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内欢爱h_在厨房把我要得腿软

快穿之我成为黑户之后正文卷第727章我乐意很快,能量耗尽的水晶纷纷化作粉末,而林灵也渐渐停止了自虐的行为。

        

见状,萧云安三人也顾不得自己正处于散架中的身体,颤颤巍巍地起身,去查看她的情况。

        

才挪了半程,三人便听到一脸串魔性的笑声从林灵嘴中溢出。

        

顿时,三人的一颗心不由提到了嗓子眼。

        

“丫头……”

        

萧轶难得的语塞。

        

闻言,林灵立刻转过身,然后露出灿烂的得瑟笑容,道:“小一一,怎么样,我厉害吧。”

        

“什么?”

        

显然,蒙圈的萧轶又没能跟上思路。

        

“我刚才特意装龊,引小猪头头上套,刚才它进入我的体内,被我全部吸收掉啦。”

        

林灵拍着胸脯表示,凡事有她,万事OK. 首发网址http://m.x63xS.com

        

“是吗?”

        

萧轶面露疑惑。

        

“当然啦,难道你不信我?我明明这么机智的!”

        

林灵不满地插着腰,嘟着嘴,如果不是满脸的血迹,想来这模样会煞是可爱。

        

“那么,猪它……”

        

显然,萧轶还是不太放心。

        

“妥妥地放心吧,都已经被我吸收了,它怎么能和我比呢?”

        

林灵大咧咧地拍着萧轶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再做无谓的担忧。

        

“是吗?”

        

萧轶仍旧若有所思地盯着林灵。

        

“你怎么这样看着我?难不成你在怀疑我?”

        

林灵双手捂住胸口,做出一副被深深深深伤害的样子。

        

只不过,回应她的却是云流毫不留情的连环鞭。

        

见林灵躲避得毫无喜感,云流不由轻蔑一笑:“你演得太差了。”

        

云流表示,如果是林灵本人的话,夺回掌控权的她一定会先做两件事。

        

一件是想方设法地将旁边那条青龙给弄残到奄奄一息;另一件自然是苦巴着一张脸,求他好好检查一下体内是否还有猪猪残留物。

        

“确实,想扮演她?你还是省省吧。”

        

安妍表示,像林灵这种小无赖,只有在嘴馋或者闯祸的时候,才会想起来卖萌打滚装可爱。

        

“所以,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们来?”

        

萧轶表示,哪怕猪猪大人的模仿已经入木三分,但盗版终究只是盗版。

        

说来也是无奈,就刚才那三句没啥区别的问题,萧轶敢肯定,要真是那个死丫头,这会儿指不定要用多嫌弃的眼神盯着他了,就仿佛自己浪费了她一公斤唾液淀粉酶一般。

        

“哼,你们对她倒是了解。”

        

见自己的伪装被拆穿,猪猪大人也不再伪装,并直接将双龙传送到了自己身边。

        

“虽然这身体是个女的,而且还弱了点,但总归比我之前的猪身好一点。”

        

猪猪大人边说,边拿出了一头猪,状似爱怜实则威胁地摸摸它的脑袋。

        

毕竟它很明白,在夺取了林灵的身体之后,他们之间再没有协商的可能,于是干脆直接撕破脸皮。

        

见萧云安三人并没有因此止步,反而是越发紧逼着自己,猪猪大人不由嗤笑道:“呵,真是愚蠢,你们难不成真打算抓住我吗?”

        

猪猪大人虽然满脸嘲讽,但实则内心却有些慌张,毕竟双龙现在都处于战斗不能状态。

        

而且,

        

猪猪大人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云流一眼。

        

这是诸葛家族的少爷,会拥有何种自不用说,而刚才,因为被保护到位,所以他应该算是三人中伤势最轻的了。

        

难道,在自己利用阵法的时候,他也做了某种准备?

        

一时之间,猪猪大人竟有些看不透眼前三人。

        

但随即,它又提醒自己不能慌,不管对方还有什么准备,都无法改变它现在的绝对优势。

        

于是,猪猪大人打算继续使用攻心策略,来为自己战略性的撤退创造机会。

        

“呵呵,你们也真是在乎她,一看到她出事,就急得脑子都不清楚了。

        

如果刚才你们装作没有发现我是假冒的,然后趁机再抓到我该多好,这说不定还能有一丝机……”

        

话说到一半,猪猪大人突然怔住,冷汗不由划过它的脸颊。

        

“你怎么不继续说下去了?”

        

安妍冷眼道。

        

“你们!”

        

猪猪大人气结,它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背了,才会遇到这么一伙不按理出牌的人。

        

看着萧轶借追击为饵,实则是疯狂将体内的血雾逼出。

        

看着朝自己不断弥漫开来的血雾,猪猪大人眼神阴狠地看向萧轶。

        

如果是其它东西,那么问题不大,它只需要避开就是。

        

可是这林灵的精血显然也拥有了即时通讯的性质,不管猪猪大人如何躲闪,血雾都能穷追不舍。

        

几次逃跑皆失败的猪猪大人,差点咬碎了林灵的小虎牙:“呵,败在你们这一群疯子手上,我无话可说!”

        

只不过,功亏一篑的猪猪大人最后仍是不甘心地诅咒道:“萧轶,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愚蠢!

        

你可知道,将这些吸收进的血雾再强行取出来,你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既然你身上怀有气运,你就该明白,这东西她既然给了你,就代表了这东西合该属于你!

        

你实在是太愚蠢了!”

        

气愤不已的猪猪大人,不断叫嚣着萧轶的愚蠢。

        

对于猪猪大人的神神叨叨,萧轶自然是充耳未闻,一脸风轻云淡道:“我乐意。”

        

·

        

很快,猪猪大人便被得到精血强化的林灵给逼了出来。

        

而夺回掌控权的林灵,在眼疾手快地抓住猪猪大人后,立刻嚷嚷道:“云流云流,快来给它打一阵超级强力增肥剂,直到它的小蹄子跑不动为止。”

        

见云流嘴角挂笑地走向自己,猪猪大人不由后悔地闭上眼睛。

        

要是早知道这四人是这种德行,它就该铤而走险,选择堌柽那伙人,即便他们里头有个危险份子。

        

等云流给猪猪大人实实在在地打上了几针,抽了几大管血后,林灵这才一脸谄媚地看向三人。

        

“那个,那个那个……”

        

林灵一脸笑呵呵,显然打算用万能的“这个那个”蒙混过关。

        

但有句老话说的好——此地无银三百两。

        

原本萧云安三人还没想什么,但林灵如此不打自招的表现,使得他们不得不浮想联翩。

        

“解释。”

        

萧轶装模作样地一脸正色,就仿佛他已经知道了林灵所干的坏事。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