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刺激男女摸下面细节小说_sm医生道具文bl双性

“出发!”萧镇山振臂一挥,喊道。

        

以往都是段虎发号施令,现在有了萧大亮蛋,自然没他啥事。

        

萧镇山在前,曹满阿亮并排在后,一行人跨过皮骨门,正式进入了地陵腹地。

        

曹满一边跟着,一边惊讶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时而还会发出一声惊叹。

        

眼前是一片巨大的地下崖谷世界,两旁绝壁高耸,如万丈高崖,陡峭险恶,中间一处巨大的山谷,连绵而下,直通向最深处的那座黑色石城,远远看去,好似巨兽盘卧,气势磅礴。

        

惊人的是,一条条赤练火河环绕其下,穿插间四外流淌,把那座黑色石城围在其中。

        

“这是……熔浆!”

        

曹满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随即惊呼一声,到了此时此刻,他终于发现空气为何会如此炙热难闻,搞了半天,原来地陵腹地中竟然有着数量如此众多的熔浆火河。

        

“惊讶不惊讶?”萧镇山的话从前方传来。

        

“惊讶。”曹满点头。

        

“土包子,这有啥好惊讶的?不过是些岩浆火河而已。”

        

萧镇山调侃着,实则当他第一眼看见石城熔浆的时候,心里同样十分震惊。

        

“师父,这里有些古怪,阴城火河,墓陵冲煞,莫非……”

        

不等段虎问完,萧镇山摆手说道:“不错,此地乃冲煞之地,不过并非人为建造的,而是后天形成的。”

        

说着话,萧镇山抬手点指前方,“洞渊之极,阴寒之处,两旁绝壁囚龙,乃困龙升天之势,配合巫法阴城,护城阴河,蓄阴汇煞,本为凝煞之窍……”

        

“却因地质变动,引熔浆入阴河,潜阴赤阳,阴阳冲煞,故而煞气冲天,实为阴煞险地,凶险莫名……”

        

这些话,段虎能够领会,但是对于曹满这些人来说,却听了个稀里糊涂,即便是经验丰富的冷曼,同样是一头雾水。

        

“耗子。”冷曼用手肘轻碰了一下曹满,曹满当即意会到了对方的意思。

        

“祖公,你刚才说得那些东西究竟是咋回事,能说得通俗易懂一些吗?”曹满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问道。

        

“想知道?”萧镇山抬起了下巴。

        

曹满连连点头,这不废话嘛,不想知道问你干嘛?

        

“祖公偏偏不告诉你,哈哈哈!”萧镇山恶趣的笑道。

        

曹满怒甩大脸,上梁不正下梁歪,不愧是黑脸师徒,一副德行。

        

“行了师父,别逗耗子了,不如让我代你说吧。”

        

萧镇山点头示意,段虎这才把刚才的意思简单描述了一下。

        

所谓凝煞之窍,指的是按照特殊的风水异术,选取的一处聚阴之所,断阳之脉,凝阴聚煞,煞气最重的穴眼便是凝煞之窍。

        

如果把棺椁葬在凝煞之窍上,民间称为阴葬。

        

阴葬属于一种十分邪恶的落葬之术,安葬在此的死者,不入轮回,不落黄泉,日吸地**气,夜吸月华灵气,**邪灵,尸煞成精,在倒斗一界属于极为凶险的煞穴。

        

至于眼前的自杞国葬,便属于阴葬,而且还是属于一种规模极为庞大的阴葬,可想而知,远处坐落在石城地陵下的凝煞之窍是多么的恐怖。

        

问题不仅如此,自杞国葬乃巫法阴葬,结合南疆巫术、蛊术,聚邪、阴、煞三和,本就邪怨冲霄,鬼灵莫测,如今被岩浆入阴河,阴阳相冲、相融,颠倒乾坤,不受三界之限,不惧五行之法。

        

……

        

“听懂了吗?”段虎问道。

        

懂?

        

懂个球!

        

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糊涂。

        

曹满吧唧两下嘴巴,脸色更迷茫了。

        

“那个……能再简单点吗?”

        

一听这话,萧镇山乐了,“哈哈,小黑熊,磨了半天嘴皮子,却是对牛弹琴。”

        

“我也看出来了,就耗子这脑袋瓜,跟牲口打交道还可以,说人话完全是浪费口水。”段虎赞同道。

        

曹满脸黑,咋说话呢?牲口咋啦,起码爷爷会懂兽语,比你们强得多的多!

        

冷曼脸更黑,什么叫跟牲口打交道还可以?姑奶奶是牲口吗?

        

姑奶奶那可是地道的黄花大闺女,百里挑一的美女!

        

阿亮倒是挺开心,斜眼瞟着曹满,大兄弟,亮哥永远是你的铁哥们,真兄弟。

        

“虎爷,我就这点水水,听不懂也正常,不如你再说明白点?”

        

换旁人,一顿挖苦怎么的也会识趣,可曹满不同,求知好学,不耻下问,就他那脸皮,没他不敢问的事。

        

这一点,段虎自愧不如,也是他佩服对方的地方。

        

想了想,段虎说道:“巫法阴葬本就凶险莫名,如今更加危险,这么说吧,只要进了前面那座黑色石城,就等同于进了森罗地狱,九死一生,懂了吗?”

        

“原来是这么个意思,早说不就得了……”

        

“等等,九死一生?那不等同于绝路!”曹满惊慌了起来。

        

“不错,进去就是九死一生,敢进吗?”段虎问道。

        

“呃,不如这样,等多凑几百号人我们再进去如何?”曹满说道。

        

“啥意思?”段虎没听明白,其他人也没听懂。

        

“十个里面死九个,多几百号人就等于多些垫背的,这样我们不就不用死了吗?”曹满解开了谜底。

        

“去你娘的!”

        

段虎大脚一抬,曹满抱臀离地。

        

……

        

黑岩石城看似很近,但望山跑死马,大伙走了好一会儿,视野中的巨城不过才放大了些许。

        

这会儿周围的空气愈发炙热了起来,就像三伏天的气温一样,让人感到燥热难受。

        

其他人还好点,却把曹满和阿亮热了个够呛,一个背着大锅,一个驮着昊天大蛋,一路走来哼哧哼哧,鼻息连连,热汗淋漓。

        

“娘的,什么鬼地方,快把爷爷热成肉干了!”曹满发起了牢骚。

        

“不错,正是邪中之邪的鬼地方,自杞巫葬。”段虎头也不回的答道。

        

“放心耗子,就你这身板猪肉,不会热成肉干的,只会成肉膘。”萧镇山老神在在的说道。

        

“瘦点好,一身板猪肉,难看。”冷曼开口道。

        

“咯咯,猪肥挨刀,牛肥下锅,矮子肥了成冬瓜,耗子哥,瘦点健康。”虎千斤终于恢复了一点精神,这会儿也会说两句玩笑话了。

        

“猪肥肉多,人肥肾亏,要想不亏,唯有减肥。”寒岳神补一句,看来也走出了阴霾的情绪。

        

“啊……哦……”阿亮叫响了嘹亮的驴声。

        

小样,看亮哥,不肥不瘦多匀称,母驴见了都回头。

        

曹满郁闷到家,尼玛,爷爷就说了一句,至于所有人都埋汰爷爷吗?

        

几个意思?

        

究竟是几个意思?

        

夫唱妇随还是一唱一和?

        

喘喘,多唱多喝,外加头牲口,乱大伦!

        

……

        

之后的路程大伙走得不再那么沉闷,你一句我一句说笑了起来,可怜曹满,成了众矢之的,大伙三句话不离本行,说的都是他。

        

眼看离着黑岩巨城越来越近,熔浆火河中的火光清晰的映照在了每个人的脸上,驱散了深渊世界里的黑暗,但也带来了一种格外诡异的色彩。

        

两旁陡壁嶙峋,孤寒寂冷,一路碎石岩片,踩在上面嘎吱作响,前方熔浆火河,环绕黑岩巫城。

        

黑暗和火光的交叠,死寂和阴戾的重合,冰冷和炽热的并存……

        

使得这座古老、庞大的巫城更加充满了神秘、诡异的气息。

        

这时段虎轻声对着萧镇山说道:“师父,之前我在一处地下广场发现了……”

        

“天赐字碑?”萧镇山粗眉微皱。

        

“不错,壁画上的正是天赐字碑,而且看壁画中的描述,我怀疑巫鬼教的巫术……”

        

“呵呵,有点意思。”听完,萧镇山笑出了声,然而皱着的眉头非但没有舒展,相反,皱得更紧了。

        

沉默半晌,萧镇山问道:“虎子,此处山门,也就是那座镇煞殿你怎么看?”

        

“镇煞殿?”段虎微微一愣。

        

“镇煞殿乃镇煞宝殿,内有佛陀法身,为的就是驱邪镇煞,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段虎疑惑不解的问道。

        

“哼,我看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萧镇山冷哼一声,“否则你们怎么可能遇见血蟞这等凶虫?”

        

“那是因为镇煞殿年久失修,法力消退,以至于阴气外泄……”说到这,段虎心头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

        

“看来你也察觉到了,古人的智慧不可小觑,居然想出了这么个瞒天过海的办法,怪不得近千年的岁月都无人知晓这么大的地陵国葬,靠得就是镇煞殿这个障眼法。”萧镇山说道。

        

“哼哼,狗屁的镇煞殿,照祖公说,应该是聚煞殿,吸八方之气,聚日月之精,囚龙寒渊,巫法阴葬……”

        

话未说完,萧镇山脸色一变,目光惊愕的看着前方的黑岩巫葬城。

        

“难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师父,何事如此惊讶?”

        

段虎很少看见萧镇山神色如此震惊,以往的经验告诉他,对方越是惊讶,后面遇到的事情就会越麻烦。

        

“虎子,你说那些熔浆火河,真的是后来才意外出现的,还是说在修建巫葬城的时候就存在的?”

        

萧镇山的话让段虎也吃了一惊,如果真像师父所说的那样,事情可就麻烦了。

        

“虎子,你带着耗子他们前来,为师先去查看一下。”

        

说完,不等段虎回答,萧镇山双脚生风,化为一团高大的黑影快速离去。

        

“萧老哥这是怎么了?咋一个人就先跑了呢?”跟上来的寒岳疑惑的问道。

        

曹满嘿嘿一笑凑了过来,“寒大叔,人有三急,祖公也不例外。”

        

“哦,原来如此。”寒岳点了点头。

        

“行了,大伙再加把劲,尽快赶到巫葬城。”段虎沉着脸,加快了步伐。

        

“小曼姐……”虎千斤小声的问道。

        

一路上,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段虎的脸,对方的神态变化她看得一清二楚。

        

冷曼处于职业的关系,对于察言观色十分敏锐,自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别问了,一定是有事发生,先跟上去再说。”

        

二女对视一眼后,同时加快速度,紧紧跟在段虎的身后。

        

“耗子,不是说萧老哥内急先行一步吗,现在是咋回事?”看着匆匆前行的段虎三人,寒岳问向曹满。

        

“这个嘛……”曹满眼珠一转,有了答案。

        

“也许他们都内急呢?”

        

“都内急?不至于吧?”寒岳有些不太相信。

        

“怎么不至于,寒大叔,我问你一句,你内急不内急?”

        

“我不急。”

        

话才说完,身后一阵水响,二人转头看去,阿亮没羞没臊的泄闸放水,撒了个欢畅。

        

听着水响,寒岳不自然的说道:“现在有点内急了。”

        

……

        

临着黑岩巫葬城越近,诡异的气氛愈发浓郁了起来,熔浆的光芒下,黑色的巨城仿若潜伏在深渊中的凶兽,渐渐露出了它凶狞的一面。

        

隐约中,飘浮而来的风中夹杂着些许阴戾的怪声,似鬼吟兽吼,像夜猫惨笑,时隐时现,如影随形,令人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每个人心头都沉甸甸的,像压着一块大石,沉闷难受。

        

熔浆火河散发出的滚滚热气,仿若烈火般炙烤着谷底世界,身处其中,就像被困在熔炉中赤炼一般,承受着火毒的肆虐。

        

感受着有些发烫的脸庞,曹满目露骇然之色。

        

在这里,就连呼吸都不太容易,必须用手掩面,抵挡着燥热的空气,否则热气直袭喉腔,个中滋味,如同小火慢炖,难受无比。

        

这时,段虎把手一伸,暂停了队伍的移动。

        

“各位,此地火毒太盛,直接呼吸会对身体有害。”

        

说完他示意了一下冷曼,对方从背包里拿出了几个口罩。

        

口罩来自于赵青河的营地,军工出品,做工精良。

        

这些口罩看似轻薄,但过滤层却做得十分精细,可以虑除不少有害的物质。

        

口罩并没有直接发给大家,段虎在上面又均匀的涂抹了一层药膏,做完后这才递给了大伙。

        

有了口罩的保护,呼吸间不再感到那么难受,特别是那层涂抹着的药膏,似乎有着驱除火毒的作用,让人不再感到炙热,反而带来了一丝清凉之感。

        

曹满用力的吸允了几口空气,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黑虎牌药膏,果然名不虚传,内治外治混合治,各种疑难杂症,药到病除,真乃倒斗探墓、干架斗勇之必备神药。

        

正沉醉在清爽的呼吸中,忽闻身后一阵驴叫,转头看去,阿亮瞪眼撂踢,耍起了驴脾气。

        

不怪阿亮脾气暴躁,在场每个人都有口罩,唯独它没有。

        

几个意思,奶奶的,亮哥就想问一声,是几个意思?

        

欺负亮哥是头驴子吗?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