷清,除了迎面吹来的风,除了满地被风拂动的草,除了他们二人,便再也没有其他了。

        

云秦国的大军,不见了。

        

沈修宁也不见了。

        

陆华从来没有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自从他来了这个时空后,他便离不开沈修宁一定范围内。沈修宁又怎么会悄然离开此处而不被他发觉呢……

        

电光火石之间,陆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回过头朝神色不佳的司卿问道:“你之前,在哪里?”

        

他觉得也许,是他一开始便想错了。

        

“我附在踏雪的身体里……”

        

此时司卿的脑袋乱的很,她只管回答了陆华的问题,便又接着去理脑海中的记忆。

        

原来如此……

        

陆华看了一眼司卿,他脸上的神情晦暗不明。

        

原来我离不开的不是沈修宁,而是她……

        

“糟了!”

        

陆华在想通了这点之后,立马又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

        

我先前没有发觉沈修宁离开,如今看这草的长势,他离开已经有段时间了,那小仙娥会不会……

        

不,不会的……

        

我一定能将她救回来!

        

陆华又看了一眼司卿,如今我必须要先去救清歌,至于她的诉求,只能……

        

这次算我欠了你。

        

紧接着,陆华不管司卿有何反应,便径直拉过她的手,行云而去。

        

此时,凤霖国都城内,丞相府中。

        

沈修宁正一桌接一桌地敬酒,他已经记不得喝了多少酒。

        

他喝的酒,数不清。

        

但他却没有一点儿醉意。

        

踏雪还在新房中等着,听着屋外推杯换盏的声音,她的心已经飞到了外面。

        

渐渐的,外面的声音停歇了。

        

再也没有人声,也没有喝酒时的碰杯声。

        

一切结束的都那样突然。

        

“小桃子,小桃子……”

        

踏雪被红盖头蒙着,不知怎的,心里一阵焦虑。

        

她只能不停唤着门外的侍女。

        

可门外静悄悄的,没有人回应踏雪的呼唤。

        

这种寂静不同于夜深人静的那种寂静,而是死一般的寂静。

        

没由来的,让踏雪感觉到一阵阵的凉意。

        

终于,踏雪再也忍不住了,她一把拽下头上的红盖头,头上的珠钗都被冷不丁地挂掉了两支。

        

珠钗环佩作响,踏雪却无暇顾及,她迫不及待地开了门闯了出去。

        

“小,小桃子……”

        

踏雪出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躺倒在地上的小桃子。

        

小桃子的武功不弱,但她还是被一剑封了喉。

        

她的颈间有长长的一条血线。

        

她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看起来极其不甘心。

        

究竟是谁……

        

是谁敢在丞相府杀人……

        

踏雪一个踉跄,差点晕倒在地,她使劲掐着自己的虎口,用痛觉让自己保持清醒。

        

“小桃子,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踏雪俯下身子,抱了抱地上还残留着余温的小桃子,然后又将她那双不甘心的眼睛阖上了。

        

再抬头时,踏雪的眼睛已然通红。

        

她看向四周,却发现了更多或仰倒或躺倒在地上的小厮和丫鬟。

        

他们死状一致,全都是被一剑封喉,死时都来不及发出一个音节。

        

“爹爹,娘亲!”

        

那瞬间,踏雪突然想到了陆丞相和丞相夫人,虽然两个人不是她的亲生父母,但她却是早就将他们当做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踏雪红着一双眼,哽咽了几声,又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往那头的大厅赶去。

        

短短一百余步的距离,让她走的异常艰难,她跌跌撞撞地,好几次都差点跌倒在那些尸体之上。

        

等她拐过长廊,走到大厅时,眼前的景象又让她眼前发黑。

        

大厅里参加宴席的那些人,一个个的都伏倒在桌子上,他们没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气息。

        

紧接着,踏雪便看到了她的父母。

        

她的父母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他们的胸前血迹斑斑,看起来像是被人刺了一刀又一刀。

        

刀刀都没有刺中要害……

        

是的,她的父母还活着,可他们却比死了还要痛苦。

        

他们“呼哧呼哧”喘着气,就像是破风箱一般。

        

而在他们身边则站着几个人,其中一人穿着大红喜服,手中拿着一柄染血的匕首。

        

“爹!娘!”

        

踏雪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

        

她没有看旁边那几人一眼,她的心思全都放在陆丞相和陆夫人身上。

        

她扑过去,拉着陆丞相和陆夫人带血的手,一个劲地嚎啕大哭。

        

他们一个是疼她爱她的爹爹,一个是表面打骂她,背地里却也很疼惜她的娘亲。

        

他们在不久之前,还握着她的手,一个哽咽着说不想让她嫁人,一个为她拿出亲手做的嫁衣。

        

可没想到,不过几个时辰的工夫,就出了这么大的变故。

        

踏雪后悔极了。

        

若是她知道,她执意要报复沈修宁会是这样一个下场,那她宁愿放过沈修宁。

        

“闺女,不哭……”

        

陆丞相胸口上的伤口处还在流血,他一定很痛,但即使这样痛,他都不想看见自己的宝贝闺女流眼泪。

        

一旁的陆夫人也缓了口气,对踏雪说道:“歌儿,不要哭了,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陆夫人露出一个欣慰的笑来。

        

她又接着说道:“相逢一场,即是有缘,可惜我们的缘分竟然这么快就尽了……”

        

“老头子,我们一起去找你的宝贝闺女吧……”

        

最后这句话,陆夫人是看着陆丞相说的。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