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沉腰她哭喊撕裂@疼…忍一会就好了

鹏魔王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

        

那些水灵气竟然再没有出现攻击。

        

“秦长老这招被破了……”

        

老剑灵看到那一步步逼近的鹏魔王,对着众人说道。

        

钱青石扭了扭头,准备开始出动。

        

老剑灵却拦下了他,小声传音道:

        

“公子,还是我先去吧……”

        

钱青石有些意外,老剑灵竟然拦下自己了,却听到老剑灵继续传音道:

        

“公子莫急,这只妖孽到了现在,什么底牌都没用,一直像是在玩耍,他的功法目前看来像是武夫,但他那结界却有很多佛宗的影子,公子恐怕是没见过佛宗,当年在西妖州一代,可是让修士吃过大亏的。”

        

老剑灵的对于记忆里的佛宗一脉,像是非常忌惮,能让他都这么说,那么肯定这佛宗不简单。

        

这个大鹏鸟到了现在,确实像是在玩耍一样,若是待会打起来,他用个什么禁制困住钱青石的武神躯,那么在有限时间能不能击杀他,事情就大条了。 

        

所以老剑灵出手,必然要将这家伙底牌给逼出来,若是还让他这么风轻云淡的掌控着主导权。

        

那么接下来,他们就难搞了。

        

对于苏辰这个龙门境,钱青石压根就不指望他。

        

打了这么半天,秦铩上蹿下跳,都还没将这家伙的境界摸清楚。

        

所以老剑灵出手是正确的选择。

        

钱青石点了点头,看向场中逐步逼近秦铩的鹏魔王。

        

他表情很得意,来到秦铩五步处站定,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仰着头:

        

“我现在再走一步,你这域就会被我破掉了,虽然有那么点意思,但是还是暴露的太早了……给你个机会,现在臣服于我,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鹏魔王突然想到了更有意思点,远远比打死对方要好玩。

        

他要想佛宗的人驯养自己一样,他要将人族的变成他的灵兽。

        

想到那画面,他不禁有些激动。

        

真是天才的想法!

        

鹏魔王的气势和杀气,一直压迫着秦铩,仿佛悬在他头顶的一柄利刃。

        

随时在都能取走他的性命。

        

秦铩听到对方的这句话,闭眼缓缓的吐出一口气,随后冷哼一声,眼神坚定:

        

“……妖孽!你在做梦!”

        

话音刚落,钱青石看到秦铩手持星霜掐动剑诀,不退反进,冲杀了过去。

        

“嗯?!”

        

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行事,鹏魔王有些诧异,猝不及防中,差点被近距离暴起的秦铩,他手中长剑锐利剑气刺中眉心。

        

只见到星霜剑气,竟然是一串冰霜结晶般的半透明剑气。

        

所过之处寒气比人,鹏魔王虽避开了剑气,但是脸上和肩膀上依旧被厚厚的冰霜覆盖。

        

甚至越来越盛,就连钱青石都惊讶,这不是和自己冥甲类似的招数嘛,虽然没有那么变态,但是这厚厚的冰霜,依旧是一大麻烦。

        

不过他很快就醒悟,之所以能如此,完全是靠着还没有散去的水灵根灵气。

        

鹏魔王身上的厚重冰霜肉眼可见的增加,所有人的妖怪都吓了一跳,刚才还处于弱势的人族剑修,怎突然又把鹏魔王压制了?

        

洪荒里的那些剑修可没这些花里胡哨的招数。

        

这里的灵根招数倒是有些像某些妖族的。

        

只见鹏魔王一瞬间就被制住。

        

剑光飞起,朝着他脖子削来。

        

“叮!”

        

金铁声响起,从鹏魔王身上冒出一串火花。

        

剑气竟然被隔绝开来,伤不得他分毫。

        

只见一道金光笼罩了他,且有梵音阵阵,金光中,鹏魔王闭眼,背后有佛陀虚影盘坐,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竟让他生出几分庄严之感。

        

梵音逐渐变大,鹏魔睁眼,两道耀眼金光夺目射出,他双手合十,宝像森严,右手施了个无畏印,只看得一道气浪震荡而出。

        

梵音金光响彻整个空间,整个结界内,那些鸟儿竟然都响应出阵阵梵唱。

        

一时间,整个天地之势,全然集于鹏魔王一身。

        

终于他调动结界里的力量了。

        

他身上覆盖一层金色神焰。

        

“本来不想用的……”

        

抬手看了看自己,鹏魔王对于现在的模样游戏不满意,刚才差点阴沟里翻船,下意识就用了佛宗的法门。

        

将秦铩一下吹飞后,他背后的佛陀虚影,缓缓变幻,竟慢慢化作一只金翅大鹏鸟。

        

鹰眼瞪视这秦铩。

        

他向对方走去,刚才那一下就已经将四周的灵气震荡开来。

        

他一步一个金色的脚印。

        

那金色大鹏鸟虚影没有一丝庄严。

        

却像有一种很凶悍的杀气。

        

就连待在武神躯里的钱青石,都能感觉到,那虚影里的金翅大鹏,像是有生命一般,最开始变幻出来之时,特意看了他这边一眼。

        

“你只要点头答应归顺我,我就放过你!”

        

鹏魔王,现在的状态更加的恐怖,就连一些外围的小妖,都面对这压力,都感觉呼吸不畅。

        

而场中的秦铩单独面对这个居高临下的魔头,感觉更甚,他没有回答,惨笑一声,转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辰他们。

        

毅然回过头,怒视鹏魔。

        

吐出一口鲜血,刚才的无畏印,已经将他震伤,他知道自己不是鹏魔王的对手。

        

却不愿意认输。

        

“想要奴役我?还是那句话!做梦!呸!”

        

秦铩行走江湖多年,对于这种侮辱,他定是宁死不从。

        

他鹏魔笑了笑。

        

自己已经给了两次机会,对方还是没有珍惜,他已经失去了耐心。

        

“那你就死吧!”

        

说完他举手,一道大鹏虚影轰击而下。

        

“住手!”

        

老剑灵拔地而起,一个闪灭消失在场中,随着苏辰的话语,他下一秒出现在了虚影下。

        

白色的镇岳剑,陡然出现,堪堪挡住那轰击下来的虚影。

        

剑气化作半月屏障,金光撞击下,发出阵阵轰鸣。

        

像是被无数的铁锤敲打下的石碑般。

        

那白色石质本体镇岳,仿佛下一秒就要被虚影锤断。

        

那一击竟让将老剑灵轰击的不断下沉。

        

整块山坡都开始开裂,上面的岩石不断滚落松动,爆裂开来。

        

“老夫来会会你!”

        

烟尘散尽,老剑灵屹立在秦铩身前,缓缓挺直的身躯,对着鹏魔王冷声说道。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