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公主从小含着玉势h

小巴士,“嗡嗡嗡”地驶入高速公路。

        

神谷学院是胜利的一方,一片欢腾很正常。

        

昭和学院是战败方,昨日比赛结束,二年级的藤原有栖果断跑路,土桥良介很讲信用,找姜直树还钱。

        

再加上一个不知死活的田中仓,便是他们的极限了。

        

剩下的学员,均在为回去之后的事做考虑。

        

昭和学院一年级,全年狼性竞争,因为他们的失败,升学的时间至少得要押后半年。

        

“嗡嗡嗡”~

        

又换了正装的神谷酒门坐驾驶位,边抽烟边与风间小百合、山口齐部两名同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姓姜的小子,你是护不住的。”小百合老师气呼呼地道,“另外,你能不能管管那个宫野桃,本事不大,满嘴大话,我真怕哪一天我会忍不住,一巴掌拍死她。”

        

神谷酒门吐出一口烟雾道:“我劝你不要,毕竟她哥哥是为守护神谷学院牺牲的,而她又是神谷学历最高的老师。”

        

“如果你不想被全体神谷成员追杀,不当回事就算了,再说,你们一年也不一定能见一次面。” 

        

单手扶下巴的山口齐部,“你今天的话好多,是不是又忘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

        

神谷酒门:“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

        

因为齐部老师的背刺,巴士前排安静了好一阵。

        

不知不觉,高仓市区到了。

        

又过了10分钟,巴士停在高仓站的停车场。

        

昭和交流团,来时10人,离开9人,不像话。

        

所以神谷酒门陪山口齐部抽了会儿烟,等待最后一名成员,也就是藤原有栖归队。

        

这次是真的要走了,独臂的山口齐部向酒门挥手。

        

临走前……

        

“小百合说得没错,姓姜的小子你护不住,而且姜家的人没一个好东西。”

        

山口齐部看太阳,“你现在回去,应该还来得及给他收尸。”

        

“轰”!

        

巴士车炸了。

        

……

        

“叮”~

        

提示:恭喜你,签到传说【久之田雪奈】30天!

        

提示:你的技能【魅惑之眼】、【鞭挞】效果提升。

        

提示:你的技能【初级催眠】升级为【中级催眠】。

        

【中级催眠】:一定情况下,催眠效果永久有效。

        

提示:你的咒力提升。

        

“叮”~

        

又是一声。

        

提示:你的两项隐藏天赋计入系统。

        

天赋一:咒力无限;在不中断【久之田雪奈】签到的情况之下,你无需担心咒力的消耗。

        

天赋二:复制;复制你见过的咒术,并有一定几率直接学会。

        

……

        

当前:姜直树,咒力350,咒力振幅800,评价D+。

        

技能:【魅惑之眼】、【鞭挞】、【中级催眠】。

        

天赋:【咒力无限(被抑制)】、【复制】。

        

咒术:【风压炮(精通级)】、【熔火剑(精通级)】、【御灵召唤(精通级)】、【破军(熟练级)】。

        

……

        

今天是姜直树签到雪奈姐的第30天,大概也是他加入术师界的第30天,十分具有纪念意义。

        

与昭和学院的交流比赛结束,他打算先找宫野桃打开咒术卷轴,然后陪雪奈姐玩一会儿再拖延几天。

        

桃子老师无疑是一头肥羊,才薅了一次羊毛便把祂送出去,姜直树有点舍不得。

        

“对了,如果有机会,试试【中级催眠】对宫野桃有没有效果,幸运的话说不定能一次通关。”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最近几天,他都要24小时和织子在一起。

        

织子是为了他好,也乖巧听话,那一对大麻烦玩起……咳咳咳。

        

“跑题了。”

        

醒来的姜直树左右看了看,织子没在自己身边。

        

“可能是给我打饭去了。”

        

起床、穿衣、洗漱。

        

姜直树甩着毛巾高高兴兴出门,回来时门口蹲了个人。

        

不是乖巧的织子,而是外表酷酷滴,实则从心得不行的七濑纯。

        

“七濑班长,早上好。”

        

姜直树挥手打招呼。

        

对面,七濑纯不让步,拔出微微蓝光的【名剑——细雪之舞】,咬牙切齿地说:“姜直树,你给我说,昨天你都对我了什么?!”

        

姜直树:ɿ(。・ɜ・)ɾⓌⓗⓐⓣ?

        

“昨天咱们参加交流比赛,然后七濑你最后祭出细雪名剑,力挽狂澜,花子老师和酒门老师夸了你好半天。”

        

七濑纯面若寒霜,“我说的,不是这个。”

        

“虽然我不记得了,昨天我是不是先遇到的你?”

        

姜直树一愣,随即点头,“是啊。”

        

“然后……我为什么一见到你就想叫你哥哥?”

        

ɿ(。・ɜ・)ɾⓌⓗⓐⓣ?的三次方。

        

“呃,内什么,昨天一切都很正常,至于你说的事,是不是跟你刚刚经历情绪日有关系?”

        

“不对。”

        

“我不信!”

        

细雪之舞搭在了姜直树的肩膀上。

        

“等等等!……”

        

器道五十一的法器,其位格应该已经超过C级。

        

以七濑纯的实力无法完全驾驭是必须的。

        

但是近身+剑刃距离姜直树的脖子只剩几厘米的情况下,无法完全驾驭反而更危险。

        

“七濑,你听我说。”

        

姜直树笑道:“你的剑能不能离远点,会误伤。”

        

七濑纯:“你先说。”

        

姜直树说:“好。我觉得,你刚才说的事,应该还是你情绪日参加战斗的锅。”

        

“你想,情绪日的时候你的感情被放大,那个时候你又不想战斗,而我呢,及时出现与你并肩作战,帮助你保护你,是不是非常像一位大哥哥?”

        

姜直树拍拍自己的胸脯,“我也经历过比较特殊的情绪日,所以我很了解;那一天过去,至少半个礼拜你的情绪都会稍稍有些不正常。”

        

“不过你还是你,剑道少女七濑纯,等余波过去,你便会恢复正常,还有啊,下次别做这么危险的事儿了。”

        

闻言,七濑纯蹙眉,七濑纯疑惑。

        

“真的是这样?”

        

姜直树笑道:“我也不清楚,完全是我瞎猜,你可以去找花子老师做下心理疏导试试倒是真的。”

        

“唰”的一声。

        

名剑归鞘。

        

直树大哥可算是松了口气。

        

七濑怂同学转身走,自言自语道:“那我先去问问花子老师。”

        

“你别跑啊。”

        

“放心。”

        

“哥哥?”

        

“诶→。”

        

答应得十分娴熟。

        

“……”

        

名剑出鞘!!!

        

“还说没对我做什么,姜直树,我要杀了你!!!”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