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太久我受不了~快上我

     

“嘶。”

        

苏晚璃急忙扭头看去,见祁慕尘的脸色有点逐渐泛白。

        

她很快就注意到祁慕尘踩着油门的右腿有些轻微的颤抖,苏晚璃想到祁慕尘的伤势,心刺痛了一下。

        

“慕尘,快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来,我来开。”

        

祁慕尘看了眼后视镜,确认安全后,便按照苏晚璃的意思,直接将车子停到路边。

        

车子停下后,苏晚璃和祁慕尘果断的交换了座位,随即苏晚璃就发动车子。

        

她也不熟悉圣比亚堡的路段,只是一路往前开,一直到荒无人烟的小路,确定后面的车没有跟上来,苏晚璃才停下来。

        

“慕尘,你怎么样?”

        

苏晚璃心疼的靠近到祁慕尘的身旁,看到他脚踝上再次渗出的伤口,她立刻下了车,从副驾驶将祁慕尘扶了出来。

        

看了看四周,也没有什么能落脚的地方,苏晚璃只有先扶着祁慕尘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

        

她卷起他的裤腿,看到流血的伤口,心好像被刀割了一般。

        

虽然昨晚她有简单的帮祁慕尘处理过上伤势,但一夜过去,他被割伤的部位看起来更加血腥

        

“慕尘,我们去医院吧。”苏晚璃实在担心,哪怕会被抓,会坐牢她都不怕,她现在就怕祁慕尘的伤口如果不及时得到医治,就会感染,发展到更严重的地步。

        

但在她想要拉着他上车走的时候,祁慕尘将她拉到了怀里紧紧拥抱。

        

苏晚璃愣了一下,“慕尘。”

        

“别说话。”祁慕尘低柔的声音在苏晚璃的耳旁绽放,“让我抱抱你。”

        

他低沉的嗓音显得有几分的嘶哑,苏晚璃的心宛若被撕扯了一下,说不出的难受。

        

她抬起手也紧紧地拥住祁慕尘,将脸贴在他的侧脸上。

        

有很多话想说,但感觉现在无声胜有声。

        

“阿璃,我真的很怕你会一直沉睡,一直被顾承谦牵制,一直以为他才是你爱的人,再也醒不过来。”祁慕尘诉说着心中的顾虑和害怕,拥抱的力度加重了许多。

        

苏晚璃摸了摸祁慕尘的脑袋,像是诱哄孩子一般,耐心温柔的安慰他。

        

“怎么会呢,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最爱的男人是谁。”她安抚着,“慕尘,听我的话,去医院。”

        

“不行。”祁慕尘固执的否定,眉峰紧锁,“我不会再让你进去那样的地方,绝不能!”

        

他说着松开怀抱,一把握住苏晚璃的肩膀。

        

“阿璃,你没有错,你不需要去背负这样的罪名。”

        

苏晚璃绒眉轻拧,“慕尘,你听我说,我知道这是顾承谦设计的圈套,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我的确是触犯了圣比亚堡和景都的婚姻法,我得去解释清楚。”

        

“你解释不清楚的。”祁慕尘目光深重,“顾承谦在圣比亚堡的背景你有了解吗?还有圣比亚堡的婚姻法,你根本不知道重婚罪在这里有多严重。”

        

苏晚璃微微愣了一愣,“我在顾家待了一阵子,不知道他确切的身份,只知道他有个子爵的头衔。”

        

“他的身份不是那么简单,阿璃,我一定要先带你回景都。”祁慕尘说着就拉起苏晚璃站了起身。

        

可也不过刚起身欲走,不远处就传来紧追而来的汽车声。

        

过来的几辆车,很快就将他们包围住。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