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喊了我慢慢进就不痛了@在厨房里边洗碗边爱

等一群保镖冲到大厅,那些个女人们都吓得花容失色,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舍尔这时才反应够来,急忙上前去阻拦江羡,“这位女士,请你跟我走一趟。”

        

江羡从容不迫的问了一句。“你确定要拦着我?”

        

“是孟德先生吩咐要拦住你的,不好意思。”舍尔还在跟江羡客气。

        

保镖头子冲了过来,怒气汹汹的问道,“是设个人吗?”

        

舍尔点头。

        

保镖头子有些疑惑,显然不能理解孟德的吩咐。

        

只是一个瘦弱的女人而已,哪里需要这么大动干戈。

        

他略有不耐,更不喜欢舍尔的那般礼貌,直接过来抓江羡,嘴里还嚷嚷道,“别废话了,把她带走。”

        

他的手还没碰到江羡,就被江羡轻轻一带。

        

一米九几的彪形大汉,就这么轻易的被江羡来了个过肩摔。

        

这一摔,摔得结结实实。

        

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跟上节奏。

        

一切就发生在瞬间,连站在两人跟前的舍尔都没看清楚,那保镖就躺在了地上。

        

他愣了一下。

        

其他保镖见状迅速冲了过来,都想要抓住江羡。

        

看来可以活动活动一下筋骨了。

        

自从怀孕之后,她每天过得都很咸鱼,已经好久没有大展身手了。

        

说真话,还挺期待的。

        

那些个保镖只当她是个弱女子,并没有发昂在眼里。

        

至于保镖头子为什么会被摔倒,他们也只当是一时不备而已。

        

连舍尔都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下一瞬,这些人都被啪啪打脸了。

        

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没几下就被江羡放倒在地。

        

她摸了摸鼻子,对后面的人勾了勾手指,“一起上,省得浪费我时间。”

        

这群人被激怒,一窝蜂的冲了过来。

        

江羡灵活的穿梭在这群彪形大汉之中,一拳一个小朋友,很快,地上又多了一片躺着不能自理的人。

        

舍尔这才意识到这女人不简单,紧急喊道,“赶紧把所有人手都调过来!快!”

        

都叫过来?

        

又怎样?

        

还不是来当人形沙包的。

        

那些个躲在远处围观的女人们,都傻眼了。

        

眼前这一幕,就像是看一部精彩的动作大片一样。

        

瞠目结舌,又目不暇接。

        

等江羡放倒最后一批人之后,她才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腕问,“还有么?”

        

那轻描淡写的语气,简直能把人活活气死。

        

她看向舍尔,似在询问。

        

舍尔结结巴巴的道,“没,没了。”

        

“好吧。”江羡一副挺遗憾的样子,好像没打够一样,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你们还要再打吗?”

        

躺在她脚边的几个人迅速挺尸装死,稍远一点的,急忙往旁边躲。

        

“看来是不想再打了,那我就走了啊。”江羡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所有人都屏息静气,直至那抹纤细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众人才敢喘气。

        

一阵阵哀嚎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舍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完全不知这可怕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孟德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气急败坏的问他,“抓住那个女人了吗?把她给我带上来!我要亲自打断她的双臂!”

        

舍尔顿了顿,才道,“她……走了。”

        

“什么叫她走了?你放她走的?我不是让你叫人把她给我抓住的吗?”孟德心态都炸了。

        

“我叫了人来抓她的。”舍尔解释。

        

“那人呢?”

        

“走了……”

        

“你在跟我开玩笑?!”孟德气得差点吐血。

        

舍尔挠挠头,“怎么跟您说呢,我们的人,都被那位女士放倒了,她是光明正大走出去的……”

        

这下,孟德是真气吐血了。

        

舍尔听听着情况不对,赶紧上楼去看。

        

孟德躺在地上,满脸涨红,好不容易憋出一句话,“帮我叫医生!我手断了!”

        

……

        

江羡大摇大摆的从浅水湾的庄园走了出来,司乘见状立即将车开过来接她,并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和孟德谈好了?”

        

“并没有。”江羡打开车上的梳妆镜照了照,确定头发没乱,妆容没花,这才合上镜子。

        

“那怎么……”司乘有点懵。

        

以江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性子,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弃的。

        

他顿了顿问道,“是孟德做了冒犯你的事吗?”

        

“他手被我掰折了。”江羡轻描淡写的说道。

        

司乘一默。

        

“我没先动手,是他先动手了。”江羡急忙解释。

        

“好吧,看来和孟德谈合作的事情是泡汤了。”司乘挺无奈的说道,“这样一来,想要跟无双抗衡就更难了。”

        

“你别慌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江羡给司乘顺毛,“你也知道孟德是个好色之徒,我单枪匹马的来,肯定是有另外动作的。”

        

司乘有些困惑,“你还留了一手?”

        

江羡单手托着下巴靠着车窗上,有些懒懒的说道,“我在前面搞事情,就方便连舟在后面搞小动作啊,估计他现在已经拿到有用的东西了吧。”

        

原来是这样。

        

司乘这会儿才看明白了。

        

就说嘛,羡姐怎么可能便宜了孟德那个老色鬼。

        

敢这么冒险去见孟德,肯定是留了后手的。

        

不过司乘更好奇了,这后手到底是什么?

        

在两人刚回到住所不久,连舟就回来了,带来了司乘最好奇的东西。

        

“果然如羡姐所料,这个孟德就是个傀儡。”连舟喝了口茶,才缓了缓开了口。

        

“傀儡?什么意思?”司乘不解的问。

        

连舟回答道,“他背后还有人,是孟德的幕后BOSS,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背后这个人在做决定,而孟德,只是个名义上的掌管着,其实并没有任何权利。”

        

“羡姐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司乘更迷了。

        

“很简单,能坐拥F洲那么大市场的人,绝对不是孟德这种只知道享乐的人,那边可比M洲这边要复杂,多少势力想要去瓜分这块肥肉啊,就孟德那脑子,若真是他做主,早就被生吞活剥了。”江羡眉眼弯弯的开口。

        

司乘恍然过来。

        

连舟也肯定的道,“是啊,羡姐在前面折腾的时候,我趁机潜了进去,在孟德的电脑里搜寻了一通,发现他所有的文件都发送给一个匿名邮箱,电脑里并没有办公的痕迹,只有一些接受的指令,不过那指令是加密的,我没办法破解。”

        

“查了这个邮箱了吗?”江羡追问。

        

连舟蹙了蹙眉,“查是查了,但是查不到,太隐蔽了。”

        

“连连舟都查不到,那就有些难了。”司乘蹙眉道。

        

毕竟连舟的电脑技术,已经是整个团队里最好的了。

        

而且他还是世界排名第五的黑客啊。

        

如果连他都查不到,那就真的很难查到了。

        

司乘看向江羡,“那接下来怎么安排?”

        

“得去一趟F洲了,网上查不到,那就从孟德的家族入手,总能查到这幕后大佬的。”江羡回应道。

        

目前来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司乘当即决定,“我陪你去F洲吧。”

        

“不用,你留在这边坐镇,好时刻留意无双的举动,连舟陪我过去就行。”

        

连舟已经摩拳擦掌了,“感谢羡姐带我去见世面!”

        

陈思茶从外面回来,正好听到连舟这句话,就好奇的问,“羡姐要带连舟去哪儿?我也要去!我最近没事做,我想去。”

        

“你去做什么,你又帮不上什么忙,还娘们唧唧的。”连舟立即嫌弃的道。

        

陈思茶,“……”

        

江羡无语的看了司乘一样。

        

司乘摊摊手表示也挺无奈的。

        

陈思茶过来摸了摸连舟的脑袋叹气,“好好的一孩子,怎么就长了嘴呢?”

        

连舟,“???”

        

江羡回答陈思茶刚才的话,“我要去F洲,那边可不一定好玩。”

        

“那我也要去!”陈思茶想都不想的说道,“我也要跟羡姐一起去见世面!”

        

“行吧。”江羡同意了,就当是带她去散散心了。

        

连舟觉得陈思茶在跟自己争宠,针对的瞪他。

        

江羡起身,也学着陈思茶刚才的动作摸了摸连舟的脑袋,“好好的一孩子,怎么眼睛就不好使了呢?”

        

接连被嘲的连舟,“……”

        

陈思茶也屁颠屁颠的跟着江羡上楼去了。

        

徒留连舟抑郁。

        

他一脸委屈的看向司乘,问,“他们刚刚什么意思?”

        

司乘叹气,起身摸了摸连舟的脑袋,“好好的一孩子,怎么脑子也不好使呢?”

        

连舟,“!!!”

        

他怀疑这些人在人身攻击,但他没有确切的证据!

        

晚上江羡和乔忘栖视频的时候,和他说了要延迟回原京的事。

        

男人的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颇有种怨妇的味道,“你不是说只去一周吗?怎么又拖延?”

        

“这不是工作上的事没处理好嘛。”江羡耐心的解释。

        

“那要多久?”

        

“现在还不确定。”

        

乔忘栖沉了沉眸,不说话了。

        

江羡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的表情,知道他不高兴了,想哄来着。

        

洛星发消息来了,她就看了一下。

        

就是一些寻常的问候,她回了几句后再切回视频画面,就见乔忘栖的脸色更沉了。

        

她又切回去问洛星,“男人生气了怎么哄啊?”

        

洛星,“???”

        

“支支招,我不能按时回家,我家那个不高兴了,打个视频电话也不说话,但也不让挂。”江羡解释着。

        

洛星听得一脸黑线,“你们俩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这么幼稚!”

        

“谁说不是呢。”江羡也挺无奈的。

        

“哄男人无非就是说一些好听的话之类的,隔着这么远,又不能用一炮名恩仇这招。”

        

江羡,“……”

        

她还是不问洛星这个狗头军师了。

        

切回页面,看了看乔忘栖,他依旧没有要说话的样子。

        

江羡就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你不也没说话?”

        

“……”

        

算了,还是保持沉默吧。

        

——

        

乔爷:吃醋了生气了哄不好了。

0

更多精彩

宝贝快求我我就给你/玩小尿孔

2021年5月18日 小羽 0

夏颖一副有恃无恐的表情,她转头叫奶奶和爸爸都坐下,大声道:“放心,别让这个废物吓到!我就算给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把咱们怎样!”   &nb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