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与侍女的百合文/残忍拉出子宫拉扯摧残

男人的妹妹吃够了苦,确实不想回书生家了,乖乖地待在匡家养孩子。

        

男人对妹妹和外甥都很不错,让他们穿好的吃好的,过着富裕享受的生活。

        

但他却不知道妹妹对他是记恨的。

        

妹妹觉得都是男人的错,男人如果一开始不反对她跟书生在一起,风光大嫁给书生,书生的娘就不会瞧不起她,总是用“奔者为妾”来讽刺她、折磨她。

        

如果不是男人这么些年来一直对她不闻不问,书生和他娘觉得她没有了撑腰的人,又怎么会如此对她,还将青楼女子接回家中?

        

妹妹恨男人,但因为还要依靠男人收留,不得不将恨意掩藏在心里,直到书生又再次找上她。

        

书生向妹妹赔罪,又一通甜言蜜语,竟然将妹妹给哄好了。

        

妹妹向书生抱怨男人,泄露了自己的恨意。

        

书生心中升起了恶念。

        

书生早就觊觎匡家的产业,否则当初也不会勾引妹妹,想要通过娶妹妹得到匡家一半的财产。然而因为男人的关系,他虽然娶到了妹妹,却只得到了不过万两的银子,跟匡家庞大的家财完全无法相比。

        

书生因此也是记恨男人的。 

        

如今知晓了妹妹的恨意,他何不利用妹妹这份恨意,对男人下手。

        

男人这一代只剩下男人和妹妹两个了,而男人的妻子因为难产死掉,只留下一个女儿,还不过周岁多一点儿。只要男人死掉,那匡家的所有家财不救落到妹妹和他的手中了吗?

        

这妹妹真心是个白眼狼,竟然就听了书生的话,向自己的哥哥下手了。

        

她利用男人对她的不设防,每天在男人的吃食中下慢性毒药,导致男人发现的时候,体内毒素已经深入骨髓,已经无法解毒了。

        

男人是个精明的人,之前是不设防才为妹妹所害。

        

如今知晓自己中了毒,男人一下子就想到妹妹头上。

        

再让人一查,果然是妹妹联合书生一起做的。

        

男人气得吐血,没有想到血脉亲人竟然背叛自己,他竟然养出了一只白眼狼。

        

男人可不是善心的人,妹妹要害自己,自己怎么可能原谅她放过她。

        

妹妹和书生还在开心地等待男人死亡接受匡家的财产,畅想以后富豪的生活,下一刻,他们就跌入了深渊。

        

男人倒是没有要了他们的性命,而是毒哑了两人,将两人送到最为辛苦的矿山之中去挖矿。他们两个能活多久,就看他们的运气了。

        

男人让人偷光了书生家所有的银钱,就看没有了钱,书生娘还如何逞她老太太威风。

        

妹妹和书生的孩子毕竟是男人的外甥,有匡家血脉,但男人不想看到他,怕一看到他就想起他白眼狼的爹娘。

        

男人将这个孩子送给了匡家旁支的一个族人。那个族人因为受伤不能再有自己的子嗣。

        

妹妹的孩子年纪还小,再过几年,就会不记得书生父亲,将族人夫妻当成亲生父母了。

        

男人处理完这些事情,就只能等死了,但他放心不下自己唯一的骨血。

        

他本想将孩子送到妻子娘家去抚养,但手下调查回来的信息让他打消了这个想法。

        

妻子的亲娘对外孙女还有一份亲娘,但妻子的哥哥嫂子都巴不得他赶紧死掉,以抚养他女儿的名义霸占匡家的万贯家财。以那两对夫妻的贪婪嘴脸,女儿去了外家,只怕不会生活得好。说不得为了匡家产业,女儿还会被那家人害掉性命。

        

而匡家的族人,男人对他们也不信任。以前他父母去世的时候,那些族人可是欺负他年轻,跑上门来抢财产呢。

        

这样的族人,他如何放心将女儿交给他们。

        

男人为女儿伤透了脑筋,却依旧没有找到最好安置女儿的办法,男人忧心不已,直到他看到迟应楚。

        

“你想将女儿托付给我?”迟应楚惊讶地挑挑眉毛。

        

男人点头,对迟应楚道:“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能够看出,你对我们没有恶意。你的一身气势不是寻常人,不屑于伤害一个小女孩儿。只要先生答应照顾我的女儿,我愿意以匡家万贯家财相赠。”

        

迟应楚感叹这个男人有决断,道:“你的万贯家财对我没有用。看在我们有部分相同血脉的份上,我可以帮你女儿找到能照顾她的好人家。”

        

“多、多谢。”男人道谢,心中叹了口气。

        

他本想是让这个一看就知道不凡的男人照顾自己的女儿的,但人家不愿意,他也没有办法。还好这人答应会给女儿找个好人家,这一位能够认识的人家,肯定也不是一般人家吧?

        

想来女儿以后的生活能够很好。

        

放下了对女儿的担心,男人强撑着的那口气就泄了,当天晚上,男人就去世了。

        

迟应楚坐镇匡家,给男人办完后事后,便将匡家的产业全部捐献出去做慈善,剩下的金银分给了男人的忠仆,还了他们卖身契,打发他们离开。

        

迟应楚这才带着名叫匡云霞的女孩儿回了修真界。

        

之所以带着这孩子回修真界,因为这个孩子拥有灵根,可以修炼。

        

迟应楚将孩子带回了宗门,交给了杂役弟子抚养,等其六岁时,再让其走登山路,拜入太一门。

        

做了这些,迟应楚便没有再管这个女孩子了。

        

毕竟她跟迟应楚的血缘关系已经很远了,受其父亲临死前的委托,给女孩儿找个出路,他已经完成了。

        

他们之间的因果已经了了。

        

这一趟人间之旅,迟应楚收获很多,心境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回到山门后,他就闭关了。

        

几年后,迟应楚出关,晋升金丹中期。

        

这之后,迟应楚又离开山门,在晓云大陆游历。他闯过古修士的洞府,进出过无数的秘境,下过海淌过火山的熔浆,甚至去魔道的地盘斩杀过魔修……

        

这些经历精彩极了,迟应楚从中感受,所获巨大。

        

两百多年后,迟应楚破丹成婴,成为元婴修士。

        

三百多年后,迟应楚化神成功。

        

又三百多年后,迟应楚晋升合体期……

SS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