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内内看湿的小说_啊边走边做太深了h

南曦默不作声,按住黄怡乱动的手。

        

黄怡耐不住地趴在南曦肩头,耳语道:“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我刚刚一度以为陈璐可能给陆羽加害了。”

        

南曦搂住黄怡脖子,拉她耳朵贴近,回以耳语:“不会,陈璐图钱图前程,陆羽活蹦乱跳比他咽气更有的图。”

        

黄怡发寒地‘嘶’声,倒抽口气。

        

陆羽揉揉发胀的太阳穴,向前眺望眼见南曦在等。

        

大步来到南曦身前,冲她露出个难为情的笑容:“不好意思,一觉睡得严重超时。”

        

黄怡以为南曦会把手机的证据拿出来,谁料她浅笑下,淡淡说道:“没事,可能太累了,那开拍吧。”

        

诧异地去接南曦递来的手机,就在她刚抓到手机的前一刻,站在她身后的人不知道让谁推把,重重撞在她身上。

        

黄怡朝前倒去,和她一起磕在地上的还有她身后之人老帽。

        

巨大的动静引得各就各位的人们凑回来,连连惊呼出声,几个离得近之人伸手去拉,皆慢步。

        

老帽双手撑地坐起,匆匆去扶黄怡,不住赔礼:“抱歉抱歉啊,你一定摔疼了。”

        

“当然疼啊,我眼睛刚刚都冒金星了!我今天注定得摔啊,刚刚没摔,这会摔了。”黄怡‘哎哟’直叫,“好疼,尤其我的手腕!好像断了。”

        

老帽胆颤地双手托起黄怡手腕,分不清到底肿了还是骨折了,向四周围观的人们求助:“叫医生过来吧。”

        

“我懂点推拿,我来看下吧。”栗子几步跨到两人身边,蹲下小心按过黄怡腕骨处,询问:“有感觉吗?”

        

黄怡奋力点头,发出凄厉的叫声:“好疼啊!”

        

栗子又按按关节周遭,随着他的按压,大家能从黄怡愈发提高的喊叫声听出旁边更疼。

        

整体试完,栗子将黄怡扶上别人搬来的椅子。

        

“我这里有红花油,能用吗?”动作指导从包里掏出。

        

栗子接过,倒入手心均匀擦着黄怡手腕上,对担心的南曦说:“没大事,软组织轻微挫伤,近两天避免重活修整一段时间可自愈。”

        

“好的,谢谢。”南曦应声,按住黄怡肩头,语重心长地说道:“多休息。”

        

“对,四到六小时擦下我的红花油啊。”动作指导帮忙补充。

        

黄怡指下地上破损的手机,心疼得要命,可下话让南曦打断接了去。

        

杏目望向她所指位置,瞬间郁闷和难受在眼底炸裂,俯身捡起屏幕破碎可见内芯的手机。

        

黄怡难受不比南曦少啊,吱吱呀呀地大骂几句,谁这么缺德啊?

        

里面存了几张女儿的照片,忘记导入主用手机了。从手机破损来看,绝非单纯她摔倒能造成的重伤,肯定有人趁乱估计施以二次破坏。

        

脏话到嘴边,让南曦一句话怼回。

        

“你得赔我啊。”

        

黄怡圆眼含泪地抬头看向南曦,指指自己下巴,在对方冷厉的目光中想起她曾说过的话。

        

“如果坏了,我赔你个最新款。”

        

黄怡脑子难得跟上节奏转转,打暗语问:“曦曦,你说话算数的啊?”

        

“你瞎想什么呢?你得说话算数才对,记得赔我啊。”南曦将手机翻转到背面,q版定制款的bjd娃手机壳在地面上蹭得不成样子。

        

娃可活动关节的手一只不翼而飞,身上没几处好地。

        

纤细的指尖摸过娃脸,小心翼翼地将上面污渍尽量擦掉,可惜有的地方破损严重,补救显得杯水车薪。

        

黄怡知道南曦多宝贝娃,从兜里拿出湿巾,建议:“我帮你擦吧,曦曦。”

        

“嗯。”南曦声音冰冷,取下壳递给黄怡,将手机扔入旁边垃圾桶内。

        

蒋恒恒纠结下,放弃渴望一气呵成拍完夜戏的念头,对南曦关心道:“晚上拍女三的戏吧,你和小黄回宾馆休息,恢复下心情状态。”

        

“行。”南曦干脆答应。

        

黄怡抬起受伤的小胖胳膊,申明道:“身体,主要是身体。”

        

蒋恒恒殷勤地应道:“对,明天让厨师炖猪脚,给你补补,以形补形。”

        

“好,要黄豆炖的。”黄怡光顾着吃了,全然无视后一句的打趣。

        

逗散了场内压抑的气氛,人们哄堂大笑。

        

保镖大哥送两位姑娘回到宾馆,黄怡用手机检查下宾馆是否安装非法摄像头。

        

确认安全,一屁股坐在南曦身边的床上,好奇追问:“曦曦,你怎么发现陈璐有问题啊?”从她们初始所处的角度最多发现陆羽有问题啊。

        

南曦打开黄怡双肩包,小心取出娃娃,用从保镖大哥处拿回的裸机拍张照发给专用妆士,附文问:有的能救吗?

        

“曦曦,你告诉我啊。”黄怡用胳膊夹住南曦腋下晃晃,博取关注度。

        

南曦等了几秒对方没回信,估计在感叹娃娃的惨烈,心不在焉回答:“帮她拍摄的小弟暴露了,你有看到。”

        

黄怡只感智商让侮辱了,解释道:“我知道,我是问你怎么算出陈璐会找人破坏手机?”

        

南曦诧异地抬眼瞟下黄怡,“你有证据落在别人手机,你会老实留着啊?”

        

那目光分明在确认她受伤的到底是头还是手,侮辱x2。

        

黄怡自找说辞圆圆问题:“我意思,她可以通过很多方式来摧毁证据啊,为什么非要急得立刻找人推搡啊。咱们剧组时刻有场控摄像头在记录,很容易暴露啊。”

        

“人多手杂的情况反而容易隐藏,好比刚刚你能分清老帽让陈璐买通,还是栗子被买通啊?”

        

问题抛出,黄怡进入思考,南曦耳边暂时清净,解锁手机查看妆士回复:曦曦子啊,你怎么虐待娃了?

        

南曦好冤:……我没,纯粹意外。

        

妆士:[笑哭.jpg],我建议弄个丧尸或鬼蜮风格吧。如果硬要改回去,孩子可能不是原本的孩子了,得重新捏太多东西。

        

南曦咬下唇瓣,悲恸转钱同意:行吧,等会我sf发走,劳你费心了。

        

妆士望着优渥的报酬,喜笑颜开回:应该的。

        

两边谈完,黄怡仍未想通问题,南曦乐得清闲。

        

让保镖大哥把娃娃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好,交给sf。

        

南曦冲洗过,穿着睡衣靠在床头,给杜波拨通电话,询问:“你同学拒绝的理由是什么?”南曦能想到的理由无外乎两种,钱没到位,或时间碰不上。

        

杜波好像睡着让吵醒了,声音略带几分烟嗓:“我们组长和学委认为学术不该沾染满铜臭味,他们不愿向赵煜看齐。有了她两带头,其他人自是态度一致了。”

        

南曦哑然半晌,如果是钱、时间问题好处理,可这高风亮节的品质让人难办啊。赵煜果然命中带煞,没合作都能持续坑到她。

        

“你打算怎么办?”毫无头绪,听听杜波的想法吧。

        

杜波疲惫‘哎’着叹气下,愁闷问:“你能指挥风啸吗?”

        

有戏!南曦脱口答应:“能。”

        

“我们学委是风啸书粉,你如果能让风啸亲自回来和她聊聊,应该有戏。”杜波尝试性建议,“视频也行啊。”

        

南曦找出bug处,“既然是风啸的书粉,她为什么会拒绝帮《飞霜流光剑》?”

        

杜波难以启齿地说:“主要原因在于赵煜,其次她对我有点私人偏见啦。”

        

“好的,你把你学委微信推我,给她打声招呼,让她注意通过风啸好友申请。”

        

收到杜波传送来的微信名片,南曦挂断电话给风啸拨过去。对方接通后,她简明扼要表述清楚事情。

        

风啸一口答应:“好的曦曦,把对方微信号发我手机吧,我来说。”

        

“嗯,行。”

        

南曦转发过去,过半小时接到风啸信息,一张截图,事情卡在申请环节了。

        

两人在申请理由上一来一往十多句话,对方愣是咬死最后防线,拒绝通过申请。

        

理由为:杜波爱吹牛,我不信你是风啸。

        

风啸表明几次,可以视频证明,对方害怕有外挂窃取隐私和微信里的钱,拒绝接受此种方式。

        

南曦就手把图发给杜波,等其解释。能让学委堤防至此,杜波难道这人品堪忧啊?

        

收到杜波秒回复害羞的表情:上学期追她来着,听闻她喜欢风啸,但一套《飞霜流光剑》整本书十几本多贵啊。于是我急中生智从网上找出风啸签名书笔迹,模仿半个月签在盗.ban书上送她,让她识破了。

        

南曦戳破回:功力不够让识破了?

        

杜波:非也,字人家没看出问题,书上错别字太多了,让认出是盗版书。[大哭]我据理力争表示去签名会忘带正版书了,但我的诚心感动了风啸大大,他依然给我签名。

        

南曦忍笑,这小子够倒霉:对方不信吧?

        

杜波[点头.jpg]:非但不信,还把我骂得狗血淋头,说那天根本没签名会。

        

南曦深表同情:以后圆谎注意细节,赶紧想办法让风啸证实下真身。

        

杜波:我拉个群吧,能不能让风啸大大顺便证明下上次签名是他帮我签的?

        

南曦严肃问:做伪证啊?

        

杜波:嘿嘿,我可以不要两个人的抽头。

        

南曦有爱心的同意:五个。

        

杜波:[大哭],好的吧。

        

杜波为了事情不再败露,将南曦一同拉近群里,方便她协作执行。

        

四人视频一接通,有个戴眼镜的马尾女孩出现,仔细盯着手机里风啸的位置瞧了半晌,捂嘴低呼道:“风啸大大?”

        

风啸点下头,视线倒是望向南曦,几日不见她好像又瘦了。

        

马尾学委错愕了不到五秒,脱口大骂道:“杜傻子你又让你寝室几个缺德货帮忙弄坏事呢?找了风啸大大和南曦的视频放平板里,视频避开边框给我作假呢!”

        

南曦斜眼杜波,杜波卖力地朝她挤眼睛,示意她或风啸快说话啊。他干着急是小事,万一对方挂断视频,再想连通比登天难。

        

南曦钓会胃口,轻声道:“你好,我是南曦本人,杜波应该给你提过《飞霜流光剑》的事情。”

        

风啸紧跟证明道:“我是真人,不是假的,你可以问我问题。”

        

马尾学委目瞪口呆地朱唇大张,半天没说话。

        

“曦曦,你和谁说话呢?”黄怡洗完澡,用毛巾擦着头发出镜。

        

种种铁证之下,马尾学委所有质疑烟消云散,只剩一声声尖叫:“风啸大大啊!”

        

接着围上来三个同寝室的女孩,一同围观南曦和风啸。

        

其中有个晨曦,看到南曦后一把夺走手机,努力压制兴奋的心情,整理下睡衣和头发,冲南曦摆摆手:“仙女你好,我是晨曦。”

        

“你好。”南曦浅笑中溢出几分真实的开心。

        

“嗯嗯,见到你好开心啊。你找我们学委有事啊?”

        

南曦点头:“和她说说《飞霜流光剑》古文字的事情。”

        

“好的,你们说。”女孩轻声答应递还手机。

        

当马尾学委刚接回手机,女孩一下从温柔软妹秒化身钢铁直女,掐住其脖子,严厉道:“你给姐答应,必须答应曦曦!”

        

马尾学委喘不上气地求饶道:“知道了,松手。”

        

在南曦再三表示,一定会以尊重学术为前提后,进一步沟通圆满落幕,完美将学委拉入我方阵营。

        

马尾学委郑重其事表示,三天内搞定古文字小组所需成员。

        

南曦挂断视频通话,一身轻松地躺在床上盖好被子,闭眼睡觉。

        

迷迷糊糊马上睡着,耳边传来幽怨的声音:“曦曦,到底谁是陈璐同伙啊?”

        

南曦差点一口气背过去,闭紧眼睛装睡。

        

可对方如同柯南附体,对破案的执念极深,絮絮念叨:“我感觉老帽的可能性大,他搡倒我。但万一是栗子推倒他,他也是受害者呢?当时蒋恒恒让栗子去找陆羽,栗子来回的时间太快了,排除没用心找的可能,一定是他知道陆羽在哪,刻意避开那个方向。”

        

南曦拉高被子,盖过头,闷声道:“睡觉吧,明天再讨论。”

        

“万一明天对方继续加害你怎么办啊?”黄怡担心。

        

“他们要有那胆子,今天早直接推我了。他们破坏掉手机坏,暂时不会骚扰咱们了。陈璐认为咱们没证据,我不会犯傻的上去指控她。我讨不到好,还容易让她倒打一耙,给自己和天禹娱乐沾惹满身麻烦。”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